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四處點火 中共想幹什麼?習對「危機」只看懂一半

中共所有系統都按一個戰略行事 | 熱點互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4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6月23日星期二,我是唐靖遠,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討論。

最近的新聞事件比較多,而且相互之間都有一些直接間接的聯繫,所以我今天想和大家一起討論一個回顧性的話題,就是:中共想要幹什麼?

最近這段時間,尤其是海外各國瘟疫大爆發後,我們看到中共雖然自己也面臨內外各種危機,但他們卻採取了一系列違反常識的政策,不但沒有減少和各國矛盾,反而頻頻出擊,四處點火,可以說搞的整個國際社會都非常緊張,從美國到歐洲,從東亞到南亞,要麼在經濟上開戰,要麼在技術上互掐,要麼在外交上用強,要麼在軍事上挑釁。幾乎所有被中共視為長久以來甚至是歷史遺留的「爭議」問題上,中共都表現的越來越咄咄逼人,給人的感覺幾乎就是唯恐天下不亂,唯恐敵人少了。

我們先簡單羅列一下中共近期的一些行為:

從4月份開始,大陸的第一波疫情漸漸平息而海外疫情進入爆發期,中共因為幸災樂禍加上頻頻甩鍋嫁禍歐美,就直接導致了和美國的關係急劇惡化,這種惡化一直持續到現在還沒結束。

5月底,中共政府宣布將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家安全法》,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迅即引發中共與國際主流民主陣營的尖銳對立,不但美國總統川普宣布一系列制裁將子彈推上膛,連原本關係不錯的歐洲代表性國家之一的英國,也被逼到牆角,在香港國安法問題上採取了越來越強硬的政策,而歐盟的政策也在開始整體轉向,最具代表性的動作就是歐洲議會以565票贊成、34票反對、62票棄權的壓倒性投票,通過決議如果中共實施港版國安法,將把中共政府起訴到海牙國際法庭。

6月15日,中共軍人與印度軍人在喜馬拉雅山區的加勒萬河谷爆發了40多年來最嚴重的邊境衝突。雙方動用棍棒和石塊等原始武器,導致至少20名印度軍人喪生,中方對自己的傷亡人數保持沉默。中印雙方對這次衝突的起因各說不一,都指責是對方越界挑釁引起。但根據最新的報導,來自美國雜誌《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引述美方情報系統的信息顯示,是中共軍方主動發起了攻擊,而直接下達命令的人是西部戰區司令員趙宗岐上將。

美方情報評估的結論是:中共發起攻擊的原因是認為自己絕對不能示弱,必須通過「給印度一個教訓」的方式,避免被美國及其盟友抓到弱點,所以,這場致命的、有爭議的事件與先前發生的衝突不同,它並不是那種難以預料的緊張局勢加劇導致失控,而是北京有意向印度展現實力的訊號。這場衝突導致了至少35名中國軍人喪生,中印雙方都有少數人被俘虜,但隨後都被釋放。

除了大家都關注到的南亞衝突,還有不少人沒太注意到的東亞:4月中旬以來,中共公務船每天都在釣魚島附近出現,截至6月21日,已連續69天駛入釣魚島毗鄰海域。5月上旬,兩艘中國海警船在釣魚島海域驅逐一艘日本漁船。日本為展示強硬態度,於本月22日在日本沖繩縣石垣市議會通過了有關「釣魚島改名」議案,這顯然加大了中日之間爆發衝突的風險,美國CNN就直接說,繼中印之戰後的下一個軍事爆發點極可能就是釣魚島。

然後還有南海和台海:6月10日,兩艘中國政府船隻在西沙群島海域再次撞擊一艘越南漁船,導致漁船進水,漁民棄船逃生。

台海這邊,從6月9號到6月21號,中共先後派遣了殲10、殲11和運8等軍機共9次進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示威,迫使台灣不斷動用空軍戰機驅離,而這種具有挑釁意味的飛行,在最近一週內就達到6次。

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就不一一列舉了。從上面這一系列的信息,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中共現在明顯在對外關係的整體上採取了非常強硬的,展示銳實力甚至是硬實力的路線。這當然不太符合常理。因為任何正常的政府,在全世界都面臨瘟疫重大威脅的時候,在自己也沒控制住疫情,而且經濟還在下滑,失業人口大量增加的內部危機加劇的時候,都會採取儘量收斂的做法,避免擴大外部矛盾,然後專注于國內治理。但我們看到的事實是,中共正在反其道而為之。

為什麼中共當局會出現這樣一個不正常的表現?他們的目的何在呢?難道真的僅僅只是為了轉移視線轉移矛盾焦點嗎?我覺得事情可能沒這麼簡單。

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要討論一個概念,就是在一個正常的社會環境中生活的人看問題,和中共党文化環境中用中共特色的思維看問題,存在巨大的偏差。

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們都習慣了用一種正常的思維去看待很多事件,比如這場瘟疫,已經成為一場席捲全球的災難,不但主要的國家都遭遇大量國民死亡,經濟也都遭受不同程度的打擊。而且未來的情況會如何發展,還有很多是未知數,比如疫苗什麼時候可以普及接種?效果究竟怎麼樣?經濟什麼時候可以恢復正常?等等。

也就是說,任何具有正常的邏輯和價值觀的人都會認為,這是人類一次共同的重大危機。但中共不是這麼看的。如果說,大家看待這場瘟疫的重點是前一個字,「危」,就是危險、危難,那麽中共的眼中看到的重點是後面一個字「機」,也就是説,他們認爲雖然存在危險和災難,但對他們來説,更多的是機遇。什麽機遇呢?一個重整世界新秩序的機遇,一個中共特色的全球治理模式得到擴張的機遇。

這就是中共黨文化思維下,他們看待事物的出發點和角度與正常社會巨大差異的所在。面對災難,任何正常思維的基點是如何減少損失避免進一步的破壞。而中共的基點在於如何從擴大損失中漁利,在他人的毀滅和痛苦中建立自己的優勢。

此前我們討論過這個話題,就是說,這場瘟疫事實上相當於爆發了一場生化戰爭,起到了一場世界大戰的效果,而且這場戰爭還在繼續。所有人關注的重點,都在這場戰爭什麼時候可以結束,人類如何可以修復創傷,而中共關注的重點在於如何重建戰後新秩序。因為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是,美國正是在二戰後建立了一個以美國為領頭羊的世界新秩序並持續至今。而中共的判斷是,全球化進程已經不可逆轉,美國一家獨大的格局已經不可避免要被打破,所以重建新秩序的機遇正在到來,而中共必須抓住這個機遇上位衝刺這個垂涎已久的領頭羊位置。

這就是中共近幾年戰狼橫行,不但不怕事,反倒還主動找事的整體戰略模式的根源所在。

其實我們稍微回顧一下習近平過去多次在公開場合的講話,就會發現,中共高層這些年以來,一直都在按照他們既定的這個戰略在推進。

我們都知道,任何一個國家的戰略都具有長期性和穩定性的特點,很多政策是戰術性質的,可以靈活多變,今天昨天不一樣,隨時根據情況調整。但戰略不同,一個國家的戰略一旦定下來,形成文字,有的甚至還加以法律形式來進行強化,就不太容易發生改變。

2018年6月,習近平在外事工作會議上首次提出「中國處於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是他定於一尊之後,首次提到這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個說法的實質,說穿了就是一句話:要與美國爭當「世界老大」。從那個時候起,「百年變局」這個表述頻頻出現在中共官方各個級別的各種會議公報、媒體宣傳以及國際外交場合。

那麼,如何利用好這個百年變局來達到習近平想要的民族復興這個目標呢?習近平在2019年9月3日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儀式上,發表了一次講話,第一次明確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絕不是輕輕鬆松、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鬥爭。

大家看到了吧,這就是中共高層從19大以後到現在,一直都在執行的戰略方向以及實現的途徑。儘管從貿易戰開始,中共遭遇了美國的強烈阻擊,在香港反送中風暴遭遇政治挫敗,在台灣大選以及後來的罷韓運動中輸的體無完膚,再到香港國安法的四面楚歌。每一次中共遭受了打擊,他們都沒有接受教訓,及時回頭,調整方向,而是一概反其道而行,越有阻力,就越要頂著阻力往前沖,對著幹;那麼越對著幹,就必然阻力越大。

這個模式,或者說中共的整個戰略,現在就是這樣一個惡性循環的狀態。任何一個旁觀的第三者,都覺得奇怪,為什麼中共當局屢戰屢敗之後仍然是屢敗屢戰,為什麼他們就不知道停下來好好反省好好調整,和國際社會進行正常的對話,打交道呢?為什麼就不能給民眾一點寬鬆的環境,讓大家都安安靜靜過日子,非要折騰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我們認為中共在找死,在不作不死,在加速往懸崖沖,他們不這樣認為。他們認為所有這些阻力都是暫時的,只是他們實現其偉大戰略過程中的必然經歷的曲折。即便從中國爆發了可怕的瘟疫,他們仍然判斷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削弱美國,削弱歐洲傳統強國,讓中共得以從混亂中奪取話語權的機會。

這兩種思維作出判斷的基點差異就在這裡:世界盼望著一切回歸有序,而中共盼望著一切都出現混亂,他們也在身體力行的促成更多更大的混亂。

正是在這樣的思維驅使下,我們才看到中共直接插手美國的騷亂,從東亞到東南亞再到南亞,頻頻動用軍事力量炫耀肌肉,外交系統的戰狼更是幾乎霸淩了所有與中共有密切經貿往來的國家。

我們覺得中共在發瘋,在末日狂奔,而中共覺得這只是一個適應過程而已,什麼過程呢?讓民主世界逐漸適應,甚至是習慣接受一個極權體制發號施令,慢慢適應如何順著這個體制的脾氣去和他們打交道。這個過程剛開始肯定會有很多不習慣的地方,會出現矛盾衝突,但中共非常偏執的堅信一點,西方遲早會適應的,從美國引發的這場騷亂迅速蔓延到全世界,讓所有人都驚訝於共產主義思想在西方的影響力之大,其滲透的深度與廣度之可怕,很多人都覺得震驚,覺得不可思議,其實中共對這一切都很清楚。他們甚至得出了結論,西方看似民主自由的社會,依然有著相當程度的接受極權體制的基礎。

事實上,中共所有系統都一直在按照這個戰略在行事。今年4月10號,那時正是大陸第一波疫情基本平息而海外正在迅猛飆升的時候,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發表了一篇長文,標題就叫《從「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把握機遇》

這篇文章比較系統的敘述了中共如何看待所謂的「機遇」,其中特意提到:近現代以來的世界發展進程中,西方國家一直掌握著全球治理的主導權,包括聯合國、世界貨幣基金組織等政治、經濟組織以及以美元為核心的世界金融體系,都是在西方國家主導下建立的。

但是現在這個體系正在發生巨大改變,這是一個難得的戰略機遇期。而中共要做的,就是要「繼續加深和世界各國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的廣泛交流,主動參與全球治理,通過有意識的改革和完善國際規則,主動構建戰略機遇期。」

大家看到了吧,這段話聽起來很冠冕堂皇,很好聽,如果要用中共的實際行為來進行詮釋,就是我們開頭列舉的這一系列被視為反常的、難以理解的四處點火的舉動。

一言以蔽之,中共想利用四處點火來燒毀現有的秩序和規則,讓世界一步步接受他們提出的全球治理新方案,新秩序。

當然,中共並不是一味用強,他們一直都是暴力霸淩和利益收買雙管齊下的,有時甚至不惜低頭服軟以換取時間空間的。和美國衝突了,馬上買大豆買豬肉;背後捅了印度一刀,亞投行馬上批給印度7.5億美元貸款;在香港殺人了,馬上出台優惠政策,讓香港人在廣東買房享受大陸人永遠不能得到的優惠補助,等等等等。

這是中共的經典手段,大陸老百姓對此有非常貼切生動的總結叫做:打一個耳光給一顆糖。

中共所想所做的,就是在利用這兩手來拓展影響力,並達到他們想要的目的。儘管中共的如意算盤打的叮噹響,但他們算漏了最關鍵的一點:這場瘟疫的第二波。

中共一直迷信一個東西,極權體制下他們可以把封城封戶做到極致,這是民主國家做不到的,所以他們認定自己先天擁有防疫的巨大優勢。但這個所謂的優勢事實上很可能只是一個假像。這次北京的疫情爆發,正在越來越表現出摧毀中共這個算盤的跡象。

好的,由於時間關係,今天我們沒法深入討論了,我會儘量在稍後的時間來詳細和大家討論這個話題,為什麼我們說中共可能面臨著滅頂之災,為什麼我們說中共的滅亡是天滅中共。

今天暫時就到這裡,謝謝大家的觀看,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唐靖遠推特:https://twitter.com/TAGNJINGYUAN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