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張抗抗微博被封與郭於華告別微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張抗抗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成名的作家,她的小說《淡淡的晨霧》、《北極光》、《夏》、《去遠方》等當年曾有一大批讀者,在文壇很有影響力。跨入新世紀,張抗抗漸漸淡出了年輕人的視線。不過,最近因為挺方方,她又成了熱點人物,極左人士對她群起圍攻,甚至認為她是比方方更壞的人。一怒之下,張抗抗在自己的微博上發了一篇文章,怒懟腦殘,連罵了19個髒字。引發熱議後,她的微博於12日被封號。

除了張抗抗,還有一批微博帳戶同時也被處理了,其中有的被禁言30天,有的被永久禁言,有的被關閉帳戶。如中共紅三代、葉挺的孫子葉大鷹的帳戶就被禁言30天。

葉大鷹當天在微博上留言:「不讓說話了。」之前,他曾連續多次發聲力挺方方,引發外界關注。他還在微博發帖痛斥「極左鬥士們」和「文革的殘渣餘孽」,「被時代拋棄卻借愛國之名耍存在感的跳梁小丑!」,觸怒了一幫小粉紅。

除了封號禁言,微博12日還發布新規,在微博下發表評論需要關注博主7天以上,意味著不關注博主的路人無法隨便評論,被質疑是針對輿論區不斷「翻車」引發的尷尬。

與張抗抗、葉大鷹被微博管理方封號、禁言不同,清華大學教授、敢言人士郭於華最近主動公開發文宣布告別微博。

她說:「庚子夏季,芒種之時,值此向使用了十年之久的新浪微博告一聲別了。這不是友好地道別,不是依依不捨地再見,而是鄙視和抗議的表達。」

郭於華為何要用告別的方式表達對新浪微博的「鄙視和抗議」?

她告訴我們,自2010年2月1日發出第一條微博至今,新浪微博封了她80個號,其間她多次友好的溝通,嚴正的講理、憤怒的抗議甚至痛斥與怒罵,但每次都轉世再來,一次次從零開始,一次次發貼過萬、粉絲過萬,直至耄耋。

在這種情況下,之所以還堅持不走,不是因為留戀,不是因為欣賞,更不是指望擴展言論的空間。而是因為她覺的相較於微信,微博是言論廣場,是更大的公共空間,她希望保留一個更多樣更寬敞的渠道,為那些失去自由的朋友和家人們呼籲,幫那些走投無路承受苦難的人們轉發,讓更多的人知道他們,並伸出援手。

然而,「爛棉花短纖維織不出好圍脖;蛆蟲和大糞成不了好環境。」在郭於華眼裡,如今的微博已經蛻變成從來不敢以真面示人的「有人」、「多人」、「粉紅」、「戰狼」們的大本營,以抹黑、潑污、攻擊說真話者的戰場,實與蛆蟲蛄蛹的糞坑無異。所以,「為免噁心」她決定「離開了」。

我想,無論是張抗抗的微博被封還是郭於華告別微博都說明了一點,那就是在不斷加碼的禁錮中微博僅存的一點自由空間如今蕩然無存了。

想當年,在微信還沒興起之前,微博曾經在網絡世界風靡一時。那時的微博當然也遠不是自由的,也是有管控的,但畢竟還沒有被管死,一些社會陰暗面也還時有曝光,敢言人士的辣評也沒有被全部封殺。但自從中共十八大以來,隨著中共急速的向左倒退,官方對網絡的管控越來越嚴,微博上僅有的一點自由空間被壓縮的越來越小。直到今天,可以說幾乎已經沒有任何自由可言。

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讚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

照現在這種趨勢發展下去,我懷疑用不了多久,在中共變本加厲的嚴管之下,微博很可能會變成網絡版的「環球時報」。不信大家就等著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