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企和民企利潤藏著的秘密

作者: 蒙面財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6日訊】我們探討一下中國的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這些年利潤變化趨勢透露的秘密,分析國企民企這些年利潤趨勢的變化,也就是蹺蹺板效應是如何形成的。

國企民企利潤蹺蹺板效應

中國民企的情況在2014年、2015年利潤同比增幅是6.9%和4%;同一時期2014、2015年國有企業的情況是,利潤增速是負的12.6%和21.5%。就是在2014、2015年以房地產基建為代表這條產業鏈上的鋼鐵、煤炭、水泥、化工等產業出現了全行業虧損,全行業嚴重的產能過剩和需求不振,後來政府通過三去一降一補,也就是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把這些傳統產業給激活了,而且到2017、2018年日子過得還很不錯。這些傳統產業大部分位於產業鏈的中游,而且大部分是國企,控制著資源和一些原材料。

在2017、2018年以國企為主的這些產業的利潤增速情況很不錯,2017年增長了38.3%,2018年增長了12.1%,同一時期的民營企業,這兩年就比較慘,2017年利潤下滑了2.4%,2018年下滑了27.9%;但是到了2019年,又顛倒過來了,國企日子又不行了,又好像回到了2014、2015年的狀態,當年利潤下滑了17.4%,然後民營企業反而增長6.1%。

大家發現一個規律沒有?就是國企日子差的時候,民企日子就相對好一點;國企日子好的時候,民企日子就差一點,蹺蹺板效應。這是什麼原因呢?這是因為國有企業控制的很多產業上游環節,比如在在油氣開採、煤炭採選、石油加工這些行業,國有企業總資產佔比都在50%以上,而在中下游產業,像電子設備製造、儀器儀錶、醫藥製造、食品、紡織、傢俱這些行業中,國企總資產佔比不到20%。

在2016、2017年轟轟烈烈的去產能、去庫存後,供給收縮,上游產品迅速漲價。當時螺紋鋼號稱「螺紋金」,2017、2018年時一噸螺紋鋼的利潤是1000元,還有煤炭、化工、水泥等,都瘋狂漲價,這樣就擠壓了處於產業鏈下游的民營企業,而終端產品的價格又漲不上去,民企日子自然就不那麼好過。等到原材料和資源價格一下跌,國企日子馬上就難受了,此時下游需求也萎縮,但是萎縮的沒那麼快,所以此時民營企業利潤的空間反而變大了,原材料成本降低後,受擠壓程度變輕了。

何為衰退式順差?

這個邏輯其實跟中國2015年外貿賺取的衰退式順差很像,衰退式順差意思就是進出口都下降,但是進口下降的更多、更快,這樣出口減去進口的貿易順差非但不下降還有可能上升。

世界上大體可以分為三類國家,一類是最上游賣資源的,像沙特、俄羅斯這些賣石油的,像智利全球最大的銅礦出口國,像澳大利亞、巴西鐵礦石最大出口國,這些都是資源國;第二類就是位於中游的像中國這樣的世界工廠,把資源和原材料買回來加工成終端產品銷往全世界的;第三類就是位於最下游的,像北美、西歐這些發達國家,是需求的主要來源國。在2015年石油、鐵礦石、銅鋅鎳等資源產品價格大幅下跌,但是歐美等需求國的需求下降不明顯,導致中國在2015年的貿易順差非但沒有下跌,反而還增長了,是這些年最大的經常賬戶順差,達到3000多億美金。

這就和國有企業、民營企業蹺蹺板效應很像,國有企業佔據產業鏈上游,價格一漲,日子好過,民營企業就受到些擠壓;上游資源能源品一跌,民營企業就享受到跟外貿企業的衰退式順差一樣的好處,日子就舒服點,雖然終端需求也下降。

國有企業還有一個巨大優勢,就是大量的信貸資源都流向了他們,信貸的水源充沛,李克強在答記者問時說的另一段話,他說「特殊時期要有特殊的政策,我們叫放水養魚。沒有足夠的水,魚是活不了的。但是如果氾濫了,就會形成泡沫,就會有人從中套利,魚也養不成,還會有人渾水摸魚。」

這裡的放水就是指商業銀行信貸擴張,養魚就是養市場主體,養企業。可是這池塘裡的魚物種天然就有差異,有些是大鱷魚、有些是鯉魚、還有些是小魚苗,水是放出去了,但是最後吃到水的是哪種魚就不好說了。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