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新澤西-美國製藥(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7日訊】新澤西州製藥業全美排名第一,被譽為美國乃至世界製藥業的心臟。

歐洲製藥和生物技術諮詢公司Novasecta,2019年發佈全球製藥公司100強排行榜,按照2018年總收入排名,前25名中,美國佔11個,其中新澤西的強生位居榜首,默克第六,新基製藥第24。另外還有九家公司總部或地區總部設在新澤西。

在談新州製藥業與中共的關係之前,先來講一個疫苗的故事。

羅伊‧瓦傑洛斯,1929年出生在新澤西羅韋市一個希臘移民家庭,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

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在中國,乙肝是導致死亡的第二大疾病。將近10%的中國人乙肝表面抗原陽性,每年約有27萬人死於乙肝病毒感染相關疾病。

1989年11月,擔任默克公司總裁、首席執行官和董事會主席的瓦傑洛斯,做出了一個重要決策:將默克公司研製的最新基因工程乙肝疫苗技術,以700萬美元的超低價轉讓給中方,並向中方提供全套生產工藝、技術和裝備設計等、培訓中方人員,同時承諾不收取任何專利費或利潤,也不在中國出售默克生產的乙肝疫苗。

這個決定讓默克公司至少損失20億美元,因為當時在美國,個體接種乙肝疫苗的費用是100美元。扣除技術培訓成本,這幾乎是無償援助。

2018年,瓦傑洛斯接受《知識分子》雜誌採訪時說:「我認爲這是默克公司在20世紀做的最好商業決策之一,雖然沒有利潤,但它有望拯救的生命數量超過了默克曾經做過的任何事。50年後,中國將根除乙肝疾病。」

1993年,中國利用默克的技術和設備,生產出第一批基因工程乙肝疫苗。

1993到2018年,25年間,以每年2千萬新生兒計算,中國至少有5億新生兒接種過這種疫苗。

時至今日,中國市面上超過65%的乙肝疫苗,仍沿用默克公司提供的技術。

然而,瓦傑洛斯的無私奉獻卻被中共刻意隱瞞,「中文世界裏,幾乎看不到瓦傑洛斯和默克公司向中國轉讓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的報道。」

甚至近期國內網絡上,還有人指責默克公司的乙肝疫苗技術是轉基因技術,是爲了禍害中國人民。

2008年金融危機,全球多個重磅專利藥陸續到期,為了保持市場份額和股價,國際製藥巨頭將研發中心轉移到低成本地區,或採用醫藥研發外包模式,直接外包到其它國家。

由於中共當局對環保的低要求,2009到2019年,跨國製藥大廠把中國作為外包的主要目的地,給中共送去了海量投資、以及先進的藥物研發技術和人才。

2011年,默克投資15億美元在北京建立研發中心;2013年4月,投資1.2億美元的默沙東杭州新廠正式使用,是中國及亞太地區最先進、規模最大的製藥生產包裝工廠之一。

2017年,新基製藥,投入13.93億美元,獲得百濟神州尚處臨床試驗的PD-1抑制劑BGB-A317的授權。

2019年,百時美施貴寶收購新基製藥時,因為已經有了一款PD-1抑制劑,新基製藥再次支付1.5億美元,解除與百濟神州的全球合作。

就這樣,數億美元給了中共外匯儲備。

再來看強生。

過去十幾年間,強生在中國進行大筆收購和投資。如2008年,以23億人民幣收購連年虧損的北京大寶化妝品有限公司。

2019年,強生子公司楊森製藥投資3.97億美元,在西安建設全新大型創新供應鏈生產基地;投資1.8億美元在蘇州工業園區新建新工廠。

跨國公司的投資,也催生了醫藥研發外包和醫藥合同生產。藥明康德、康龍化成、泰格醫藥是中國這個行業的三巨頭,藥明康德被稱為醫藥界的「富士康」。

中共則利用激勵出口的政策,扶持這些企業。中國成了世界化工廠。

2019年7月31日,參議院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在聽證會上揭示:美國國內使用的抗生素,97%依賴中國進口。所有美國使用的原料藥,80%依賴進口,大部份來自中國和印度。據粗略統計,中國進口的比例約佔五成。

黑斯廷斯研究中心高級顧問吉布森:「確實被隱藏和忽略的、威脅到我們國家健康安全、經濟繁榮、以及國家安全的問題是,美國對中國藥品的依賴。現在,美國納稅人驚訝地得知,他們辛辛苦苦掙來的錢,拿去幫助建設中國的衛生工業,而我們的衛生工業卻垮掉了。」

這次疫情中暴露出的藥品、醫療用品短缺,以及對中國原料產品的依賴,促使白宮決心把生產鏈拉回美國。

美國總統 川普:「今天,我宣佈一個簡單但至關重要的國家目標:美國將成為世界上主要的藥廠、藥店和醫療製造商。我們也將把藥品生產和其他許多東西帶回美國。」

上月,美國批准默克、強生等製藥公司,研發疫苗,對抗中共病毒。

然而,最好的疫苗、最靈的特效藥,就是遠離中共,因為中共的專制與掩蓋才是病毒爆發的根源。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