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法官:控亞特蘭大警察謀殺是「災難性錯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19日訊】福克斯資深司法分析師安德魯•納波利塔諾法官18日表示,對雷莎德•布魯克斯槍殺案,控亞特蘭大警察謀殺是「災難性錯誤」。

據福克斯新聞報導,安德魯•納波利塔諾法官(Andrew Napolitano)在《福克斯與朋友們》(Fox&Friends)節目中表示,對前亞特蘭大警察加勒特•羅爾夫(Garrett Rolfe)的11項指控,包括重罪謀殺(Felony murder),這可能會導致死刑,這是「嚴重的誇大」。

「大家想想,如果要進行陪審團審判,這就是法官在開始討論之前要對陪審員說的話。如果該警察合理地認為布魯克斯先生正在或將要對他,對該警察使用致命武力,那麼允許警察使用致命武力保護自己。」他解釋說,「再有一點,確定警察在想什麼不是理性的民眾要做的,而是理性的警察要做的。」

布魯克斯大約一周前在溫迪漢堡(Wendy’s)的一家快餐店外被槍殺致死。他在他的車裡熟睡,而他的車停在了溫迪漢堡快餐店的「點餐車道」(又稱得來速,Drive-thru)的車道上,因為妨礙商家做生意而被舉報。警察來到後,對他進行現場清醒測試,而他沒有通過測試。最終要對他戴上手銬時,布魯克斯與警察搏鬥,然後逃跑,手裡拿著從警察那兒搶來的泰瑟電槍,隨後被警察槍擊而死。

喬治亞州(Georgia)富爾頓縣地方檢察官保羅•霍華德(Paul Howard Jr.)表示,調查人員已審查了至少八個關於該事件的視頻,包括警察的隨身攝像頭、行車記錄儀錄像和溫迪漢堡快餐店的監視錄像以及現場目擊者拍攝的手機錄音。

霍華德對記者說:「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在布魯克斯被槍殺時,他沒有對一名或多名警察構成瞬時死亡或嚴重人身傷害的威脅。」

羅爾夫的律師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他的委託人在這種情況下,使用了法律允許的武力。

另一名一起執勤的警察德文•布羅斯南(Devin Brosnan)的律師說,布魯克斯將布羅斯南摔倒在地時,他被摔後出現腦震盪。現在布羅斯南正面臨三項指控,其中包括嚴重企圖傷害罪。他的律師說,地方檢察官霍華德認為,布羅斯南已經同意發表對他的同事羅爾夫不利的聲明,使自己成為「國家證人」(又稱污點證人,state witness)——但布羅斯南的律師後來否定了這一說法。

「你知道會發生什麼嗎?」納波利塔諾說,「不會判(羅爾夫)有罪,這將在亞特蘭大民眾中引起軒然大波。」

他敦促說:「他們本應提出一些更為合理的指控,而不是死刑指控。」他說,「因為這是行不通的。」

根據納波利塔諾的說法,謀殺指控要麼是因為地方檢察官霍華德準備今年在喬治亞州富爾頓縣競選連任而做出的,要麼是為了「向人群傾斜」。

他告訴《福克斯與朋友們》節目主持人說:「對於過度指控有一個合法的法律理由,這就是讓嫌疑犯對較小程度上的指控認罪。」他說,「但是,我不知道地方檢察官是否會接受這樣的認罪,因為他決心要用這個人做明確的榜樣。這不是做出榜樣的正確方法。」

納波利塔諾進一步評論說:「聽著,如果這是一支標準的泰瑟電槍,而我沒有理由相信那是其他東西,它將產生5萬伏特的(高壓)電。」他接著說,「這足以阻止一頭大象,並且足以電死一個人。」

「但是,不是測試:『泰瑟電槍是致命武器嗎?』而是測試:『警察是否理性地認為,有一種致命的武器正瞄準他?』而那個『致命的武器』可能只是橡皮筋和回形針。但是,如果他有理由相信這是一種致命武器,那麼他就被授權使用致命武力。」納波利塔諾说,「沒有這條法律,警察將無法完成工作。」

據美國廣播公司報導,羅爾夫被逮捕後,他以前的許多警察同事,請病假以示抗議。亞特蘭大臨時警察局長羅德尼•布萊恩特(Rodney Bryant)表示,生病的電話從當地時間17日晚上開始,一直持續到18日。

「不清楚有多少名警察請假。有些人生氣,有些人感到恐懼,有些人對我們在這一領域的工作感到困惑,有些人可能會感到被拋棄。」布萊恩特說。

「但是我們向市民保證,我們將繼續前進並克服這一困難。」布萊恩特說。

律師們在一份聲明中說:「布魯克斯用暴力襲擊了兩名警察 ,並搶走了其中一名警察的泰瑟電槍。當布魯克斯轉過身,將一個物體對準了羅爾夫警察,任何警察都會合理地相信他打算解除他的武裝,使其殘廢或重傷。」

地方檢察官說,他將要求布羅斯南提供5萬美元的保證金,對羅爾夫則不予保釋。

(記者朱莉婭編譯報導/責任編輯:雲濤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