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將自己的名字從黑色名冊轉入金色名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裏說的兩個名冊不是常人中的甚麼名冊,而是在天神手中掌握的對創世以來所有生命進行最後大審判的那個善、惡名冊。隨著最後時刻的逼近,世人能夠轉換名冊的機會越來越少了,但畢竟神還在等待世人醒悟。這對於我們現在已經上了黑色名單的世人,簡直就是一個太寶貴的時間和機會,這些人還可以在善與惡之間做出最後的抉擇。因為已經去世的人已經失去了改正的機會,所以這個機會只留給現世的迷中人。

在歷史上神給人留下了許多啟示。如《米開朗基羅(11)〈最後的審判〉》一文中描述:米開朗基羅按《聖經》記載將受審判的人群分成兩群,基督的右邊是符合標準而被選擇的善良人們,他們在天使(福澤之靈)的協助下,隨著神抬起的右臂升往天界;而基督左邊的惡人則順神的手勢,被護法天使打入地獄,同時惡鬼也拖住他們往下墮落。善惡人群之間,七個天使吹著號角(如《啟示錄》中描述),宣告末日審判的到來。另有兩個大天使各持一冊記載了眾生行為的書卷,分別向善、惡人群展示,以示審判的公正。

宗教中認為,審判依據的書卷有兩種,一種記載惡行,相當於眾生的犯罪記錄;另一種則記錄了信奉主、獲得永生者的名冊──生命冊。米開朗基羅把記錄罪行的書畫得比生命冊要大的多,似乎意味著罪孽深重的生命將大量被淘汰。」

在2020年3月27日,明慧網一篇文章《看見瘟神……》,其中有一段:「我看見另外空間出現了兩個冊子,一本是金色的,裏面記載的人都是三退的人,這樣的人都有好去向。還有一本黑色的冊子,上面記載的人都是額前帶有邪黨標誌的人(入過黨、團、隊的人),這樣的人就危險了。」

那麼,掌握在神手中的名冊,世人怎麼能夠改動呢?說能改動,是因為那裏面全是神如實記錄的每個世人在世間表現出來的善與惡的言行,以及造成善果和惡果的大小。當作了惡的人受到善化決定棄惡從善的時候,當他真正改變自己的時候,他的名字就被神記錄到善的名冊中來了。

這就出現一個問題,就是人必須對善與惡有個正確的理解。如果不能真正的理解善和惡的內涵,人就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對還是錯。也就是說,人理解的善與惡必須與神對善與惡的判定標準相一致,所以我們對任何事物好與壞的衡量都要用自己的頭腦來判斷,是否符合了天理。

就拿法輪功來說,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佛家大法,教人說真話,辦真事,真誠相處,善待他人,寬容忍讓。在矛盾面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事事為他人著想。從幾千年來流傳下來的價值觀,無論是黑人、白人、黃種人都一致認為這樣做人是對的,這就是現代人所說的普世價值。而在中國大陸卻出現了相反的做法,中共江澤民一夥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中國人,讓中國人從小孩到成年人都仇恨和恐懼法輪功、遠離真善忍,坑害了何止幾億人。

其實,中共江澤民集團並不是不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只是因為它們自身的邪惡,使得它們在純正的法輪功面前生出極大的威脅感。所以他們才想方設法的要鏟除法輪功。但是,法輪功那麼正,找不到任何鏟除的理由,怎麼辦?那就採用造假、造謠、撒謊、欺騙、栽贓、陷害、污衊、誹謗、暴力、酷刑殘害、株連等等邪惡手段,這是中共害死8千萬中國人的慣用手段。

本來受到廣大善良人歡迎的法輪功,在中共的大力造假宣傳中卻被抹黑了,那人們聽信了這樣惡毒的謊言,對法輪功就會做出錯誤的判斷,錯誤的判斷就會導致錯誤的思想言行。然而,這種污衊佛法,殘酷迫害修煉人的行為和思想是人間的大惡,這樣的人就會被神列入黑名冊,而這一切卻都是中共造成的。那麼,中共不是害了很多人嗎?被害的人如何解脫、逃離不幸的結局呢?

所以說,了解法輪功真相,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是當務之急,也是生命選擇善惡的關鍵所在。如果你在這一件事情上做對了,就可以直接將自己的名字轉入金色名冊,一瞬間就可以完成,因為神看人心。

現在已有3億5千萬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掙脫了覆滅的命運。目前還有許多名人和覺醒者都公開聲明與中共決裂,這是他們明白真相之後的自救,也是在啟發同樣受中共所害的人馬上行動起來,趕快拋棄中共,遠離邪惡,得到神的保護。

上一波大疫的衝擊尚未停止,下一波疫情已經抬頭。性命攸關的思考和選擇迫在眉睫。

明朝預言家劉伯溫曾經預言:「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望朋友們深思。機會稍縱即逝,萬望珍惜。我們希望那部金色名冊上有你的名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