【禁聞】海歸「小粉紅」女碩士 慘遭滅門式打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7日訊】捨棄美國綠卡回國的海歸女碩士王然,在網上發聲控訴中共公檢法對父親的迫害,遭到當局打壓。如今,她和弟弟都已經被警方傳喚和刑拘,加上之前被抓的雙親,一家遭遇滅門式打擊。

30歲的王然,是美國伊利諾理工大學金融系的碩士研究生,曾就職於北美信託公司,在美國學習和生活了8年之久。

2016年,王然應父親的要求,放棄了獲得美國綠卡的機會,毅然回到家鄉內蒙古包頭市。沒想到,迎接她的卻是中共專制的鐵拳。

王然的父親王永明經營民間放貸業務,因為拒絕當地公安的敲詐勒索,在去年4月被包頭警方以涉黑罪名立案,變相羈押在當地一所醫院裡。

後來王然的母親也被抓,她被迫為雙親四處奔走,包括為病危的父親爭取獲得治療的權利,但都遭到當局的拒絕。

上個月,她把經歷寫成文章上傳社交平台,但僅僅存活了4個多小時就被當局刪除。

6月9號,她又以「王然救父」為題發布網絡文章,講述一家遭中共迫害的來龍去脈。她說,父母被抓,父親生命危在旦夕,弟弟也剛被帶走,自己放棄美國綠卡回國卻慘遭滅門式打擊。

有知情人士向《自由亞洲電台》證實,王然和她的弟弟王維,先後在6月7號和8號被包頭警方傳喚和刑拘。9號,王然以哺乳期為由獲准取保,但弟弟仍然被拘留。

王然的孩子剛出生6個月,因為擔心連累丈夫,不敢登記結婚,導致現在孩子還是黑戶。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楊占青:「王然和她的家人遭遇在中國不是個案,而是普遍存在的狀況。在這個專制制度下人人自危,隨時都可能成為被專制對象,而且沒有任何有效的救濟途徑,所有的法律都失靈,所有的權利保障規定都成了廢紙。」

王然說:「我回國以前,我其實是一個『小粉紅』,就是很熱愛這個國家。」

在海外學習工作期間,接觸到中國人權和法制相關的負面新聞時,王然並不相信,甚至認為批評中共的台灣和香港留學生都被蒙蔽,直到自己親身經歷司法迫害,才明白原來被蒙蔽的是自己。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楊占青認為,中國人從小在專制體制下被洗腦式教育,很大一部分人甚至來到海外都還只相信黨媒的宣傳,排斥真相,充當中共的「小粉紅」。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楊占青:「大部分中國人像王然一樣很少關注官媒之外的信息,從來不了解眾多被迫害的群體遭遇,直到迫害發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才明白這個體制是明顯區別於法治社會。這是中國社會遲遲沒有很大發展進步的原因。」

王然在文章中列舉了中共公檢法系統的勾結和陷害:前有警方敲詐勒索和編織罪名;中有法院未審先定罪,喪失中立性和正當性;後有包頭市中心醫院配合非法羈押,罔顧人命。

在公開披露自己從愛國「小粉紅」淪為訪民,並警示留學生不要輕信中共的宣傳後,王然成了當局眼中的敏感人物。她在壓力下刪除了和境外記者的聯繫方式。

網上照片對比可以明顯看出,回國前活潑陽光的王然,現在已經是憔悴不堪,判若兩人。

中國獨立學者戈壁東認為,這個具有警示意義的典型事件,反映了中共統治下,中國知識分子知識結構的扭曲和價值體系的缺失。

中國獨立學者戈壁東:「這個問題在海外的留學生當中,還有長期居留在海外的各種人群當中,都存在著這個問題。如果這些問題他們沒有清醒的認識,他們都會遭遇這種很悲慘的遭遇。錯誤的把殘暴的中共政權與自己的祖國混合在一起,這是一個非常悲哀和悲慘的事情。如果你不認清中共的本質,盲目的愛國,就是你的悲劇的開始。」

近年來,中共動用外宣和統戰力量,在海外留學生和華人團體中進行所謂的「愛國」宣傳。很多華人的生活圈也以微信為主,在自動接受中共輿論影響的同時,對自由世界的資訊進行自我審查。

越來越多的案例顯示,這些「小粉紅」回國後,不久就成為中共專制鐵拳的受害者。

採訪/陳漢 編輯/李明飛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