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揭密】科學史上的大騙局!(上集)

第三隻眼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2日訊】

 前言:
這是一個科學史上的大騙局

也是科學史的一個荒誕笑話!

一個陰謀論的的假說,欺騙了全世界!

人類史上的最大謊言,誤導了人類文明進展!

二十世紀最大謊言已被科學推翻!

製造笑話的古生物學家………

自從達爾文提出「進化論」假說,認為人是由猴子進化而來的以來,便得到人類科學界的極力支持與推廣,因為它支撐了科學界「無神論」的基礎,徹底否定了神的存在。雖然這麼多年來,科學界通過綁架思考、強制灌輸,讓人類接受了這種假說,但科學界面臨的最頭痛的問題就是一直都找不到證據來支撐這個假說,一直找不到生物進化過程中的化石或其它證據。於是這麼多年來,科學界不斷的策劃出各種大騙局


1874年,著名德國科學家恩斯特•海克爾(Ernst Haeckel, 1834-1919)發表了他的人體胚胎圖。提出了重演律的說法,認為高等生物胚胎髮育會重現該物種的進化過程。達爾文認為,海克爾的發現對於他的理論而言,是「迄今為止最有力的事實證據」。從此以後,這些胚胎圖就成了達爾文進化論的聖像之一。

海克爾把人體胚胎分為三個發育階段,然後將其與魚、蠑螈、烏龜、雞、野豬、牛和兔子的胚胎比較。這些胚胎之間的相似性看起來似乎支持達爾文的說法,認為所有生物都有一共同祖先。

海克爾的胚胎髮育圖,一百多年來一直是人類教科書樹立的進化論典範
作為一個胚胎學家,海克爾有著令人羨慕的名聲,然而最讓他出名的是他急於接受達爾文主義這件事。然而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揭露真相的人

英國倫敦有一位醫生李察遜(Richardson),他也是胚胎學家,花了一生的時間研究人的胚胎,但他從來沒有見過人胚胎有「魚」的階段!所以他立意要更正百多年來的錯誤。但是他很理智,知道從海克爾傳下來的這種「偽科學」,不是他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推翻的。所以,他組織了十七個單位的科學家,研究了五十種不同脊椎動物的胚胎及其生長過程,並且做了仔細觀察、記錄。

一九九七年八月,李察遜等人終於聯名在的Anatomy & Embryology學報上發表了他們驚人的結果,揭露了海克爾重演律的騙局:

各類動物在海克爾的第一期胚胎並不是像海克爾描述的那樣極其相似,而是有相當的差異。海克爾的原圖中的八類胚胎之所以如此相似,是因為海克爾動了手腳。

海克爾有意選擇了較相近的胚胎。他選水生的蠑螈而不用青蛙代表兩棲綱,是因為蠑螈本身就更像魚。相比之下,青蛙不像魚。他甚至將人胚胎的鼻子、心臟、肝臟等大部分的內臟,及手、腳的胚芽都挖掉,再加長脊椎成尾巴!以便使人的胚胎畫得像魚一樣。

請比較:左邊是海克爾畫的人類胚胎圖,右邊是真實的人類胚胎圖
並且海克爾刪改的不只這些,他還隨意加添。例如雞的胚胎,在這時期的眼與其它動物不同。它是沒有色素的,而海克爾則將它塗黑,使它與其它動物看齊。還有,海克爾在大小比例上也隨意更改,它的伸縮性可達十倍,以增加不同胚胎的相似性。

李察遜就此得出驚人結論,「海克爾的胚胎」是生物學上最「著名」的騙局。李察遜為了證實這遮掩了100多年的騙局,親自到Jena大學去調查。原來當年海克爾曾在德國Jena大學任教,任教期間他偽造的這些假圖就已經被人揭發。海克爾當年被同事指控,海克爾不但承認偽造,並且被判有罪。所以,一百多年來在德國的課本中找不到海克爾的圖畫。

不過,儘管諸多「專家」們幾十年來都知道海克爾研究的謬誤,但世界各國教科書(德國等少數國家以外)卻將其理論一版再版,一直樹立為進化論證據的「典範」。連近期的哈佛進化論者史蒂芬•傑•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 都下結論說:「一個世紀以來不動腦子的反覆出版,導致這些繪圖頑固地占據了當今大量的教科書,就這一點而言,我認為我們的確有權利感到驚訝和羞恥…… [他們已經犯下了]學術謀殺。」

進化過程中確鑿的過渡類型,嚴格地講並沒有發現,如果進化存在,那麼必然存在進化過程中物種之間的過渡類型,否則進化就是謬論。在邏輯上,過渡類型的化石也就成了進化論的三大證據之一;達爾文等人猜想二十世紀會找到明確的證據,也就是當時用「猜想」作了證據,事實又是怎樣呢?直到現在,發掘出的化石不計其數,經得起推敲和鑑定的證據還沒有一例。

六具「始祖鳥化石」的相繼問世,轟動了世界。後來鑑定出五具是人造的,剩下的一具堅決拒絕任何鑑定。

科技界假造出的所謂始祖鳥

曾經轟動一時的始祖鳥,被視為進化論的鐵證,六具「始祖鳥化石」的相繼問世,轟動了世界,因為它既具有爬行動物的特徵,又具有鳥類的特徵而被視為鳥類和爬行動物之間過渡物種的典範。後來鑑定出五具是人造的,剩下的一具堅決拒絕任何鑑定。最初的「發現者」坦白了造假的原因之一:太信仰進化論了,就造出了最有力的證據。

一九二二年,生物學家奧斯本(H. F. Osborn)宣布發現了一顆牙齒,這顆牙齒同時具備猩猩、猿人及類人猿特徵。他給這顆牙齒的主人取了一個名字-尼布拉斯加人(Nebraska Man)。接著,相信進化論的人士畫出了這個猿人的想像圖,僅僅憑著一顆牙齒。到一九二七年,經過更深入的研究後,這顆牙齒的主人終於被鑑別出來。其實這顆牙齒不屬於人類或人猿,它的主人是一種絕種了的美洲野豬。

在從猿到人的問題上,尋找過渡物種「類猿人」,早就列入了科學的「十大懸案」。數次宣布的人類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例如一八九二年發現的人和猿之間的過渡化石「爪哇人」曾經轟動一時。考古學家杜波瓦(Eugene Dubois)在爪哇發現了一塊很像猿的頭蓋骨的骨片,在四十英尺以外又發現了一塊大腿骨。他說,顯然這是屬於同一個生物的。這個生物象人一樣直立行走,又具有猿一樣的頭骨,這一定就是那個過渡環節。但後來證實這分別屬於一百萬年前一起生活在爪哇的一頭猿和一個人的骨頭。學術界否定了「爪哇人」,科教方面卻還在宣傳,公眾也就不知真相了。

曾經被進化論教科書列為「人類祖先」化石的「皮爾當人」
又如「皮爾當人」(Piltdown Man),就是一個被破解的科學史上的醜陋騙局–曾經被進化論教科書列為「人類祖先」化石的「皮爾當人」(Piltdown Man)其實是一群考古學家的刻意造假之作。

皮爾當人被描述為:「這種人種的頭蓋骨的頭頂骨已經是人型,而下顎骨幾乎是屬於猿型,除了臼齒之外,都是猿形態的。」因此他被宣稱是一種介於人與猿之間的生物,也就是半人半猿的猿人。

皮爾當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科學界的認可,僅有少數學者提出反對意見,認為這不過是將人的頭顱骨與猿的下顎骨拼湊在一起,但他們的聲音卻遭到忽略。然而四十年後,奧克雷(K.P.Oakley)利用含氟量測年法測定收藏在大不列顛博物館裡的皮爾當人化石,驚訝地發現,頭顱骨的含氟量與下顎骨相差甚遠,頭顱骨的含氟量微小,僅在地底埋存幾千年,非原先認為的五十萬年。

皮爾當人化石

接著,經過學者專家重新檢驗這些化石,發現了皮爾當人骨頭組成:下顎骨是猿的,頭顱骨是人的。頭顱骨曾經被含鐵化學藥品塗抹過,使其看起來更古老;牙齒被銼刀銼削過;下顎骨是猿的,上顎骨是人類的,兩者被拼湊起來再經過修飾,使其看起來更像「猿人」。

一九五三年,維納(J.S.Weiner)、奧克雷(K.P.Oakley)連同其他一些英國科學家以及大英博物館共同聲明,「皮爾當人」是個科學騙局。

他的頭骨碎片來自中古時代的人類頭骨,而他的下顎部分來自於一隻數百年前的紅毛猩猩,而它的牙齒這就是一隻黑猩猩的牙齒。一個簡單的騙局欺騙了世界四十多年,甚至有一些人在騙局揭穿之後仍根深蒂固地認為皮爾當人就是人類進化的一環。

根據諸多事實,我們發現關於猿人的報導,很大部分是投機和欺騙多於事實。

假如進化存在,過渡類型化石就應該很容易找到,為什麼沒有呢?大家沿用達爾文的解釋:化石記錄不完全。深入一想:化石的形成是普遍和隨機的,為什麼單單漏掉了過渡類型呢?可見,猿人是不存在的,但是人們過於迷信進化論,以至於拚命地往進化論上想,有意無意地用猿骨化石或猿骨與人骨化石拼湊出那麼多虛假的真實。

跳出進化論的框框,就會發現化石實際對進化論反戈一擊。化石不是一般條件下能形成的,生物在腐爛風化前必須埋在地下很深,在強大的壓力下才能漸漸變成化石。只有毀滅性大災難才能提供這樣的條件,化石也就成了災難的見證。地層中化石的研究恰恰告訴人們:物種是在很短時間內大面積突然出現的,發展繁榮,再到毀滅。物種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從沒改變過。

然而,那個時代,並不是沒有頭腦清醒的科學家,值得一提的是,法國地質學家居維葉在達爾文之前就提出:地層中的物種都是以突發性方式出現的,沒有任何痕跡顯示進化過程。達爾文的好友、著名生物學家赫胥黎曾指出:猿不能直接進化到人類,中間缺少一個環節。但是居維葉和赫胥黎的論斷,被達爾文主義者的歡呼聲淹沒了,沒有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

(未完)

(責任編輯:嘉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