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二: 性虐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5日訊】在中共對法輪功20多年的迫害中,性侵和性虐待是常用的酷刑之一。而性迫害的對象不僅僅局限於女性法輪功學員,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也一樣觸目驚心。

2006年11月,正在中國石油大學讀碩士研究生的劉金濤,因為信仰法輪功,被警察從學校綁架,非法勞教兩年。

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劉金濤經歷了讓他感覺生不如死的性虐待和性侮辱。

劉金濤:「最讓我影響最深的是扒光衣服,用那個刷馬桶的柄插肛門,說要把我插成同性戀。後來還有掏我的生殖器。」

劉金濤說,因為不給上廁所,大便都乾燥的堵在肛門附近。獄警指使勞教人員在插他肛門時硬給他往裡頂,不讓他大便出來。他還遭受了捏睾丸、拽陰毛和掐乳頭等各種性折磨。

劉金濤:「自己就感覺那種很無奈,很……就是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就無奈的喊啊喊啊,哭啊。其實經過了這個以後,我後面是一直不願意想那裡面的事情,不願意再(回憶)性迫害我(的經歷),一直想忘記這個,出來的時候。」

上海法輪功學員周斌,因為到北京上訪,2001年被判12年重刑,關押在號稱「百年老監」的上海提籃橋監獄。其中有長達4年的時間,他被關在不見天日的狹小空間中,經常遭受毒打。

2005年,獄警指使看管犯對周斌瘋狂毆打,致使他下身生殖器部位被打成重傷,睾丸被打壞、僵死。

周斌:「他說老子讓你斷子絕孫這個樣子。然後腿一掰,就拉開,往我那個襠上蹬,用腳蹬在上面。我就感覺下面不對,那個難受的不得了,整個陰囊全部腫起來了,然後我看了一下,那個像拳頭一樣大了。」

監獄為了掩蓋周斌的傷情,長達5個月不許家屬探視。

針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另外一種常用性迫害手法,是電擊生殖器和肛門。

2001年3月19號,大連教養院集中了全部電棍和手銬,在副院長張寳林現場指揮下,集中對150名男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強制他們放棄信仰。

原大連一間鞋店的老闆王志勇,第一個被拉出來酷刑折磨。

王志勇:「張寶林從腰裡拔出一根電棍,對著我的脖子電擊,當時我的鼻血就從鼻子裡淌出來。緊接著上來一群警察,把我拉到辦公室裡,扒光衣服,用腳踩著我的頭、胳膊和腿按在地上,用電棍同時電擊我的脖子、後背、膝蓋和肛門。特別是電擊肛門,就像一個重錘在不斷的敲打我的頭似的。」

強大的電流使王志勇不停的撕喊和顫抖,但是他越掙扎,獄警電的越狠,直到他的聲音越來越虛弱。

與此同時,教養院整個大樓充斥著着電棍發出的啪啪聲,獄警的吼叫聲,還有法輪功學員慘叫聲。最後,被電棍摧殘的法輪功學員橫七豎八地倒在走廊裡,慘不忍睹。

中共根據男性生理特點,實施的性迫害手段還包括用牙籤扎生殖器,用繩子扎住生殖器不讓小便等等,令受刑者生不如死。輕者致使小便困難,喪失性功能或傷殘,重者甚至致命。

周斌:「酷刑真的很多很多,就是你想不到的那種方式,你想不到他們都做得到的那種。」

類似的性侵迫害案例,數不勝數。

2005年,被譽為「中國良心」的人權律師高智晟,曾致信給當時的中共領導人,他在信中提到對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

「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採訪/常春、陳漢 編輯/李明飛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