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基:中共想方設法向國民隱瞞中印衝突真正根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關於中印邊防部隊的血腥械鬥,輿論紛紛撲向幾個老掉牙的焦點:其一,會爆發戰爭嗎?以及中印軍力國力對比和大國競爭,能不能趕緊清點核武庫?其二,1962年戰爭的深謀遠慮和一盤大棋,以及龙象之爭,鹿死誰手;其三,中印邊界爭端的歷史由來和演變。

這些焦點,當然有其價值,有的也一直沒有澄清,但其實都不是癥結,因為一系列現象被有意無意地忽略。諸如,中國已經與其他陸上鄰國都解決了邊界爭端,唯有印度除外;同樣受「麥克馬洪線」影響的中緬邊界問題早就得以解決;1962年中國撤回後60年間,雙方雖長期對峙,但何以都能保持高度克制;近年的緊張,不難看到印方的一些原因,但中方難道沒有原因嗎?

事實上,不僅關於中方的原因,在中國大陸輿論場探討上述幾個焦點老問題時也早已沒有坦率和理性的可能。近日廣為傳播的信息和觀點質量低劣令人瞠目,但哪些事能提,哪些話能說,背後都有一隻悄然的翻雲覆雨手。

中國對衝突中士兵傷亡是國家最高機密

最簡單的例子,中方當然也有傷亡,但官方隻字不提不說,為官方辯護者還相互撕咬起來。《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只是藉機勉強履行了一絲新聞業最起碼職能,說了國內官媒僅有的一句承認中方有傷亡的話,就被俗稱「七字黨」的某民間五毛怒罵為「叛國」和「該槍斃」,仿佛胡差點誤了軍機大事。最終,該五毛可能因輿論導向錯誤反被微博禁言15天,但中國對外武力衝突中士兵遭受傷亡是國家最高機密,這種「打落牙齒和血吞」的變態舉動,即使在狂熱民族主義人群中也未必能廣泛認同。

同時被這隻大手禁止的還有任何直接呼籲、煽動和預言中印戰爭的聲音,可見,風要煽,火要點,但不能燒著眉毛,才是真正的一盤大棋。

這隻手也不是今天才發力,七十多年來,關於中國外交,每個大陸人學到、看到的一條最基本公理就是:中國永遠正確,對方永遠無理,外來力量永遠邪惡。這條公理如此深入骨髓,以致中國公眾無不以其為不證自明,意識不到它的存在。在這個前提下,哪裡還可能有中國曾經愛說的「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可以正本清源呢?

比如中印邊界問題的起源,必然與西藏是如何成為中國一部分,這個狀態為何又極不穩定有關。在1951年之前的漫長歲月,關於這條漫長邊界的形成和變遷,西藏(地方)政府一直是相當重要的角色。之所以有後世極為棘手的《西姆拉條約》,西藏謀求高度自治的動機(對此北京史料晦稱為「英印當局利誘」)就是主因。直到今日,藏人與北京的關係仍是中印關係,乃至中國整體疆域問題的關鍵暗礁之一。

蓋住這一暗礁,以致絕大部分大陸人都渾然不覺的,正是北京近幾十年對西藏強悍有力的控制。這種控制涉及內政、外交、經濟和軍事,其核心當然是這塊被拚命美化的「最高山坡」已成「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關鍵象徵,一刻也不能分割。其實,對這塊貧瘠之地的美化、嚮往和骨肉相連感無不是需要建構民族主義話語的漢人的心理活動,世居藏南的人口知道有人對他家魂牽夢繞嗎?對與藏人息息相關的中印邊界爭端,可有人問過他們如何看嗎?

中共甚少向國民披露自己在邊界的所作所為

2020年6月22日,印度民眾針對中國舉行抗議活動。(美聯社)

實際上,近年中印邊界局勢緊張,與中共挾「基建狂魔」之威,在邊境地區大規模修建以公路為主的國防基礎設施有很大關係。由於邊界模糊和雙方勢力交錯,正面衝突不可避免。當然印方也有相應舉措,問題在於北京從未,也嚴禁在國內任何輿論中提及自己此類備戰、擴張性質,甚至主動破壞現狀的行為。如果理直氣壯,為何不能公之於眾?

在這些基建布局中,甚至在民間戰略家才有膽量公開宣揚的毛主席1962年主動後撤併「放棄藏南」的雄才大略中,中國如何控制住洞朗、阿克賽欽等關鍵地形的利益和動機似乎天經地義——從洞朗出擊可迅速切斷整個印度東北部與主體領土的聯繫,相當於肢解印度。即使我們對阿克賽欽是「中亞的鎮妖塔和刺向印度心臟的利劍,重裝部隊可輕易而舉的攻破新德里和孟買」這類瘋話不必當真,但毛通過1962年一戰「打出30年的和平」,中國藉此完成對西藏從地緣交通和政治人文上的超強控制,同時在當代背景下可借泰山壓頂之勢拖延印度發展,從而在國力和大國地位爭奪中穩操勝券,這些目的即使中國官方從不敢公開,反正民間戰略家們到處宣講得頭頭是道,卻極少得到阻止,你說怎麼理解?更容易被國人公認為「國家核心利益」之一的還是阿克賽欽是新疆和西藏交通的命脈,反而是更加鐵血派的愛國志士們誓死要捍衛的藏南,因為奪到手也守不住,就被戰略家們認為可以放棄。

中共對外霸權在國內被美化為愛國情懷

與這些充斥沙文主義、叢林法則和投機算計的民間闡釋相伴的,只有中國官方滿口的仁義道德,以及御用專家對印度民族主義情緒的憂心忡忡,卻無任何人敢提中國民族主義情緒是否正被人刻意煽動和利用。

對外界最擔憂的中印開戰可能,不妨聯繫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那一年衝突後引發的核危機今天可能性不大,但爭端本身的道理講不通,也沒打算講通,當說理顯得太軟,棍棒拳腳就是政治領導人的硬漢人設和「血性」號召的應有之義。至於真打起來,新晉鷹將王洪光聲稱「地形狹窄,連迂迴包抄也不靈,只能硬槓」的觀點,正好暴露這些人對高原戰爭一竅不通,西藏軍區某重裝合成旅的演練其實花拳繡腿,還不如該軍區新近召入「民兵」的一群專業搏擊運動員。

真正說明問題的,還是這種在長期打不起來,也爭不明白之地突然「奮進有為」起來,轉眼就從大修路到大械鬥,顯然暗藏著一種故意製造有事、要打態勢的政治需要,而且還一面嘲諷印度總理莫迪急於轉移國內矛盾,一面忘了自己那點強軍花架子並無真正打好此類高難度戰爭的實力,完全可能在玩火之中闖下大禍。

最可憐的還是那些死了連個訃告都不能有的兵,最怕有人要刻意模仿毛偉人,來個「死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而幾乎清一色地支持「一寸山河一寸血」的中國人,無非是還以為反正死不到自己家裡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