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究生臥病中遊歷死後的世界(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03年,荷蘭一名23歲的研究生戈伊茨(Saartjie Geurts)忽感頭暈目眩,發現自己的協調力和注意力都在下降。持續數天後,她就臥床不起了。在請假的五天中,她經歷了瀕死經驗,用她自己的話說是「遊歷了地獄」。

她躺在床上,頭感到非常重無法抬起。她說:「我意識到我不能下床了,心裡很慌。」

一時間,豐富的感官經驗一齊湧來。她看到明亮的色彩,嘗到多種口味,聞到各種氣味,也聽到許多聲音,也清楚地看到花朵、山巒和建築物。之後,她感覺到「有一種不祥的威脅」。她看到自己的身體躺在床上,她卻從上面注視著自己的身體。

她清楚地看到花朵(pixabay)

戈伊茨很害怕。隨後,她覺得自己的意識被拽了回來,同時看到母親正躺在醫院的隔離間。2001年,她的母親罹結腸癌而需要隔絕病菌,後仍不幸去世。戈伊茨感到痛苦,隨後她感到自己正被拽著通過一個越來越窄的隧道。

「然後我來到一個門前……我必須做出選擇。」戈伊茨回憶說,她的母親在門的另一邊。「穿過那門將意味著死亡。」她只好看著門關上,任母親離她而去。

隨之,從出生那一刻開始的人生一幕幕在她眼前浮現。戈伊茨說,那是一種「影像經驗」。她可以看到一個個家人多年來的形象。

她知道更糟糕的事就要發生了,她很疲憊,不知自己是否能應付得來。「我稱之為地獄經驗。……有很多隻手,並有很多尖叫聲,在喊著我做錯了。然後突然出現了一個人,一個影子,我無法名狀。」

她開始尖叫並醒來,發現自己躺在臥室裡,身邊有警察和醫護人員。

一時間,豐富的感官經驗一齊湧來:她看到明亮的色彩,嘗到多種口味,聞到各種氣味,也聽到許多聲音。示意圖(pixabay)

這是一次可怕的經歷,卻幫戈伊茨面對母親的離世、母女倆的關係以及她自己的品行。

伸向她的那些手,那些大呼小叫的聲音,讓她覺得她正被拉向「人稱『地獄』的所在」。她連聲道歉,並問著:「為甚麼?」

在心裡她也在想,這是為甚麼。孩提時代,她常頂撞母親,直接叫她的名字,也為離異母親的弱點感到慚愧恐懼。戈伊茨思考著母親去世前的那段日子:「我突然意識到,去澳洲旅行的10個月裡我從沒給她打過電話。」她不解為甚麼沒有人知道母親生病了,「為甚麼她要獨自經歷這一切?」

戈伊茨從「地獄經驗」中獲得的教益還包括:不應說謊,也不應嫉妒,她覺得自己與姐妹的相處中有很強烈的嫉妒心。

她表示:「瀕死經驗就像一個好心人在問我,為甚麼我對母親如此不友善,如同一場審問。」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