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 奴工 江西女子監獄折磨人的十種手段(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6日訊】束縛帶被死死地卡在劉嫦娥的手腕上,她的整個手臂像斷了一樣,使她痛不欲生。為了防止她呼叫,包夾犯用她的短褲、襪子塞住她的鼻口。

楊丹荷被關到「攻堅班」的小屋裡,她的嘴被用抹布堵住,衣褲鞋全被脫光。犯人用拖地的髒水從她的頭澆到腳,使她全身濕透、冷得發抖。

田海英的手腳被用連環手銬銬在一起,白天被吊掛在倉庫裡,晚上被吊掛在床頭上,十天之久。連續的吊掛酷刑導致她乳房囊腫。

江西省女子監獄為了逼迫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使用了諸多的慘無人道的折磨手段,如:長時間罰站、奴工勞動、辱罵、毒打、吊銬、懸空吊掛、捆綁束縛帶、強制穿束縛衣、侮辱人格、強制洗腦、強制服用不明藥物、剝奪睡眠、生活上虐待等等。

在此監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南昌市的張淑君、羅春榮,新余市的李烈鳳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羅春榮(右)、張淑君(中)、李烈鳳(左)。

江西省女子監獄建立於1958年,現位於南昌市新建區長堎鎮前衛路1號(興國路站台西面)。監獄共分為九個監區,法輪功學員被分散關押。每個監區都設有一位專職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教導員,全監區現大約有二百位女獄警。

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該監獄成為江西省殘酷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黑窩,近年來仍在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下面是江西省女子監獄近幾年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十種手段。

罰站

罰站是江西女監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常用的一種手段,幾乎每個獄中的法輪功學員都被罰站過。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明慧網)

南昌市六十多歲的熊泉妹,白天被逼罰站,每天站十來個小時,腳腫得很大,穿不了鞋,就被逼赤腳站立。

永修縣的老人葛玲,長期被罰站導致子宮下垂,每次小便後子宮脫垂,需要用手把它再塞進去,痛苦不堪。

2016年9月6日的半夜,南昌市五十多歲的付金鳳突然暈倒,頭頂摔了個大包。她當時已被罰站了8個多月。

奴工勞動

江西女監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基本都是五十多歲至七十多歲的老人,監獄卻用超長時間、超高強度的奴工來迫害她們。

示意圖:中共監獄中的奴工迫害。(明慧網)

六監區三警區的奴工勞動是套雨傘套子,這個工種是整個監區行業裡最累的工種,屬於重體力活,只有法輪功學員才被送到這裡做奴工。

這些年齡50歲至70歲大的法輪功學員,每天要彎著腰推著一筐70斤至80斤重的傘到自己的工位崗位上,每七八分鐘至十幾分鐘套完一筐傘後,就要彎著腰去推另一筐傘,還要把套好的傘一箱箱地疊起來。因為筐底沒有裝滑輪,只能完全靠人力推動。

有一次,九江市七十多歲的劉孝慈老人因為路面凹凸不平摔倒在地上起不來,獄警卻不准別人攙扶她。

辱罵、毒打

該監獄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之一就是各種下流的辱罵和殘忍的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熊泉妹被包夾犯(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人用非常邪惡的污言穢語,漫無邊際地辱罵法輪功學員,甚至她們的祖宗八代,罵得滿嘴冒白沫。

吳志萍被幾個包夾圍著拳打腳踢,被瘋狂地來回搧耳光。犯人吳婷用手使勁捏她全身,說是給她「按摩」,卻使她痛得無法自控、發瘋一樣地在床上打滾。

陳小娟被包夾搧耳光,還被不停地用風油精塗抹眼睛,導致她的左眼不停地湧出眼淚,從此她左眼視物不清。

吊銬 懸空吊掛

吊銬和懸空吊掛是江西女監從身心上摧殘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手段。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懸空吊掛。(明慧網)

江蘭英遭受吊掛迫害時,第一次是教育改造科科長胡睿華親自吊掛,將她的兩隻手吊掛在窗戶上,只能腳尖點地。

第二次是教導員陳越把她的一隻手鎖吊在窗戶上,把另一隻手從背後鎖吊到窗戶上,兩隻腳只能腳尖點地,24小時不讓睡覺。

王團圓被獄警陳起(音)命令三個包夾將她的雙手反扣到背後,再把她強按到雙人床的下鋪上;陳起(音)就用手銬銬住她的雙手,並往雙人床上鋪的柱子上吊掛;然後把她使勁拽下來,用繩子捆住她的雙腳,往另一排雙人床上鋪的柱子上吊掛。

王團圓臉朝下、背朝上地被懸空吊銬在兩張雙人床之間。

綁束縛帶 穿束縛衣

中共酷刑示意圖:約束衣。(明慧網)

監獄使用的酷刑「束縛帶」外表看起來是用布縫製的,可裡面藏著機關。當包夾用手去轉動捆綁法輪功學員的束縛帶時,束縛帶就變得越來越緊,致使學員被捆綁的整個手臂像骨頭斷了一樣軟塌塌的,整個人痛不欲生。

束縛衣是衣服和褲子連著的,褲腳下兩邊也是連著的,走路只能夾緊雙腳、挪著步子走。長期穿束縛衣會導致全身疼痛難忍。

劉嫦娥在半個月的攻堅「轉化」(放棄修煉)迫害中,被獄警夥同包夾犯用束縛帶綑綁折磨。

她被反手吊銬起來,吊得很高,手腕、腳腕都分別被套上束縛帶。當包夾犯人用手去轉動束縛帶時,束縛帶就變得越來越緊,死死卡在劉嫦娥的手腕上。

沒多久,劉嫦娥就被折磨得痛不欲生,整個手臂像斷了一樣,左手大拇指幾近殘廢,絲毫不能動。

侮辱人格 強制洗腦

監獄不僅從肉體上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還侮辱她們的人格,強制暴力洗腦、從精神上摧殘她們。

有的學員睡覺的床邊上被貼滿了誣衊法輪功的標語,有的學員被強制雙腿間夾一張誣衊的紙張,兩手還要被分別平放一杯水、罰站在指定的小方格內。

熊泉妹被強制洗腦,被逼看誹謗法輪功的宣傳材料,禁止說話,24小時被監控。在一個小房間的牆上貼滿了誹謗法輪功的標語,法輪功師父的名字被貼在凳子上、進出門的地上。熊泉妹被強制踩踏,獄警楊穎還用手機給她拍照,拍到滿意為止,說要把拍到她的可憐樣子給她家裡人看。

熊泉妹抗議:「你們這樣做是侮辱人格。」楊穎謾罵:「你們在這裡還有人格嗎?!」

強制服用不明藥物

監獄使用一種隱祕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即強制她們服用不明藥物。

南城縣約五十歲的羅建容堅定信仰、拒絕「轉化」,被強制服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長達兩個月時間。

羅春榮被關押到女子監獄之前,身體非常健康。被關押到監獄後,獄醫硬說她有高血壓,強行要她吃藥。她從入獄一直吃到出獄,一共吃了一千兩百多粒。

她出獄不久就發病,藥物毒性發作,來勢凶猛,即刻就演變成癌症,臥床不起,生命垂危。她被病痛折磨近一年後,於2019年5月24日含冤離世。

剝奪睡眠

「熬鷹」——剝奪睡眠是該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又一種常用手段。

楊丹荷被罰站到凌晨,一打瞌睡就被噴辣椒粉。

田海英被4個犯人包夾,全天24小時被禁止睡覺。

熊泉妹在冬天的晚上,被犯人們從床上拖下來,身上只穿著一件薄薄的內衣,被凍得打抖。犯人們把她重重地摔在冰冷的瓷磚地上,然後犯人歐陽鳳英抬起她的一隻腳,一直抬得很高,稱之為「開飛機」。

一個犯人抬累了又換一個犯人抬,一直把她折騰到天亮,還不准她睡覺。

教導員丁婕用無限期的熬夜來折磨她,每天晚上12點以後才讓她回監舍。

生活上虐待

監獄不僅對法輪功學員身心摧殘,還在生活上虐待她們,不讓洗漱、不讓洗澡。

有的法輪功學員三四個月被禁止洗澡,在炎熱的三伏天亦如此。若更換衣服,衣服就被拋掉或人被打罵。法輪功學員的洗漱用具及日用品被拋掉或沒收。有的學員長期吃白飯,有的不被允許吃菜,只能喝菜湯等。

付金鳳每天都被禁止吃飽飯或者只吃白飯沒有菜。七八月間,正是南昌酷暑高溫期間,犯人們毀掉她的洗漱用具和日用品,不讓洗漱、洗澡達一個多月。

王團圓吃了一個星期的白飯,期間犯人們不讓她上廁所、不讓她喝開水,冬天不讓她穿棉襖。

劉寶珍被包夾犯人金婕禁止上廁所,大小便只能拉在身上。

剝奪會見權

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剝奪了會見權,被禁止會見家人。有的即使被所謂的「轉化」了,會見家人時也要被包夾跟著監視。

熊泉妹被剝奪了與家人的會見權利,被禁止打電話回家,反過來監獄還誣衊她不要家人,沒有親情。

田海英被剝奪了會見權,被禁止與家人通電話、會見。

年逾七旬的武寧縣的老人鐘興秀被關押在四監區。據悉,因鐘興秀不配合獄警「轉化」,被列為嚴管對象,一直被剝奪了親屬的探視權。

總之,江西省女子監獄讓獄警唆使監獄裡的最壞、最凶殘、最流氓的犯人配合,違反法律規定、無視法律條文,採取各種殘忍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