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辯護權哪去了?上海律師掛牌討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0日訊】上海律師彭永和6月18號在上海南京東路附近「掛牌討飯」,以行為藝術的方式抗議當局對人權律師的打壓。評論認為,中共通過鎮壓人權律師,剝奪了辯護權,給中國社會帶來的已經不再只是法律問題。

上海律師彭永和:「大家好,我是上海律師朋友彭永和,我的討飯生涯開始了。我3年沒有收入,我的律師證還在,但是我找不到律師事務所。我一找律師事務所,他們就說我有政治傾向問題。所以在我的律師證被『幹掉』之前,除了轉行,剩下的只能討飯。」

上海律師彭永和6月18號在上海南京東路附近「掛牌討飯」,大約10分鐘後,就被南京東路步行街管理處的人員攔下,之後被傳喚到派出所,遭到口頭訓誡和威脅。

彭永和:「到南京東路步行街派出所大概在11點半之後的樣子,到了晚上的8點30幾分把我放出來。把我放出來之前做了一個筆錄,也就是說我『擾亂公共秩序』。我跟他說,第一我的行為沒有違法,如果按照你的邏輯,那全天下這麼多討飯的,那不個個都在擾亂公共秩序?」

彭永和律師因起訴上海律協帳務不清,屢遭司法局打壓和刁難,無法工作。他曾在杭州臨安辦理過法輪功案件,也曾公開發文披露上海律協強制律師入會,禁止律師代理法輪功等敏感案件。2017年,彭永和公開呼籲改善律師執業環境,維護公民人身自由,遭到公安恐嚇。2018年,彭永和以跳黃浦江的方式,抗議上海司法局非法控制律協,限制他的執業權。2019年,彭永和為江蘇淮安異見人士王默提供法律援助,遭到不明人士毆打,但淮安警方卻不受理他的控告。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 楊占青:「這幾年,特別是709事件以來,敢說話的,有個性的,不配合政府或者司法部門的律師就被打擊報復,很多邊緣人群就很難得到法律幫助,所以導致這幾年人權的狀況是越來越糟,本來就非常狹小的法治空間被擠壓更小了。」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 陳建剛:「現在基本上是把全國原來活躍的人權律師,能吊照的都給吊照,還有一部分正走在吊照的路上,彭永和就算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們可以想像,如果這個政權繼續這樣,再有幾年以後,人權律師沒有了。」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陳建剛認為,中共當局實質上是想廢除刑事辯護制度,現在已經剝奪了辯護權。一方面體現在被抓的當事人和家屬都不能委託律師,必須接受當局指派的律師。另一方面體現在對人權律師全方位的鎮壓。

陳建剛:「現在來看可以說實質上已經沒了,剝奪了辯護權利。當然這種現象更主要是集中在敏感案件,政治案件這方面,但是作為一個人的社會,一個原則是,如果公權力造成的不公不義得不到糾正,那麼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就如同發生在所有人身上一樣,因為這個權力它具有擴張性。」

陳建剛律師表示,當局的這種做法給中國帶來的已經不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的問題。

陳建剛:「沒有了辯護權利,那麼中國這個社會就像當年毛澤東時代一個樣。也就是生殺与奪完全由共產黨一句話,作為一個人你沒有分辯的權利,你只能是被動的被鎮壓,被壓迫。所以我認為這完全不再是一個法律問題,這是政治問題。」

彭永和律師「掛牌討飯」的視頻在網絡被廣泛傳播,之後遭到刪除,他的手機也被封鎖,記者19號通過其他方式採訪到他。

彭永和:「我一直很感慨說,既然在上海這邊你不讓我執業,然後討飯的這種選擇權你也不允許我去行使,那你們到底要我怎麼樣呢?政府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難道僅僅是為了說,政府能夠愉快的管理民眾嗎?而不是說給予民眾一個更自由,更能夠安心的,有尊嚴的去生活的權利嗎?」

彭永和律師表示,雖然作為律師他無法正常工作,但他不願意轉行,目前也不打算離開上海。

採訪/陳漢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