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躲避中共迫害 維權人士萬里逃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8日訊】因為參加維權和民主活動,山東維權人士界立建被中共多次拘留,並關進精神病院。他被迫從西藏逃離大陸,在中共一路追蹤、沒收護照和毆打綁架下,經由非洲逃到美國,上演了一場萬里大逃亡。下面我們一起來聽聽他的故事。

界立建是山東高唐縣人,父親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卻因為鄰里糾紛被村支部書記誣陷入獄。

父子兩代上訪近30年無果,促使界立建走上爭取民主之路,他也因此多次被中共拘留和關進精神病院。

2005年第一次被拘留時,界立建還沒有成年。2007年,界立建在「十一」期間上訪,被關進濟南市淮陰區康寧醫院, 也就是精神病院。

在上訪中,界立建接觸了很多訪民和維權律師,並開始在廣東和香港參加民主活動,如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紀念六四等。

2017年,界立建參加香港七一大遊行,在中聯辦打橫幅抗議被錄像,家人因此被頻繁騷擾,他也在1個月後被遣送回高唐縣看守所拘留。

界立建被戴上腳銬吊在鐵窗上半個多月,等放下來時人已經不會走路了,腳腕也被鐵鏈磨得血肉模糊。

2018年,界立建又因為舉牌被拘留八次、刑拘和關進精神病院兩次。他親眼見證因拆遷上訪的大姐被打針、電刑折磨致痴呆,他本人也被毆打、用藥打針致精神崩潰。

2018年底,界立建在深圳中級法院聲援兩位維權律師,舉牌時與法警發生衝突。高唐縣政府警告他趕緊回鄉,不然就網上追逃。家人也告知,當地國保、公安頻頻往家裡跑,事情已經不像之前那麼簡單了。

為了避免被網上追逃,界立建從西藏出境,以旅遊的方式入境非洲。

界立建:「我覺得我不跑,那下一步他們抓捕我之後,肯定不像之前那樣只是關進精神病院。即使關進精神病院,別說2個月3個月,可能隔離1年2年也出不來了。到那個時候,因為我之前關過1個月2個月,我出來以後是個什麼狀態,那個人就是……比如說一句話1秒鐘的反應,我要2分鐘才能反應過來。裡面吃藥吃得腦子裡面的神經是徹底被摧毀了。」

從肯尼亞到烏干達、盧安達、坦桑尼亞,界立建一個國家一個國家地走。在試圖辦理南非簽證的過程中,界立建遭遇坦桑尼亞中國旅行社的騙局,護照落到了中共大使館手中,並被安排送上飛機遣返。

在中途轉機下飛機的時候,界立建為了逃脫中共人員的看守,拚死一搏到衛生間抓起洗手液就喝了下去。在機場急救人員的幫忙下,他被送去醫院洗胃搶救,並逃脫了中共的控制。

界立建:「我差不多都要崩潰了。但是我想,共匪對我這樣一直對我騷擾迫害,全部的這些罪惡和惡行,我必定要留一口氣給它清算,就這麼一口氣一直支撐著我。」

後來埃塞俄比亞的一名官員幫忙要回了界立建的證件,不過,護照被中領館沒收作廢後,被換成了一張旅行證。

界立建就用這張旅行證,繼續往馬拉維、辛巴威走,然後是波札那、納米比亞。直到2019年8月,界立建通過了美國旅遊簽證的申請。

為了降低被美國拒絕入境的風險,界立建決定再多轉幾個國家。這樣,他又到了巴西里約熱內盧。

中共已經在當地微信群里散發了界立建的照片。他在唐人街換錢時,有十幾個人試圖用器械把他打暈拽上一輛商務車。他被打得頭破血流,幸虧當地路人的幫忙,他才得以逃脫。

界立建:「如果沒有巴西當時里約的人一起出來圍觀,來譴責、聲討這個事的話,估計我已經被他們拉上商務車,那我現在就不可能在美國了。就可能在中共的黑監獄裡,被殘忍迫害,被失蹤這麼一個結果了。」

界立建後來還經過阿根廷、智利、玻利維亞、哥倫比亞等國,最後歷時一年逃亡到美國。

憑著揭露中共罪惡的一口氣,界立建完成了生死逃亡之路。他呼籲國內外的有識之士,聯合起來給中共送終。

採訪/陳漢 編輯/李明飛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