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奇聞:耳朵裡的天國世界(下)

雲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接前文:古代奇聞:耳朵裡的天國世界(上))

蒙玄真伯住的宮殿金碧輝煌,室內掛著翠簾帷帳。他獨坐中央,身披繡滿日月雲霞的衣服,頭戴通天冠,冠上的玉串和身體一樣長。四個仙童佇立在左右,分別手持白色拂塵與犀角如意。君胄拱手行禮,不敢相望。

有一個頭頂高帽身穿長毛絳紗衣的使者走上前來,高聲宣讀青紙文書:「自有天地以來,國家已經出現過幾百億個,你們淪落到下流國家,凡塵多染。現到了這裡,造化使然。且你誠實高潔,諧和與天,高官厚爵,如你享用。你可以做主籙大夫。」

君胄拜謝後走出門,有三四個侍從給他引路,到了一處官署。這裡的文冊薄籍,君胄都不認識上面的字,每月也沒有俸祿,但只要他心裡想要什麼,沒等自己開口,侍從便知道了,當即就把東西奉獻上來,供他享用。

一日登高望遠,君胄忽有點思念家鄉,賦詩一首:「風軟景和麗,異花馥林塘。登高一悵望,信美非吾鄉。」寫完後,讓先前的來那個童子傳看,童子看完後,很是生氣:「原以為你性情沖淡平靜,沒想到鄙俗凡念還未盡除,你那故鄉有什麼值得懷念的呢?」說完就把君胄驅趕走了。

君胄就感覺好像是從什麼地方一下落到了地上,抬頭一看,是自己原來的山林,已經從童子的耳朵天國裡掉下來了。童子不見了蹤影。

君胄找了個人打聽了一下,人們說,他已經失蹤七八年了。而他卻覺得自己只是在兜玄國住了幾個月。沒多久,他便去世了,後又投生到申家。

占夢的人對申歡繼續說:「我的前生就是那童子,因為你作為君胄那世一心向道,所以能到兜玄國去,但終究俗念不盡,不可長生不老。但從此後你可壽達一千歲,我交給你符籙之後,立即就要回去。」

說完,占夢人從嘴裡吐出一尺多長的紅絹子,讓申歡吞下。占夢人隨即恢復為童子,瞬間消失了。

從那以後,申歡再也沒生過病,經常周遊天下名山。那時,他已經二百歲了。他把見到的事兒都記載在鹿皮包裡。

申歡對張左說完了他自己的故事,就去打開鹿皮包,取出特大的兩軸書,很小的字,張左都不認識。申歡拿著卷書講了十多件事,其中一半張左還能清楚的記得。

黎明時分,張左睡著了。醒來時,申歡已不知去向。幾天後,有人在炭谷山洞看見過他,他說:「替我向張左致敬。」張左急忙去找,卻再也找不到了。

(事據:《玄怪錄》卷七)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