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基:中國軍民戰狼式思維遠遠低估美國軍事實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早在4月8日,筆者在發表於本欄目的文章《解放軍真地可以免受疫情打擊麼》中就提到,中國大陸愛國者們為美國「羅斯福」號航母因疫情而喪失戰鬥力喜大普奔,五毛們高呼「冠冠加油」,註定要落空。果然,近日傳來的是北京城內疫情復燃,正四處救火的消息,而5月21日,完全恢復戰力的「羅斯福」號已駛往菲律賓海,加上6月初「尼米茲號」航母抵達西太,常駐日本的「里根號」在菲律賓海以南,美軍3個航母戰鬥群同時勵兵印太,儼然「西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之勢。

儘管中國(中共)喉舌們此時又會祭起「霸權本質,轉移國內矛盾,用心險惡」之類陳詞,但顯然在中國愛國青年熱衷的「誰怕誰」擂台上,形勢不利。只有此前諸如美國航母「有心無力」、「全球零存在」、「格局將改寫」,甚至「崇禎式難題」等輕狂嘲諷依然充斥簡體中文世界,記載著一個畸形社會的虛火攻心。

然而,筆者還要提醒的是,雖然美軍方也表示此舉大有針對疫情、香港和南海等當前焦點問題對中共表明態度之意,但這一陣勢真的不算什麼。

半世紀冷戰,美國航母就已經形成了全球部署的標準陣勢。冷戰結束後一番收縮,最終穩定在一個最低限度,但對日趨重要的太平洋,也長期保持著在日本和美國西岸各常駐一艘,以最新的印太戰區概念,還要算進在中東隨時部署的一艘。加上大修換料和休整訓練,以及新舊換代之需,美軍用最低9艘,目前11艘的航母規模一直保持著有效的全球部署,必要時還能對諸如西太等地重點加強。

中國輿論慣常放大美軍在民主體制的弱點

由於冷戰後反恐戰爭,以及反恐高潮後大國對抗的需要,必須不斷以創新改寫人類戰爭樣式,重塑戰場規則的美軍整體上必然長期經費緊張,結構變革、裝備更新和全球戰備之間的經費爭奪長期激烈。作為開銷大戶的航母也必然成為從國會到輿論爭辯的焦點。在這些緊張、爭奪和爭論中,美國航母的階段性不足、困難和政策缺陷被揭露得體無完膚。這本來不過是世界最高水平的軍隊運轉,最嚴格的立法和輿論監督中的正常現象,卻引得中國喉舌和五毛們大呼小叫,幸災樂禍,仿佛美國何等無能。

實際上,即使在疫情的意外衝擊下,美國也保持著很高的裝備研發、訓練和戰備強度。

2020年3~4月,「羅」號航母戰鬥群與「好人理查德」號兩棲遠征打擊群在印太合練,「艾森豪威爾」號航母和法國「戴高樂」號航母在地中海演練,「馬金島」號等3艘大型兩棲艦在東太平洋演習,「美國」號兩棲攻擊艦與日艦在菲律賓海和東海聯演。

3月24日「羅」號首次出現確診病例後,雖然疫情應對一度引發人事風波,但美國海軍迅速採取措施,未再出現骨幹艦艇因疫失能現象,「羅」號一共只中斷部署55天。受影響更大的還是本土,一批聯合演練、裝備生產、測試和服役被迫推遲或取消,不少企業陷入困境,但這些也得到了政府和行業的全力保護和救助。

就航母而言,3月18號「艾森豪威爾」號和「杜魯門」號在阿拉伯海聯合演練。4月6日「卡爾·文森」號順利完成大修升級。4月底,結束7個月部署的「杜魯門」號暫時滯留海上,避免感染,6月1日入塢維修。4月27日,「尼米茲」號經全員隔離和檢測後,出港綜合演練,合格後於6月初部署到太平洋。5月8日,「里根」號完成維護按時歸建。新航母「福特」號的測試和飛行認證也進展順利,5月19日創下一天內彈射和回收167架次的記錄,6月7日竟晝夜連續起降324架次。

當然,美國海軍的整體壓力依然存在,喧囂多年的355艘艦艇總規模已難以為繼。雖然新任的代理海軍部長5月12日決定暫不推進研製更小型、經濟的新航母,繼續看好準備建造4艘的「福特」級,但美軍將航母減至9艘的呼聲並未消失,下一代兩棲艦已率先明確重點放在中等運力輕型設計上,主要用於沿海對抗環境的機動封鎖作戰。

中國海軍戰術部署停留在上世紀思維

更重要的是,美國防長馬克.埃斯珀指出:國防部今後不會再強調航母是海軍力量投送的核心,而將更加重視無人平台,他已指示相關部門尋找輕裝海軍的發展之路。美軍下一代大型水面艦更強調靈活性,數量也將不再增加,但小型水面艦艇,特別是無人水面艦艇將猛增。

對這些動向,中國愛國者們一貫遲鈍,他們還在幻想中國終將擁有與美國同樣多的航母,從而通過新版珍珠港和中途島決一雌雄。一旦明白,他們恐將欣喜若狂,因為今後的海洋或將出現中國巨艦碾壓美國小艇的壯觀一幕了。

殊不知,長遠而言,藉助短距起降艦載機帶來巨大的部署靈活性,以及無人艦載機的迅速發展,傳統的美式超級航母很可能將功能化解到一個高度分散的體系中去。同時,美軍因缺少對手而有所荒廢的遠程精確火力正迅速全面復興,近年不僅遠程反艦能力突飛猛進,還可能在第一島鏈全面復興陸基中程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連日本也著手開發以反航母為主的高超聲速導彈。平台將不再重要,通過體系實現的作戰效能才是王道。

中國軍事發展跟世界潮流脫節

這些,無疑都將使一些國人還在臆想的中美航母大決戰成為落伍的舊戲碼,何況中國在追趕美軍現有航母水平上也還差得很遠。可以想像,在未來戰場,面對美軍全新的「全域戰」、「馬賽克戰」和「決策中心戰」,中國海軍得意洋洋的「艨艟巨艦」可能不僅找不到目標,還保不住自己。

著名的「戰略忽悠局局長」張召忠曾斷言美軍擺出雙航母戰鬥群就一定意味著要動武,3個戰鬥群就更是迫在眉睫,這其實不過是一點片面經驗。對中國而言,西太海域一下出現3個美國航母打擊群,也只是一種姿態,並不意味著美國要動武。

真正可怕的是發展戰略和創新上的技不如人。中國曾十餘年苦練彈道導彈反航母絕技,然後「一炮打響」。姑且不說其中的水分,即使假設這種能力真有神威,卻逼出美國一番徹底的戰爭樣式革命。而中國在航母上的對稱追趕,即使不說明在反航母絕技上的不夠自信,面對美國的新戰爭樣式,其生存前景已然十分險惡。

這樣的局面,還將使中國軍迷津津樂道的兩大法寶——給中國一點時間,中國會下餃子(拼規模優勢)——都缺乏說服力。要說給時間,美國拼的就是未來,而且跑得更快;要說拼規模,對革命後的新戰爭樣式,規模好比薩達姆的坦克群,方向跟不上,越下餃子越浪費財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