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官媒高調報北京疫情背後兩大謀劃/中美傳夏威夷會面 地點透玄機

北京疫情直追武漢?官媒高調報導背後兩大謀劃;中共爲何派楊潔篪夏威夷「跪低」?中美會談地點透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7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6月16日星期二,我是唐靖遠,很高興又和大家見面了。

今天想和大家一起討論的話題,當然是目前大家都非常關注的北京爆發的疫情。我們都知道,在整個中國第一波大範圍疫情爆發基本平息後,中俄邊境的舒蘭、哈爾濱以及瀋陽等地,都爆發過規模不等的疫情,但都遠不及這次北京的疫情那麼受關注。這一方面當然是因為北京政治地位特殊,這裡發生任何大事,都可能產生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效果。而另一方面呢,也的確是因為這次的疫情與之前各地的疫情相比,有諸多不尋常之處,所以我想和大家重點討論一下這次北京疫情的這幾個不尋常,他們代表著什麼?對當前劍拔弩張的中美對峙有什麼影響?包括這次疫情是不是就是大家早就在担心的第二波等等,我們都會進行討論。

好的,不囉嗦了,我們直接進入正題。

首先,在討論之前,我們還是要大致梳理一下這波疫情的概況,這樣有助於大家從一個整體的角度來看待這次的爆發。

這次北京疫情爆發始於6月12號,當天北京衛健委官方網站公佈發現了一例新增病例,在此前連續55天新增病例為0。但僅僅一天之後,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就在13號的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宣佈,北京新增確診病例4例,並且,在12 號一天之內,就做了一大堆的事情,其中包括:1、對北京全市農貿批發市場、大型超市進行了排查,共採集海鮮、肉類等食品及外環境塗抹標本5424份,且完成新冠病毒核酸檢測;2、在新發地市場發現40件環境陽性樣本,其餘農貿批發市場、大型超市均為陰性。3、對1940名市場從業人員進行了主動核酸檢測,其中新發地採集的517件樣品中,有45人咽拭子陽性,另在海澱一農貿市場中還發現1例陽性。

當然,這個咽拭子陽性是個非常模糊的說法。按照國際通行標準,只要核酸檢測陽性,無論有無症狀都是確診。中共的文字遊戲小花招,我覺得不重要,重要的是,從12號到13號之間,明顯出現了一個斷崖式的差距,昨天還是一片平地,瞬間就拔地而起一片近乎90度的絕壁,給人就是這樣的一個感覺。

這當然不正常。常識告訴我們,如果北京疾控中心是在12號發現4例病人後才決定調集人手,進行全市排查,他們無論如何不可能在一天之內查完所有農貿市場和大型超市,以及近2千名散佈各個市場的從業人員的檢測。

所以,官方的排查應該是在此之前就已經在進行中,具體什麼時候開始的不清楚,但官方顯然再次對疫情有所隱瞞,這是可以肯定的。

截止我們這期節目錄製的時候為止,有關北京疫情的一些最新資訊是這樣的:

北京官方公佈的新增病例為27例,絕大多數都來自豐台區。世衛緊急項目執行總監開始向北京催要此次北京疫情的病毒基因序列。同時,北京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回應級別由三級提升到二級。全市被評定為中高風險地區的人員禁止出京,其他地區人員離開首都需持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北京還宣佈全市中小學停課,並關閉文化娛樂場所。

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陳蓓宣佈,對過去14天內到過新發地、玉泉東、天陶紅蓮市場等重點區域人員及密接者落實檢測全覆蓋。同時,還有不少民間管道曝光出來,北京很多社區、單位以及醫院都被封閉了等等。

這些最新的情況釋放了兩個重大信息:1、北京疫情在擴散,從一個批發市場擴展到了3個,而且有進入社區傳播的諸多跡象。2、北京事實上已經進入半封城狀態,未來一到两周對疫情走向將極為關鍵,因為從6月上旬出現第一批爆發病例後,將進入新一輪潛伏期的爆發週期。也就是说,这次疫情究竟是未来第二波大爆发的前奏,还是像东北那样一个局部地区的小爆发,这个月之内基本就可以看出趋势了。而官方目前對這方面的報導似乎並未像過去那樣嚴密封殺。

這就涉及到我們要討論的第二個反常:可能很多朋友都已經注意到了,這一次中共官方媒體對北京疫情的報導異常高調。雖然在具體病例資料上我們不知道真實程度如何,但這次的官媒報導,不但沒有了武漢當初的刻意壓低,遮遮掩掩,反而有了某種刻意的高調。比如說,6月14號北京官方通報新增病例36例,這個數字本身並沒有什麼大不了,要知道當前各國普遍都是每天4位數甚至五位數在增長。但國家衛健委的表態卻異乎尋常的嚴重,什麼防控形勢十分嚴峻,防控工作存在不確定性;什麼強化底線思維,立足防大疫、打大仗等等。

一向以維穩叼盤為己任的環球時報,居然發出一條新聞,引述武漢大學病毒研究所楊占秋的說法稱,北京新發地疫情傳染性強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一副生怕不能引發民眾恐慌的樣子。

這非但不是滅反而是火上澆油了對吧。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巨大的反差呢?

首先一個重要的因素是,中共面臨的國際環境。自從歐美爆發疫情至今,各國對調查病毒來源和對中共隱瞞疫情進行追責的呼聲越來越高。雖然中共嘴硬一直不停甩鍋,但其實每次基本都是反效果。而就在昨天,美國眾院共和黨公佈了疫情爆發以來的首份中共病毒調查報告,詳細敘述了中共隱瞞疫情、操縱WHO等過程。

就是說,中共面臨的隱瞞疫情的追责壓力非常大,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對此次北京疫情採取了相對武漢更為寬鬆的報導尺度,應該是有這方面考量的。換句話說,中共不想在此次疫情處置中,萬一又冒出一個北京李文亮之類的人物出來,那樣的話再要想針對隱瞞疫情進行洗地,恐怕難度就非同一般了。尤其北京城內各派政治勢力錯綜複雜,想讓習近平出洋相的人是大有人在,當局即便想要強力壓制恐怕也難以如願。

其次,更為重要的因素是。我們看到官方通報提到了新發地至少40份環境樣本檢測呈陽性,但為什麼全國上下都只知道三文魚?當然民眾相信不相信是一回事,但官方的輿論引導意圖是非常明顯的,單獨挑出進口三文魚來突出報導,一方面可以甩鍋海外,營造我本土防疫很成功,只是被海外萬里投毒了這樣的假像,順便還可以強化此前官方大肆渲染的武漢疫情也是源自美軍投毒這個謊言。

还有一点,就是通過高調的報導本次疫情源頭來自海外,可以營造中國是疫情“受害者”這樣的形象。這在輿論上可以和國際社會指責中共輸出病毒禍害了各個國家形成一種對沖,讓中共一直扮演的所謂“受害者”角色有了更充足的依據。

這裏有一個重要問題需要討論一下。中共官方甩鍋三文魚已經成了一個笑話,但有CDC的專家吳尊友出面聲稱,此次北京疫情的病毒序列通過比對,可以確定北京不是原發地,此次的病毒毒株更像歐洲的毒株。

他進一步解釋說,歐洲毒株是個廣泛概念,並不代表病毒一定來自歐洲國家。比如對美國和俄羅斯的病例進行分析,顯示毒株大部分來自歐洲毒株。

這是一個典型的所謂專家陷阱。什麽意思呢,首先吳尊友的説法本身是否可靠就是一個問題,因爲中共如果拿出一個序列說這和歐洲型很接近,而且就是引發北京疫情的禍首,但我們根本無法證實這個序列究竟真的採集自患者樣本,還是從某個實驗室裏取得的。

其次,退一萬步說,即便樣本真的來自患者,也不能證明就是海外輸入的。因爲就像吳尊友自己說的,歐洲毒株並不一定只在歐洲流行,美國俄國也都很多。其實他有一句話沒有説出來,這個毒株在中國同樣有。所謂歐洲型只是在歐洲感染的數量非常多,中國發現的很少而已,這個分型並不是絕對的,歐洲型不代表感染者全部都是外國人,中國型也不代表全部感染的都是中國人,這種分型只是一種相對的劃分。

第三個不尋常的地方,就是上週末和北京疫情爆發同時發生了一件大事,楊潔篪將要前往美國和蓬佩奧會談的消息。

上週五12號,美國《Politico》雜誌率先引述白宮知情人士的消息,指美國國務卿龐佩奧正秘密準備夏威夷的旅行計劃,目的是要在當地與楊潔篪會面,緩解美中雙方的緊張關係。而且,這個消息很快得到路透社和南華早報的證實。消息說,雙方可能涉及的議題,將主要聚焦於疫情應對和香港問題,同時也可能涉及朝鮮問題、美中貿易問題等等。

大家可能看到了吧,這裡出現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巧合,北京疫情公佈出現兩位數爆發的第一天,就是12號,而美國媒體披露蓬佩奧楊潔篪會面,是在同一天。

當然,這個日期可能是一種碰巧,但的確客觀反映出一個問題:這兩件大事是同一個時間段内發生的。

剛才我們已經討論了,官方不可能在12號這一天之類就完成了一系列涵蓋北京全城的樣本採集工作。所以,北京疫情的爆發實際上要比官方宣佈的時間要早很多。根據官方公佈的首批確診病例具體資訊,最早的一個病人是在5月28日就已經出入新發地市場,官方的排查工作合理推斷應該是在5月底6月初就開始了。直到6月中旬基本鎖定了新發地市場後,才正式公開。

那麼這和楊潔篪、蓬佩奧的緊急會面有沒有關係呢?我覺得肯定是有關係的。我們看到北京官方在一開始公佈疫情的時候就強調,這次疫情情況複雜,形勢嚴峻,因為和新發地這個市場直接相關。

新發地市場規模非常大,是號稱亞洲第一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它不但供應北京70-80%的肉類、水產品和蔬菜、瓜果,還佔華北五省60%農產品交易,其業務輻射到東北三省,乃至雲南、四川、廣西,出口世界20幾個國家。每天的人流量平均5萬多人次,車流量平均3萬多次。

所以,任何一個流行病專家,當發現這一次疫情爆發源頭鎖定在新發地的時候,心裡會是什麼感受,那是不難想像的。

新發地爆發的疫情可以說對中共當局是一次重擊,很可能是促成本次楊潔篪赴美的導火索。此前我們討論過,習近平打算對香港動手本質上是一次豪賭,利用美國及國際社會忙於應對疫情,大量醫療物資產業鏈又掌握在中共手中,堵美國和國際社會不敢真的對中共全面開打新冷戰。而中共豪賭的一大如意算盤,或者說一大前提,就是中國防疫形勢風景獨好。

北京疫情的爆發,一下打破了這個前提。在中共政權的心臟部位突然爆發疫情並明顯難以在短時間之内控制的情況下,繼續在香港問題上一味用強,顯然是不明智的。我們看到中共在兩會期間及結束後,在香港問題上一直非常強硬,甚至在川普5月29日宣佈香港已經一國一制,將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之後,黨媒都一副早有預料的腔調。

然而事態在6月9號出現了一個大轉彎,當天官方公佈了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將於本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舉行,而公佈的會議議程中沒有港版國安法。這在當時就引起了輿論關注。所以,疫情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此次楊潔篪會面蓬佩奧,另外有兩個值得重視的信息:一個是日期,雙方定在17號會談,而人大常委會的會議就在第二天18號舉行,所以港版國安法沒有列入相關議程,顯然是一份見面禮。儘管中共是否最後投降放棄國安法還難以定論,但起碼用暫時擱置、延後來表示一種不想現在全面對抗的姿態是肯定的。

第二個信息是會談的地點。

這兩天已經有很多評論分析說,楊潔篪這次是來向美國求和的。當然,也有另外的看法認為,楊也是來趁火打劫的,因為美國現在除了整體疫情繼續保持高位運行沒有出現拐點,還深陷BLM運動引發的騷亂。在這種時候主動上門會談,中共可能達成部分自己想要的目的。

我個人是比較傾向贊同前者,就是說,中共其實是陷入香港和疫情雙重困境之下,必須要求和了。為什麼呢,除了北京疫情這個顯而易見的因素外,還有一大原因是會談的地點。

根據媒體的報導,此次會談選擇在夏威夷的美軍希卡姆空軍基地。這顯然是美方挑選的地點,而中方接受了。這個地點有什麼特殊性呢?

希卡姆空軍基地位於夏威夷瓦胡島,是美軍太平洋空軍司令部所在地。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時,除了轟炸太平洋艦隊艦艇,希卡姆空軍基地也被摧毀。後來美軍發起反擊,希卡姆基地成為戰爭期間美軍的飛行員訓練中心、飛機組裝中心和人員物資輸送中心,為最終擊敗日本發揮了巨大作用。

我們都知道,此前美國總統川普曾經公開把此次疫情襲擊比擬為珍珠港和911襲擊,這當然不會只是他個人看法,而是美國主流政治精英的普遍共識,因為在他之前已經有軍方人士公開這樣說了。

所以,這次會談地點特意選在珍珠港襲擊事件中有紀念意義的地方,顯然是精心安排的,目的就是要通過這樣的象徵意義來告訴中共,我們現在就是珍珠港被襲擊後的狀態,整裝待發全面反擊。這是一個有明顯復仇意味的安排。

我相信這樣的含義,對楊潔篪這種號稱知美派職業外交官來說,不可能看不懂。但即便如此堪稱屈辱性的地方,他依然願意屈尊前來,說明無論他要談什麼,其核心資訊都求和與退讓,這點是比較肯定的。

好的,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今天的話題暫時就到這裡,謝謝各位,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明軒)

唐靖遠推特:https://twitter.com/TAGNJINGYUAN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