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三峽庫區告急 黑天鵝真來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6月22日,星期一。

北京疫情仍然在擴散,當局通報,全市施工工地發現3例中共病毒肺炎的病例,相關工地已經被封閉。據稱全市約有1622名工地工人與北京疫源地新發地市場有關聯,當局已經對這些人進行了核酸檢測,但還沒有最終結果。有分析認為,中共病毒已經擴散,絕不僅當局通報的這些數字。

繼推遲習近平訪問之後,日本沖繩市議會今天通過了一項改變釣魚島行政區地位的法律。中日關係日益緊張之下,日本還在面對中國邊境方向部署了升級版導彈。

因為疫情衝擊而關係緊張的歐盟和中共,今天舉行了視頻峰會。外界預計雙方將討論疫情、關稅、人權和貿易等幾大議題。美方敦促歐盟與美國聯手,共同應對中共處理疫情的方式,以及軍事、經濟和人權領域的咄咄逼人。

中共轟-6、殲-10等戰機今天中午再度入侵台灣西南空域。這是中共軍機在2週內,第8度侵犯台灣防空識別區。

一個月前曾要求習近平下台的山東詩人魯揚,上個月被聊城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昨天他的妻子張女士證實,魯揚已經被正式逮捕。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連日暴雨成災,洪水已經侵襲了中國的24個省份,也讓許多人目光集中在備受質疑的三峽大壩身上。繼中共官媒承認水庫區水位超出防洪限制水位2米後,重慶水文站今天首次發布了綦江洪水紅色預警。

超越歷史的洪水,很可能是一個超大的黑天鵝。前不久還堅稱「三峽大壩危殆」是謠言,「純屬惡意炒作」,現在,中共提前甩鍋了。

重慶綦江水位超過保證水位5.7~6.3米左右

當地時間今天上午11點50分,重慶市水文監測總站發布了綦江洪水紅色預警。受降雨影響,預計綦江流域重慶段未來8小時內將出現超歷史洪水。

據中新社報導,在上午10點,重慶水文站發布了綦江五岔站洪水的橙色預警。隨後在鄰近12點時,調升到了綦江流域重慶段全線洪水紅色預警。預計重慶江津區綦江五岔站最高水位將超過保證水位(200.51米)5.7~6.3米左右,漲幅約10~11米。

這次的紅色預警,重慶水文監測總站還從來沒有過,是歷史上的第一次。報導稱,綦江防汛指揮部啟動了2級響應。

從昨晚8點到今早8點,重慶東南部及西部偏南地區普遍降下中到大雨,局部地區還降下了暴雨到大暴雨。其中南川(區)水江鎮長青社區最大降雨量是143毫米。

三峽水位超防洪限制2米 當局提前甩鍋

進入6月以來,中國南方連續降下大到暴雨。中共官方的數據顯示,華南和華中地區的24個省、直轄市,大約有852萬人次受災。

昨天(21日)中共央視和《北京青年報》報導,三峽水庫區的水位再持續上漲。在昨天的時候,三峽水庫區的水位已經升到了147米。

這個水位,已經超出了防洪最高限制(水位)近2米。據三峽集團稱,三峽大壩的防洪限制水位高程是144.99米。

據報導,三峽大壩的入庫流量20日已經增加到了每秒26,500立方米,比19日的每秒20,500立方米增加了每秒6000立方米。

這個增長速度相當驚人,照此推算,在上游持續強降雨的情況下,三峽大壩的入庫流量很可能還會增加。

也就是說,三峽大壩的壓力在不斷增加。其實通過重慶水文監測總站的紅色預警情況來看,三峽大壩的承壓情況是非常嚴重的,當局已經提前甩鍋了。同時也證明了一點,中共媒體在10天前的報導,又是「安撫民心」的掩蓋真相。

三峽大壩之外 還有兩大威脅

6月8日,中共多家媒體引述三峽集團的消息,稱在長江主汛期來臨前夕,三峽大壩上游面水位已經順利消落到防洪限制水位以下,提前騰出了221.5億立方米。

三峽集團還做了一個類比,說騰出的221.5億立方米,相當於1550多個杭州西湖的全部防洪庫容。報導稱今年的「騰庫迎汛」任務已經順利完成,開始進入了防洪調度階段。並且宣稱三峽工程將在汛期發揮巨大防洪作用,保障長江中下游地區的防洪安全。

而從目前形勢來看,法廣指出,中共媒體的上述報導「顯然過於樂觀」。用中共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在11日防汛會議上的說法,超標洪水對現有的防洪工程,「可能是一個『黑天鵝』事件」。

三峽水庫下游是中國最密集的城市群和人口聚集地區,萬一三峽發生問題,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還不只是三峽這隻黑天鵝,葉建春指出了更可怕的事實。已經全面進入汛期的中國,共有148條河流水位超過了警戒水位。

葉建春提出有3大風險,除了「超標洪水」之外,還有「水庫失事」和「山洪災害」。

從黃小坤到王維洛,專家頻頻預警

就是說,洪水和洪水引發的其它災害,在嚴重威脅著人們的生命安全。特別是現在三峽大壩的危機,已經迫在眉睫。三峽以下長江中下游的民眾,要做好心理準備,即使不逃離,也要找好逃生的路徑,這是著名國土規劃專家王維洛先生的忠告。

前不久,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博士生導師黃小坤在微信朋友群警告「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我們在節目中也談到了這件事。

隨後大紀元的德國記者黃芩專訪了旅居德國的王維洛。採訪中,王維洛從不同角度做了分析,他提醒三峽以下的人們,不僅要找好逃跑路線,還要準備好逃生包。

三峽工程不防洪

建三峽,中共自稱有五個目標,最主要就是防洪。但從這些年的實踐,已經證明三峽沒有發揮防洪的作用。就是說,從一開始,中共就在欺騙百姓。

王維洛表示,現在三峽大壩下游的江西、湖南和湖北都有洪災。武漢希望三峽可以使上游下來的水量減少,使長江水位下降。然後當地對付自己這裡的降雨,問題就小得多。

但三峽上游的重慶庫區,已經發生了嚴重的洪澇災害,他們希望三峽抓緊洩洪。我們前面說了,重慶江津區的水位已經超過保證水位5.7~6.3米。它當然希望三峽趕緊洩洪,減輕它的壓力。

王維洛指出,三峽正常蓄水位是175米,現在水位是海拔145~146米之間,這個高程是三峽防洪的規定控制水位。但三峽上游重慶庫區現在水位海拔164米,比下游146米高出18米左右。如果保武漢,三峽工程就要擋住水。那麼三峽大壩水位至少提高到175米以上,下游才能安全。

但是如果大壩水位提高到175米,重慶水位就可能達到210米。這樣一來,上游重慶市區就會被淹掉。

就是說,如果保上游就得犧牲下游,如果保下游就得犧牲上游。顧上顧不了下,顧下顧不了上。直接說就是,三峽大壩根本起不到防洪的作用,而且它的工程質量並不好。

三峽工程質量不好

有一個簡單原理,水位越高,壓力越大。三峽大壩更是如此,超高的水位,嚴重威脅著大壩的安全。王維洛直言,三峽工程質量「不好」。

其實,中共御用專家們也承認,「實際上三峽工程的質量並沒有我們寫的那麼好,三峽工程的質量是一般,因為建造得太快了,時間太短了」。這些內容,是負責設計和領導工程質量檢查的錢正英、張光斗給中共領導寫信時說的原話。

說三峽工程質量不好,有三個原因。一是水泥澆築工程太快,二是中國工人的鋼筋焊接,時任總理朱鎔基請來的奧地利工程監理指出「全都不合格」。而中國監理稱「全都合格」。但是工程已經全部完工,不能返工了。

第三是工程的論證、設計和質量檢查是同一組人馬。錢正英是論證領導小組組長,張光斗是他請來的顧問。張光斗又是初步設計審查小組的組長,這兩人同時又是工程質量檢查組組長。

從頭到尾,這兩人幾乎包辦了一切。用現在流行的一種說法,這就是讓犯了罪的人去調查自己究竟有沒有犯罪。從運動員到教練,再到裁判員,都是同一個人,這樣的結果自然可想而知。

程序不合規,工程質量自然成了隱憂。去年已經傳出了三峽大壩出現變形的消息,儘管當局闢謠說是「彈性變形」,但是誰敢相信呢?王維洛指出,還有比變形更可怕的。

三峽有嚴重滲漏 比洪水更甚的是泥沙

許多人也像我一樣,都在盯著三峽大壩的變形。但王維洛指出,三峽船閘的滲漏問題遠遠比變形要嚴重很多,因為滲漏嚴重以後就是潰壩。

王維洛表示,三峽的船閘那裡施工質量最差,也是位移最大的地方。當年錢正英和張光斗也聽說了船閘工程質量最差,但因為是武警部隊做的,他們惹不起,所以檢查的時候沒敢提任何異議。

滲漏嚴重的地方產生位移,這個道理其實不難理解。大陸農村長大的孩子,很多人有在小河溝淘魚的經歷。在一段小河溝的兩端,用泥巴築起兩道壩,然後把水淘乾後捉魚。

這個過程,不怕水從上面漫過來,因為還可以再加高一點。最怕的是滲漏,一旦出現滲漏,用不多久就會整體垮掉,前功盡棄。

同樣道理,三峽工程也是一樣。如果三峽潰壩,長江中下游就慘了。

熟悉中國地理的朋友知道,長江中下游都是比較重要的城市。如果三峽潰壩,最先受影響的將是湖北宜昌和湖南長沙、岳陽。

但洪水還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洪水帶下來二三十億立方米的泥沙。王維洛說,洪水如果能擋過去,你就活下來了。但泥沙的破壞力比洪水要厲害,「整個生態就破壞了,也許長江就被堵住了,再下來水往哪裡流就不知道了」。

他說泥沙一旦下來,整個長江中下游,一直到上海口「全部玩完」。泥沙的危害不知道要延續多少年,「後續危害是很厲害的」。

王維洛的四點忠告

三峽庫區的情勢越來越危急,著有《三峽工程三十六計》的王維洛向長江沿線的民眾提出了四點忠告。

首先要認識到危險的存在。三峽不能防洪,它以前說可以防幾十年、上百年的洪水是「錯的」、「騙人的」,千萬不要相信中共的宣傳。

其次是一定要熟悉周圍的地理環境,考慮好逃命時往哪裡逃。不要去平原地區,要逃到高地去。有一個最基本的常識,就是水從高處往低處流。

第三要學習日本人的做法,提前準備好逃生包,像房產證一類的東西要提前放到逃生包裡。等洪水來了再去找,就沒時間了。

第四,家裡之前的東西不要放在一樓,洪水來的時候,把家裡的門窗全部打開,把洪水讓過去。否則對洪水的阻力,可能會使房子被沖毀。

王維洛最後指出,中共永遠不會對它以往的過錯負責任,「它完全是一種暴力的統治,每一個死的人,對它來說就是一個數字而已」。

八九學運學生領袖王丹在臉書表示,30年前,中共在六四之後利用政治肅殺氣氛強行推動三峽大壩,「讓我們且看中共會不會『因六四起,因六四落』」。

************

曾要求習下台,魯揚被逮捕

在很多人看來,如果三峽大壩出事,中共可能會因此解體。是不是這樣,我們靜觀其變就可以了。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只要中共不解體,它的折騰就不會停。

昨天(21日),山東詩人魯揚的妻子張女士向美國之音證實,魯揚已經被當局正式逮捕了,當局指控他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張女士表示,聊城國保大隊在6月19日送去了逮捕通知書。

魯揚真名叫張桂祺,曾在山東聊城外國語學校任教,後來創辦了文殊書院。網絡上正在流傳一段他被捕前的視頻,魯揚朗讀出了貼在牆上的一幅毛筆字:「習近平必須下台,中共政權必須結束」。

其中魯揚還說,「我們必須結束沒有公平和正義,更沒有民主和自由,反人類、反文明的邪惡專制制度。」

我們知道,中國大陸對北京當局批評的聲音有很多。比如前不久中央黨校的蔡霞、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還有「新公民運動」倡導者許志永等等。

不過許志永在魯揚被正式逮捕的前一天6月20日,也被警方正式逮捕了。德國之聲報導,許志永的二姐接到山東警方的電話,許志永被批准逮捕。

去年12月,許志永和北京維權律師丁家喜等人在廈門有一次聚會。隨後除許志永逃亡外,其他參與聚會的人士全都被當局抓捕。

逃亡過程中,許志永在網上發表了一份「勸退書」。他批評習當局沒有能力處理美中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運動和中共病毒肺炎等重大危機。

今年2月15日,許志永在廣東被抓。他的女友李翹楚也在當晚被警方從北京帶走,住處被抄家。

在中共政治肅殺氣氛越來越濃的情況下,這些人仍然為自由、為人權發聲,他們很可能已經做好了坐牢的準備。他們知道自己這麼做,可能會被逮捕,但他們仍然義無反顧。

其實魯揚也好,許志永也好,他們的被抓,已經超越了他們個人的事情。從我們接到的大量網友來信以及留言來看,他們的努力,也是許多人正在努力的,可以說代表了整個中國大陸的整體心態。

有句話叫「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希望大家都來關注他們,關注每一個像他們一樣為自由人權努力、卻遭到中共迫害的所有人。我們的關注,會對中共形成一種抑制,減輕對他們的迫害。

說白了關注他們,就是關心自己。

「中國脊梁」落淚了

就在魯揚被逮捕的同一天,有「中國脊梁」之稱的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接受了日本共同社的採訪。採訪中,王全璋這位硬漢一度掩面痛哭,不能自已。

共同社的文章表示,王全璋從2015年9月至2016年1月被關押在天津,在指定地點接受當局監視。王全璋形容,這個地方是「嚴刑拷打的溫床」。

在一間20平方米的牢房中,有2名武警對他24小時監視,睡覺只能保持一個姿勢,不能翻身。大家可以嘗試一下,看看自己躺在床上一個姿勢,最長能堅持多久。

需要特別提醒大家,我們自家的床都是很舒適的。監獄的床是什麼樣?從很多有過監獄經歷的人揭露的情況來看,多數只是一塊硬木板。

王全璋介紹,他在被打耳光幾個小時後,中共當局提供的一份書面證詞,強迫他接受。這份證詞的內容就是聲稱他收受海外資金,企圖顛覆政府等等。

文中表示,王全璋也被命令雙手舉高,保持一個姿勢站立15小時。只要放下雙手,立刻就有人厲聲罵他「賣國賊」。而當時的王全璋,被迫害得身體「非常虛弱,甚至無法站立幾分鐘」。

從這一點來看,中共就是在有意折磨人。試圖用這樣的方式,摧毀人的意志。雙手舉高15個小時,大家也可以嘗試一下,雙手舉高一個小時是什麼滋味。

王全璋還告訴共同社,他在2018年12月份被第一次閉門審理。他當時質問法官,「你所謂的依法治國是什麼意思?」沒想到,他卻被「當成豬一樣按著(按在地上)」。

說到這裡,被稱為「中國脊梁」的這位山東硬漢終於無法自控,摀著臉哭了起來。

他還告訴共同社,他曾經嘗試對當局給自己的判決提出上訴。但是一名中共司法官員卻對他威脅,如果上訴,就要把他的刑期延長到8年。

王全璋當時是被中共天津二中院判處4年半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5年。不用非得去監獄嘗試,想想都可以知道,在監獄中的每一天都是痛苦的煎熬。而中共司法官員就用延長刑期的方式,逼迫王全璋不能上訴。

不讓上訴意味著什麼呢?因為他們知道王全璋沒有違法,沒有犯罪。真正違法犯罪的是他們,是整個中共的體制。

這樣顛倒黑白、邪惡至極的體制,還不該解體嗎?

非裔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的全美暴亂和抗議,雖然在全美多個州爆發,但西雅圖卻成了全美國唯一一個被安提法(Antifa)成功攻占的城市。前天(20日)凌晨,在那裡還發生了致命槍擊案。

在會員區,我們來談談這場在美國正在發生的文化大革命。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