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沛流離 河北法輪功學員路進友被迫害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0日訊】路進友曾迷失在滾滾紅塵之中,染上抽菸、喝酒、賭錢的惡慣,生活頹廢,不能自拔;還患有坐骨神經痛、腰部骨質增生、肺結核病,人生跌入低谷。

後來,他戒掉了一切惡習,身體健康,尊老愛幼,被村民信任。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原因何在呢?

他逢人就講,「法輪大法救了我。」法輪大法(法輪功)1992年開始洪傳於中國,叫人重德行善,修煉者身心得到淨化。

然而,因為修煉法輪功,中共卻奪走了他的生命。

明慧網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涿州法輪功學員路進友屢遭迫害,長年被涿州公安局施壓騷擾,歷經近一年的流離失所後,在法院「立即開庭」的威脅中,於2020年6月9日含冤離世,時年68歲。

人生的兩次轉折

1998年路進友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轉折。

修煉後,他主動向家人、鄰裡、朋友們賠禮道歉,與人為善,漸漸地身上的病不翼而飛。在家裡,他上敬八十多歲的父母,下疼五六歲的小孫女,一家人生活得十分幸福。

在村裡,他的人緣兒很好,鄉親們和他相處覺得踏實、放心。原先鄉親經常因澆地鬧矛盾,人們便叫他管理此事,之後大夥兒也不鬧矛盾了。

然而,1999年江澤民對法輪功發動的一場迫害,打破了路進友的平靜生活,他的人生再一次出現轉折。

2006年12月27日,涿州公安局國保大隊楊玉剛、周立民等五人闖進路進友的家中,把屋裡翻了一個底朝天,搶走私人財物。家人被嚇得直哆嗦,小孫女哇哇大哭。

楊玉剛給路進友的家人留下傳喚證,上寫:「限路進友12月27日前到涿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接受詢問。」

路進友被迫流離失所,長達數年,有家不能回,80歲高齡的父母無依無靠。

直至2007年6月份,國保大隊的楊玉剛仍帶人到他家騷擾,看他是否在家。

綁架判刑

2010年5月8日,路進友被涿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楊玉剛等四個警察從家中劫持到看守所。

同年8月19日,路進友被非法批捕。他拒絕在批捕書上簽字。楊玉剛就逼他女兒簽了字,同時勒索了500元。

路進友的家屬去看守所探視他,被拒,看守所聲稱他是「政治犯」,不讓見。家屬聘請的律師被打,被迫在家休養。

路進友被綁架後,他八十多歲的父親遭到打擊,天天輸液;他妻子耳聾,本需要人照顧,兩個女兒年紀尚小幫不上忙。一家人的生活就此陷入困境。

他女兒寫信給涿州市公檢法人員,說家家團圓歡樂,而他的家卻不歡樂、不團圓。

「我八十多歲的爺爺整天以淚洗面,日夜掛念我的父親,所以我寫信請求你們能夠秉公執法,伸出援助之手,幫助我父親早日回家!」

她的父親卻被誣判3年。

再度流離失所

2017年9月26日,國保大隊楊玉剛、梁玉峰等七八個人闖到路進友家中,非法抄家,抄走法輪功書籍、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過程中他家丟失了400元現金。當天路進友沒在家。

9月28日中午,路進友剛回家,就被梁玉峰等七個國保警察綁架到公安局,非法審訊,再被送到看守所。後因他血壓高等原因,看守所拒收。警察卻欺騙他的家人替他簽了字,辦了取保候審。

此後一年多,涿州國保大隊梁玉峰等人三番五次地到他家中騷擾求證,想方設法要構陷他,給他及家人帶來巨大壓力,全家人無法正常生活。

2019年2月20日,法院將非法起訴書遞給路進友,他得知一星期後自己將被非法庭審。

路進友給公檢法的相關人員當面或郵寄了勸善信,以法律文書的形式闡述自己的信仰無罪,望他們三思,不要犯下讓自己永遠遺憾的錯誤。

隨後,路進友為了避免無辜地被迫害,又一次流離失所。

含冤離世

一年來,涿州市國保大隊梁玉峰經常帶人去路進友家裡騷擾。

2019年11月份,梁玉峰和楊玉剛分別到路進友的女兒單位和家裡找家人進行恐嚇威脅,給路進友的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家人更擔心路進友在外面的安危。

路進友在長期顛沛流離的生活中,身心俱疲,吃不下飯,正趕上中國新年,便回家調養。

2020年3月18日,梁玉峰、楊玉剛等人又一次到路進友的家中,見他在家,就把他拉到了醫院檢查身體照CT,隨後送到涿州看守所。看守所看到給他照的片子後拒絕接收。兩人只得將路進友送回家,並揚言說等法院來找他。

第二天,涿州市法院打電話讓路進友家屬帶他去一趟。第三天,家人帶他去法院。法院審判長解文海讓他簽字,說簽了字「立刻開庭」,路進友拒絕簽字。

正值疫情期間,法院有人讓路進友量體溫,結果是37.5℃。法院的人害怕,讓他快走,並說他不簽字,此事就要延期等話。

在國保大隊長年的騷擾恐嚇下,在法院的威脅下,經過近一年顛沛流離之苦的路進友,於2020年6月9日含冤離世。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