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線】洪災氾濫疫情失控 七常委在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5日訊】北京疫情嚴峻,內部文件要求官員「學會保護自己」;洪災氾濫疫情失控,中共高層行蹤詭異;6月23日,成都、瀋陽爆不明巨響登熱搜,又突遭封殺;沉睡50萬年,大陸黑龍江死火山恢復活躍;墨西哥三胞胎出生帶病毒,父母檢測卻呈陰性。

16省區198條河流洪水超警戒線

中國長江上游6月初以來暴雨持續,22日到23日,重慶綦江更遭遇八十多年以來最大洪水,造成嚴重損失,災民人數一天內增加到21萬人。

貴州暴雨更造成街道變瀑布,6縣被淹沒,部分道路積水高達4米多,當地民眾死傷不明。

水利部門稱,目前共有16個省區198條河流發生超警戒線以上洪水,預計長江中下游地區,短期內可能會發生區域性洪水,並警告湖北等地重點防範水庫安全和山洪爆發。

6月17日三峽上游出現泥石流,令三峽大壩潰壩之說甚囂塵上。

知名三峽大壩專家王維洛對大紀元說,若三峽潰堤,長江中下游直到上海全部玩完。他甚至提醒三峽大壩下游的民眾,準備好逃生包。他說:「你們家的房產證什麼的,放到逃命的包裡。不要洪水下來的時候,你再去找房產證放在什麼地方,沒時間了。」

北京疫情形勢嚴峻 內部多項密令曝光

南方洪災持續擴大的同時,自6月11日北京二波疫情再起後,呈現失控之勢。目前,北京所有小區實行「嚴格封閉式管理」,有網民稱北京已成「武漢2.0」。

6月23日,推特上傳出一段影片顯示,一棟紅色居民樓的樓門處,有穿棕色服裝的工作人員正在使用電焊施工,旁邊有兩名全身防護服的工作人員監督。施工時,樓門上面窗戶內有人走動。上傳影片的網友指,事發北京城內,官方正在焊死一處樓門。

上述影片曝光後,社交媒體上引來一片罵聲。有網友說,「全世界沒抄武漢的作業,北京抄了!」「只要不給黨國添亂,是死是活與他們無關。」

近日,大紀元獨家獲得多份內部文件顯示,北京當局正在為病毒大規模爆發作準備,祕密建立方艙醫院,同時嚴密封鎖疫情信息。

一份6月13日的北京衛健委下發的緊急文件,《關於進一步加強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相關信息報送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單位「不得擅自越級發布疫情或病例信息,不得對外洩露疫情相關信息,嚴禁將疫情相關信息發到互聯網或聊天工具軟體等。」

6月19日,北京警方通報,共查處了所謂「傳播疫情謠言」相關案件60起,刑事拘留1人,行政拘留9人。

另外,大紀元還獲得多份《北京平谷區防控會議紀要》。其中,6月16日的《會議紀要》顯示,檢測病毒的咽拭子缺貨、告急,要求現金結算。20日的紀要,要求「領導學會保護自己」,暗示有官員可能已經中招。

《會議紀要》稱,政府同意區醫院、中醫院建立方艙;中醫院核酸檢測實驗室要加快進行;要求岳協醫院,必須建立實驗室方艙等等。

雖然北京聲稱沒有封城,但卻進一步嚴格限制百姓出城。

6月23日,北京鐵路局的官員表示,進一步嚴格管理出城人員。所有5月30日以來,進出過新發地批發市場,或與該地人員有過密切接觸的人員,和北京中高風險街鄉鎮的人員,都禁止出京;其他人員「非必要不出京」,實在需要離開北京的,必須持有7天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否則不許乘坐火車。

洪災氾濫疫情失控 中共7常委哪去了?

在對百姓管制越來越嚴格的同時,中共高層的行蹤卻有些詭異。《蘋果日報》6月24日發特稿詢問,「疫情未過又來水災 習李去了哪兒?」

特稿說,中國各地天災人禍不斷,先是因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球大爆發,接著東北蝗災、浙江溫嶺市運油車大爆炸,北京二波疫情再起,中印邊境爆發45年來最嚴重的流血衝突。

而6月初出現的華南各省水災日趨嚴峻,卻不見中共國家領導人到災區慰問災民,以及為在前線抗災的救援人員打氣。究竟習近平和李克強,這幾天到了哪兒?

從黨媒的報導來看,自11日北京公布新增染疫病例之後疫情愈演愈烈,中共高層已很少公開活動。

習近平2日曾在北京參加專家學者座談會並發言,8日至10日在寧夏考察。之後的17日晚參加中非視訊峰會及22日的中歐視訊峰會,但並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

即使當下傳出長江沿岸10省暴雨成災,6億人面臨三峽大壩隨時會潰堤的危機,習近平也只是透過影片表彰禁毒工作的先進集體和個人,卻沒有就南方災情做任何表示。

至於李克強,1日至2日在山東省煙台、青島考察。15日在北京出席廣交會「雲開幕」儀式,屬於公眾露面。其餘幾次視訊會議,也未在公眾場合露面。

再看中共喉舌央視23日的新聞聯播,35分鐘的節目中,大篇幅報導習近平與歐盟領導人視訊通話,北斗衞星發射、禁毒工作等。但與南方洪災有關的報導僅有1分鐘,內容是洪災後當地的清理情況。

《蘋果》引述評論說,現時中國國內外均處於多事之秋,作為中共國家權力核心的北京,爆發疫情,南方洪災氾濫,國家領導人更應該勤以公開露面,以穩住大局或振奮民心。然而除習李之外,其他中共5常委也行蹤異常。

鐘原:北京疫情延燒 中共高層行蹤詭異

大紀元評論員鐘原亦刊文說,北京突發疫情後,中共高層就開始淡出人們的視野。

除了習近平和李克強之外,中共常委栗戰書和汪洋沒法脫身,不得不戴著口罩參加人大和政協會議。王滬寧僅參加2次視訊會議,沒有在公眾場合露面。韓正6月12日主持冬奧會工作領導小組會議,之後再無報導。最詭異的是趙樂際,6月份沒有關於他的任何活動報導。

有分析認為,中共高層7常委,可能都離開了北京,分散到全國各地躲避瘟疫。只在萬不得已的場合,才個別回到北京亮相。

成都、瀋陽爆詭異巨響登熱搜 又突遭封殺

6月23日,大陸微博上熱傳,四川成都和遼寧瀋陽,突然爆發詭異巨響,兩地傳媒和網民眾說紛紜。

「瀋陽巨響」、「成都巨響」一直到午後1時許,都一直在熱搜榜上。詭異的是,下午2點左右,「瀋陽巨響」被封殺了。不過,「成都巨響」的話題仍然可以查詢。有網友問:同樣的巨響,為啥瀋陽和成都的話題待遇不一樣?

成都巨響的時間,發生於23日10時50分左右,成都金牛區、郫縣、溫江、彭州、都江堰的網民均表示聽到巨響。瀋陽發生巨響的時間,是同日中午的11點40分左右。當地網友留言說,「全瀋陽都聽見了!」「震天巨響」震得大樓都在震動。

遼寧省地震局也在官方微博上稱,編輯聽見了三台子地區有異響,嚇了一跳,但不是地震。

不少瀋陽網友認為,是戰鬥機所發出的音爆,也有可能是航空母艦試飛的聲音,甚至被認為是中國軍隊的飛彈部隊,正在做武器試驗造成的。

有網友質疑,「瀋陽巨響的話題在微博瞬間消失,我尋思你要是想搞點機密,軍事測驗,能不能遠離市區,今天瀋陽巨響,明天杭州巨響,一旦有些老人有心臟病可怎麼辦?」

對此,瀋陽應急管理局工作人員對陸媒說,目前「局裡已經收到相關情況,正在進行核實。」但官方對巨響,始終未進行解釋。

沉睡50萬年 黑龍江死火山恢復「充電」狀態

近期大陸災難連連,甚至連火山都來湊熱鬧。

美國《地質學》(Geology)月刊,發表一篇論文指,黑龍江省的一座「沉睡50萬年」的死火山復活了,地表下的岩漿,已重新恢復「充電」狀態。

《每日郵報》6月18日報導說,中國黑龍江省境內的「五大連池火山區」的「尾山火山」原被判定為死火山,幾乎不會再噴發或者出現相關地質活動。但是,中國科技大學教授,近期利用大地電磁探測法,發現地表下2個巨大的岩漿庫正在處於「充電」的活躍狀態。

研究指出,「五大連池火山區」目前處於活躍狀態,表明東北地區的火山,可能處於某種程度的活躍期,有必要加強監測,以預測未來火山噴發的可能性。

據悉,「尾山火山」是「五大連池火山區」內的其中1座,最後1次噴發是在50萬年前。

中國異象頻發 多地現「魚騰」現象

另外,大陸各地陸續出現了一個奇特異象,大量的魚群不斷跳出水面,猶如「魚躍龍門」。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惶恐,讓民眾看了嘖嘖稱奇。對此有輿論質疑是「地震前兆」。

6月23日,南京玄武湖公園出現群魚跳躍奇觀。從網上流傳的影片可見,上百條魚集體在水面奮力跳躍,場景罕見。

6月15日,雲南省大理市有網民拍到洱海、西洱河出現「魚騰」奇景,吸引大量市民圍觀和垂釣。「魚騰」現象的時間從下午5點50左右一直持續到晚上8點半左右。大理網友說:有「七十多歲的老人家,第一次見洱海魚跳躍,同一天石寶山的猴子集體跑下山,這也是一百多年第一次出現的現象。最近出現的各種自然現象以前沒有過,大家都多注意點。」

由於雲南昭通曾在上月發生5.0級地震,洱海「魚騰」奇景引發輿論猜測是不是「地震前兆」。

墨西哥三胞胎出生帶病毒 父母檢測呈陰性

不但大陸頻現異象,國際上亦有怪事發生。

墨西哥波托西州(Potosí)衛生部長在Facebook上發文稱,週一在墨西哥出生的一組早產三胞胎,檢測出對COVID-19呈陽性反應,不過,這三胞胎的父母卻都沒有染疫。這令墨西哥的醫生百思不得其解。

衛生當局表示,這個案例是「聞所未聞」。他們正在調查幾個潛在的傳染源,比如母親的母乳。

波托西的衛生部長馬丁內斯(Monica Liliana Rangel Martinez)說:「現在,我們對父母雙方都進行了PCR檢測,結果都是陰性的,這個案例的意義就更大了,不僅對我們州內的醫生正在做的調查,而且對全球對病毒本身特性的研究都有意義。」

早產的三胞胎出生在當地的伊格納西奧-莫羅內斯-普里托中央醫院,目前情況穩定。當局表示,其中一名嬰兒出現了呼吸道感染,但「對抗生素反應良好」,他們的母親,也已在該醫院康復。

中共病毒的傳播渠道,行蹤詭異,變幻莫測,令世人大傷腦筋。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