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揭祕中共酷刑系列之一:掐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4日訊】在6月26號「國際反酷刑日」到來之際,我們採訪了多位遭受過中共酷刑折磨的人士,講述他們的親身經歷,揭露中共的殘暴。下面我們就來看「揭祕中共酷刑系列報導」之一:掐刑

在中共非法關押良心犯的場所,一雙雙罪惡的手製造出來的痛苦,超過了常人想像。出現掐,擰,摳,捏,拽這幾手法,就能讓人痛苦不欲生,而施暴者還專門找人最敏感的乳房,大腿等部位下手。

上海法輪功學者夏海珍,只因堅持修煉,就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女子監獄七年。她經歷了數不清次數的掐刑

上海法輪功學者夏海珍:「掐你,就是擰你身上的肉。一擰上去就是一個烏青塊,然後你皮就破了。她們擰都是死命的擰的。真的是痛不欲生,死去活來。我的內衣脫下來,背後那地方都是血痕。」

夏海珍形容,遭受掐刑的法輪功學員,常常會發出野貓一樣的淒慘叫聲。

夏海珍:「5到10分鐘就實行一次(掐刑),一天要好多次好多次,這種慘叫聲。一開始我都不知道是同修發出的聲音,直到我遭受迫害的時候,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大,小腿部位,乳頭等各種敏感部位,是獄警和打手們最喜歡下手的地方。夏海珍說,曾一同關在上海女子監獄的美國哈佛大學碩士陳平,也經過揪乳頭的酷刑。

夏海珍:「她被揪乳頭,後來那個乳房整個就發炎了,就腫大了。」

遼寧省瀋陽市的馬三家教養院,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單位,惡名遠揚,因為實施的迫害手段滅絕人性。

瀋陽市法輪功學者趙樹環,2001年曾被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一分隊關押迫害。一天,包括楊林在內的六個打手,把趙樹環的棉褲扒下來,開始施加掐刑。

趙樹環:「一共六個人,三個人抱一個大腿,兩個大腿他們同時掐,就拿那個指甲呀,挖肉一樣,抓著一點肉,就來回擰,來回擰,就一直掐。真的疼得很鑽心!當時真的忍的很辛苦啊!那兩個大腿內側掐了​​一下午,能有兩寸寬長吧、圓的,都掐沒皮了。」

趙樹環兩個大腿內側,一大塊肉被掐到沒皮了,打手們還讓她蹲著。膿血沾在褲子上,越流越多,直到褲子都蹦蹦硬了,打手們才過來讓趙樹環站起來。

趙樹環:「因為你蹲著,都是一個姿勢,都疼過勁了,等我再站起來,那個肉啊,沒皮的地方沾在襯褲上,那就像撕一層皮似的,那種鑽心的疼啊!那種感受啊⋯⋯這邊身體還在痛,那邊精神上還得挨罵!我們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真的不拿我們當人待啊!

身體在流血,心在流血。打手一邊一邊掐趙樹環,一邊說著下流話,誹謗法輪功。她們還把趙樹環雙腿用繩子綁起來,強迫她盤腿長達十幾小時。

趙樹環說,這些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打得越狠,減刑越快,所以都往死裡毒打。

為了讓趙樹環和法輪功所謂的「決裂」,隊長張秀榮還找來幾個最狠的打手,故意用鞋尖往她腿上化膿的地方踢。

趙樹環:「她們就用皮鞋尖,就往我傷口上踢,全都是坑啊,一厘米深的坑,我現在身上還有疤痕。一年多了那疤還很大,很清楚。原來我不知道什麼叫人間地獄,我到馬三家我才知道什麼是人間地獄,真的。」

類似的掐刑折磨,在很多中共監獄和勞教所上演。

2003年被劫持到吉林監獄的朝鮮族法輪功學員金成權,被彈睪丸,掐大腿內側,掐得大腿一塊黑紫,結滿血痂。

賈淑英,2003年被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肋骨被踢斷後,一夥犯人腳踩著她的頭,在大腿上一陣連掐帶擰。當晚,賈淑英兩條大腿全是一排排的黑豆子,有些地方被挖去好幾塊肉。

黑龍江法輪功學者車錦霞,2019年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區安分局長青派出所辦案區,毒打,倒立劈腿,拽頭髮等酷刑輪番上演,造成車錦霞大流血,疼得幾乎昏死過去。她的頭髮被拽下兩大撮,左手小指被碾壓至殘,而讓她在巨大的痛苦中感到極大羞辱的是,她還被用力掐乳房,大腿根,陰道兩側,上臂內側等。

在「法輪大法明慧網」的數據中心,寫著4523個名字。那曾是4523條鮮活的生命。他們中,大多數人生前都遭受了外面無法想像的殘忍酷刑。

採訪/常春編輯/王子琦後製/鍾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