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林曉旭:疫情助攻共黨 中南海內部分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9日訊】北京爆發第二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疫情,官方宣稱逾百人確診,並提升至二級防控。美國陸軍病毒學專家、微生物學博士林曉旭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估計北京確診人數至少數千例,北京封城將帶來人道災難。北京當局正承受先前向全國及全球隱瞞疫情的後果,疫情將成為中共最大內患,令內鬥嚴重的中共高層更加分裂。

「官方對外數據說是一百多例,我根本就不相信,之前所謂的『清零』我也不相信。實際數字肯定要超過這一百多例,至少十倍到幾十倍,肯定不止。」林曉旭說。

北京當局宣布,全城所有小區施行全封閉管理,取消逾千航班,暫停省際客運。

林曉旭認為,若以官方公布的數字,按此前武漢的作法,可將確診病人隔離至傳染病醫院,另外快速徵用旅館或其它場所,隔離可能的被感染者,「根本不需要開始封路,或者整個城市很多社區都進入Lock down(封城)的狀態。」

「一旦進入這種狀態,肯定這個城市至少有幾千例的感染。」他說,數千例感染者再加上其密切接觸者,「就面臨著十幾萬人可能被感染的狀況,我覺得控制不住才會到(封城)這一步。」

林曉旭認為,疫情將對北京造成相當大的衝擊。他說,爆發群聚感染的新發地市場,是北京最大的農貿批發市場,封閉後將影響北京糧食供應,民眾可能面臨物價飛漲及斷糧危機,「食物供應變成一個巨大的問題,次生的人道災難會是一個大問題,然後這樣的政策能否持續?能持續多久?這就變成很大的問題。」

此外,中共的檢測試劑準確率極低,「即使現在全北京再去測試已沒有太多意義,仍然會漏掉大批被感染的人。所以現在,北京怎麼管控,其實這個效果都是很差的。」

而北京爆發新一輪疫情後,官方一度把病毒源頭指向歐洲進口的三文魚。林曉旭說,「中共甩鍋甩得都成了習慣成自然了,愛怎麼甩就怎麼甩。」他說,爆發群聚感染的新發地市場沒有賣蝙蝠,只好拿三文魚說事,但病毒由魚類傳染至人體可能性微乎其微,「故意誤導民眾,這本身就相當可笑了。」

他還認為,中共以三文魚甩鍋病毒源於歐洲,是政治考量,因為相對於美國的強硬,目前歐洲對中共就疫情的究責態度較為軟弱。他還說,對內為了卸責,中共利用御用專家配合撒謊。

他說,武漢大學醫學部研究所教授楊占秋指,經測試後病毒感染力更強,「這實際上是配合中共宣傳的需要,因為疫情可能控制不住,那麼就說病毒有可能突變,增加對人體的適應性,到時候人們就覺得,這是病毒本身突變帶來的災難,而並不是政府隱瞞,導致的災難。」

林曉旭表示,其實從美國與歐洲的研究數據可以看出,病毒確實已經突變,增加了感染力。但自2月之後,國際卻無法取得中共的研究數據,「為什麼不公布測序的結果?它還是在編謊。」他說,楊占秋的說法目的是為官方卸責,而對外為隱匿疫情,中共不公布病毒測序結果。

「所以人們不知道中國病毒突變的情況,很可能病毒確實已經突變了。而且武漢那邊一直根本沒有『清零』,只不過政府一直在說謊,病毒實際上還在中國人群中傳播。」

他認為,北京疫情令北京周邊地區及中國周邊國家及地區,帶來極大危險,目前已有許多民眾逃離北京,「現在飛去北美的航班全部爆滿,逃不到國外的,就逃到中國其它的周邊城市,所以河北、內蒙其它他周邊的城市,開始嚴查北京來客。」

「在這種情況下,北京把自己陷入一種孤立狀況。」他說,北京當局一直在對全中國、全球隱瞞疫情,現在則面臨承受自身造成的後果。他還說,疫情將成為中共最大的內患,也將令嚴重內鬥的中共高層更加分裂。

「它本身沒法對民眾交代這件事情,它繼續隱瞞下去的話,當然對北京來說是一個巨大的災難。」林曉旭說。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北京防疫升至二級封城 估計最少數千確診

記者:北京第二波疫情,是不是來勢洶洶?

林曉旭:肯定是事態相當嚴重,目前整個管控,或者說防範的等級,已經從三級提到二級。官方對外數據說是一百多例,這個數據我反正根本就不相信,而且之前的所謂的清零我也不相信。實際的數字肯定要超過這一百多例,至少十倍到幾十倍,肯定不止。

如果只是幾十例的話,按照過去的防疫經驗,中共可以很快的(把他們)帶到一些傳染病醫院,把這幾十個病人隔離起來,對吧?就算新發地有幾千個有可能被感染,那集中一些大體育館啊等等,也可以非常快的把這些人隔離起來。按照以前防疫的經驗,按照武漢的做法,可以快速徵用一些旅館,或者其它地方,把這幾千號人暫時隔離在一些旅館之中。這些都是可以得做到的,根本不需要開始封路,或者整個城市很多社區都進入lock down(封城)這樣一個狀態。我覺得,一旦進入這種狀態,肯定這個城市至少有幾千例的感染,才會到這種說你控制不住。因為一旦有幾千例感染的話,再加上他們的密切接觸者,就面臨著十幾萬人可能被感染的這種狀況,我覺得控制不住才會到這一步。

為圓謊甩鍋給三文魚 誤導民眾是歐洲輸入

記者:關於病毒源頭到底是從哪裡來?官方聲稱可能是輸入性,甚至甩鍋到歐洲。

林曉旭:現在好像(中共)甩鍋甩得都習慣成自然了,所以對它們(中共)來說,愛怎麼甩就怎麼甩。

比如說它們說三文魚,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北京的市場沒有賣蝙蝠,所以這次沒法拿蝙蝠說事了,那隻好拿個三文魚,它的環境檢測中也說的是三文魚的案板是陽性的。網絡上漏出來的消息是一些冷凍車,運輸的人員受感染。所以官方就刻意造一些對外公布的信息,故意誤導民眾,覺得有可能是三文魚傳播的,這本身就相當可笑了。

大家都知道,要想把病毒傳染給人,大多數都是從跟人接觸比較多的動物,不管是禽流感,比如說雞類,或者是豬瘟豬類的,跟人接觸比較多的這種動物,還有狗等等。一定要跟人有足夠的接觸,才容易使病毒從從動物傳染到人。就算說過去說蝙蝠,那也至少有個可能性,人有可能吃蝙蝠,或者是被蝙蝠咬傷。那現在這個魚類中,或者蝦類中等等這些水產類,很少是這個病毒能夠跳躍到人類。因為這些病毒跟它要適應人體宿主,它有很大的差距,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

所以現在只不過官方甩鍋甩得沒地方甩了,只好拿魚類說事了,然後又說這個魚類是從歐洲進口等等,我覺得它是為了符合它宣傳的需要,因為已經這麼久,它對外邊就是編一個謊話說已經清零了,不管是武漢還是全國哪裡都清零,它這沒法說了對不對?所以只好是外來輸入到北京,肯定是這麼說的。

至於說哪裡比較適合去甩鍋呢?美國也不好意思再說了,那找個歐洲,因為歐洲現在比較軟弱,即使蓬佩奧到歐洲,希望他們聯合起來對付中共,進行追責,但是歐盟其實還是很軟弱的,歐盟還在說還需要對話。他們(中共)知道歐洲還是比較軟弱,那麼我直接甩鍋給歐洲,暫時還是可以的,不至於有太大的反彈。所以(這)只不過是一個政治考量,然後再加上一些專家配合撒謊,比如武漢大學的楊占秋,也出來說有可能這個病毒,我們做了測據可能有更強的感染性。這它實際上是配合中共宣傳的需要,因為它知道疫情現在有可能控制不住,那麼就說這個病毒有可能增加了突變,增加了對人體的適應性,那麼到時候人們就覺得,這是病毒本身突變帶來的災難,而並不是政府隱瞞的災難,所以中國很多的科學專家,配合中央政府在欺騙老百姓,有這種因素在。

但換一個角度來說,這個病毒確實有可能已經突變了。而中共的問題是,從1月份以後,它們不鼓勵中國的一些防疫部門或研究機構去進行測序,所以可以看到,基因庫裡大概從2月份、3月份後,中國方面提供的測序數據就越來越少,那實際上它現在說我測序了,但為什麼不公布測序的結果?所以它還是在編謊,國際上得不到中國方面的數據。但從美國、歐洲其它方面的數據,已經看到,這個病毒有可能突變,特別是有一個重要的突變是在病毒的s-protein(刺突糖蛋白)上面,它有一個614的位置,從精氨酸轉換變成酪氨酸,這個突變會使刺突糖蛋白,在這個病毒表面形成一個三聚體,三個刺突頭形成三聚體這樣一個立體的結構,使它更穩定,刺突糖蛋白就不容易從這個病毒表面掉下去,增加了病毒的感染力,國外已有這樣的發現。

但是中國在過去至少有兩、三個月序列非常少,所以人們就不知道中國病毒突變的情況,很可能病毒確實已經突變了,而且武漢那邊一直根本沒有清零,只不過政府一直在說謊,病毒實際上還在中國人群中傳播,而且大家知道從東北、哈爾濱、內蒙等等,過去一直有爆發病例的案例,實際上病毒還在中國內傳播,只是官方不允許測序,外面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現在一方面甩鍋說可能病毒已經突破了,也許實際情況真是這個樣子,也許比它們說的還要嚴重,但政府又可以說這是病毒自然的,我們現在沒法對付了,所以它其實是兩方面的。

封鎖新發地阻食物供應 封城恐發生人道災難

記者:現在北京又開始封城,會不會重演武漢第二次,甚至比武漢還要更嚴重的第二次爆發?

林曉旭:那要看病毒的傳播力如何,致病性如何,同時也要看防疫措施它們到底會怎麼做,因為它現在要延續過去的謊言,它要維繫這個過程,現在被感染的人數還是幾十個、上百個,慢慢在增加,它在維繫這麼一個很自然發展的謊言的一個過程,掩蓋過程,所以這次可能會拖長,同時又要各個小區現在就開始盡可能採取比較強硬的措施,把很多人隔離起來,它畢竟從武漢借鑒了這樣一種,比較粗暴的管制的做法,所以它會採取這樣的措施,它會有一定的控制。

但我覺得整個事情對北京的衝擊會相當大,有幾個方面,一個是新發地本身是北京最大的一個農貿批發市場,這個地方如果封閉以後,周圍很多食品供應到北京就變成相當難,所以北京封城能不能成封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這麼多人很可能面臨著物價飛漲,或者是糧食供應跟不上來,那很多人關在家裡頭,他們的食物供應變成一個巨大的問題,次生的人道災難會是一個大的問題。然後這樣的政策能否持續?能持續多久?這就變成很大的問題。另外中國在過去幾個月裡,也沒有任何報導說,它們提高了檢測試劑的準確度,所以現在即使全民,在全北京再去測試已沒有太多意義,因為這檢測試劑仍然是很糟糕的,它的準確率,仍然會漏掉大批被感染的人。所以現在,北京怎麼管控,其實這個效果都是很差的。

疫情助攻共黨 中南海內部分裂

記者:如果北京疫情再蔓延的話,對周邊地區、全球的疫情防控的警覺性需要提高,香港的限聚令改變程度會怎麼樣?

林曉旭:我覺得這對中國、北京的周邊地區、還有香港等都帶來很大的危險,因為畢竟現在,北京每週還有一、兩次航班去其它國家,到北美等等,它還有這樣的航班,北京一旦進入Lock down(封城),很多人就趕緊跑,我有朋友說,他們看到現在飛去北美的航班全部爆滿,他們趕緊要逃出北京,逃不到國外的,就逃到中國其它的周邊城市也是很大的問題,所以河北、內蒙其它他周邊的城市,開始嚴查北京來客。

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北京就把自己陷入一種孤立的狀況,北京政府一直在對全中國、全球的人隱瞞,也許這個後果現在也得自己承受一下,當初中央說要保武漢,要保湖北犧牲武漢,然後說要保全國犧牲湖北,現在如果要保全國犧牲北京,這些中共領導人會是什麼樣的感受,我覺得這對北京衝擊很大,中南海怎麼應對,這個問題是最大的內患,它本身沒法對民眾交代這件事情,它繼續隱瞞下去的話,當然對北京來說是一個巨大的災難。

記者:這一次中共肺炎疫情,突如其來地進入北京,而且是進入了最核心的部門。北京6月18日召開人大會議,跟香港「港版國安法」密切相關。您也是美國危機管理委員會成員,從政治方面,覺得這場瘟疫對香港的局勢有什麼影響?

林曉旭:北京方面如果已經有疫情到這一種狀況的話,就間接的表明,實際上整個中共政權,處在一個相當大的危機(之中),那這次病毒的爆發,突顯了它們內部的危機。習近平的整套做法,實際上在中共內部也引起了相當大的不滿,反對聲的力量也相當強大,現在如果連北京都守不住,那麼反習的力量就會更加強大,所以習近平在這種情況下,他可能沒有辦法再執行,他對香港的這種強硬的路線,而且,美國方面現在畢竟也在聯繫其它印太的國家,還有歐盟一些國家,聯合要求對中共追責。

街道貼滿「天滅中共」 表現香港人的決心

林曉旭:在這種情況下,他可能在香港想要強迫通過「國安法」,這個問題上他不得不作一些讓步,或者重新包裝,重新提出一個東西,好讓他不至於太丟面子,可能會是這樣一種做法。

但是我覺得對香港人來說很明確的一點就是,不管它面子上要不要,再走過這個「國安法」這樣一個過程,或者推出新的東西,但是中共在香港,派越來越多大陸武警、公安到香港,想進一步遏制香港的自由,這個做法它是不會變的,它背地裡要幹的壞事它是不會停的,只是面子上可能會做一些功夫。所以我覺得香港人,應該還是更加積極的在全方位,要有樹立信心能夠抵制中共在香港的這種aggressive(氣勢洶洶)做法,現在香港街道,很多人都能很容易的看到「天滅中共」的各種標語,或者地上有寫這樣的字,我覺得這是表現香港人的一種決心,這樣的標語應該要全世界都看到,其實對所有的人來說,都是一個很有意義的一件事情。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