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潘東凱:國安法與美暴動同一推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8日訊】備受爭議的「港版國安法」會不會在今日召開為期三天的中共人大會議強行通過並即刻生效?可謂當下香港人的心頭大患。美國已緊急在6月25日通過《香港自治法》來反制中共,同時認定華為等20家企業由中共軍方支持,為新一波金融制裁鋪路。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受訪《珍言真語》節目時表示,美中關係是一如所料的進一步惡化,「港版國安法」一旦實施,香港將失去國際融中心地位,美國對中共的政策必然越來越強硬。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6月17日在夏威夷的7小時密會無果而終,會談結束2小時後,中共就宣布審議「港版國安法」。然而卻有傳媒稱此一會談是尋求川普連任,對此潘東凱表示:「我聽不到任何關於蓬佩奧要求中共支持川普連任的消息。我覺得這些完全是穿鑿附會。」

另有聲音稱,蓬楊密會是中共意圖分裂川普與蓬佩奧的陰謀。「從1921年共產黨成立到現在,它在挑撥分化上是一個高手。」潘東凱強調,對中共強硬並非只是國務卿蓬佩奧個人態度,而是川普政府的既定政策。「其實這個對華政策的強硬是由總統那下來的。」「有些人蓄意想散布一些說法:就說川普是一個商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他會與中共勾結。其實這是很幼稚、很低能的一些指控,因為不符合事實。這個強硬路線是整個政府的路線。」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背棄一國兩制承諾,潘東凱認為美國在中美交鋒中也會向著攬炒(同歸於盡)的方向走,他分析:「我看到蓬佩奧說得很清楚,你(中共)將香港當作深圳、廣州,那美國為什麼要將香港當作另一個地方呢?全世界都知道你(中共)違反了所有的協議、承諾。如果香港受損害的話,那麼到底是誰的責任呢?」

「港版國安法」立法危機迫在眉睫,而至今仍不見具體內容,不過潘東凱認為香港有些人整個條文都已看了,「其中一個就是(港區中共人大代表)譚耀宗,他是一個忠誠的中共的建制裡面的人,我們叫老左或者土共。」而向來主力推動23條的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此次卻基本沒有出聲,潘東凱解讀說,中共對左派陣營還是有親疏之別的,何君堯不能跟譚耀宗相比。「老闆(中共)說,這個講,那個不講,這個知道,那個不知道,你就跟著做,因為這幫人是沒有個人意志的。」

此外,6月24日,去年9月赤裸浮屍海面的反送中15歲女學生陳彥霖的死因庭,以非公開形式作研訊前檢討,外界熱議出庭的「陳母」是真是偽?潘東凱說:「怎麼能證明這就是陳彥霖的媽媽呢?這個政權,為了隱瞞事實,它什麼事都可以做得出來。」「那個死因研究庭最後研究了什麼呢?我們等它慢慢進展,但是如果這個受害人的家人,都消失了,對於一些陰謀者,這就叫乾淨了,斬草除根了。」「只要那個政權不倒台,真相你是找不到的。」

「港版國安法」烏雲罩頂,香港很多人因懼怕中共報復而不敢講真話;近期美國各地暴動因牽涉敏感而複雜的種族主義,很多人也不敢表態。對於這宗黑人罪嫌遭白人警察施暴致死案所衍生的大規模、長時間社會暴動,潘東凱說:「我知道在奧巴馬總統的時代,美國有個城市叫費格遜,那裡有一個叫布朗的黑人被白人警察殺了,持續了有兩個星期的暴動,兩個星期之後就煙消雲散,事件平息了。」

「為何在奧巴馬時期,那個運動炒不起來呢?為何現在又炒得那麼大呢?」

「這次的暴動,一直蔓延下去,而現在政府的敵人,包括民主黨在內和那些主流媒體不斷煽風點火,以及那些『黑命貴』的運動,和Antifa表面上是反法西斯的運動,實際他們得到大量的資源和金主的贊助,然後到處打砸搶。」

「因為背後有一個推手,這個是我認為很合理的一個解釋。」潘東凱進一步分析指:「就是說,如果你認為對方,是你最大的敵人,你在軍事上打不贏它,在科技上又爭不過它,在國際上又沒有朋友,你在裡面搞亂它是最好的做法。我不需要有5歲以上的智慧,我也知道這是符合某一個國家的利益,所以現在就蔓延不受控制了。這就是我的解釋。」

美國的暴動與港版國安法,引發一東一西的動盪,背後是同一個推手,也都牽動著11月份美國大選結果。對於近期民望較低的川普總統能不能贏得連任?潘東凱認為目前仍難預料,但他明確表示:「如果他(川普)贏的話,證明美國真是存在一些清醒的沉默大多數;但是如果他輸的話,即是那個陰謀(左派暴動)得逞了。」

潘東凱指出,這個極端左派運動在民主國家要求解散警隊是非常荒謬的,西雅圖放任「黑命貴」和Antifa設立「自治區」,「在那裡就沒有警察,但裡面就頻頻殺死人,有槍擊案,那一般的市民他究竟想不想在那裡住呢?所以我認為就看民主黨玩火玩到什麼程度,我覺得民主黨真是令我們明眼人很失望。」

「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拜登,在單膝跪下來討好那些黑人,其實看拜登的過去歷史,他本人的種族歧視的那個觀念很深。」「如果美國人連這樣的人都可以支持,這樣是自作孽,自取滅亡。」潘東凱更直言:「美國的民主黨,象徵著美國的滅亡,這個是一個很大的警訊。」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中共炒作香港股市操控性強 如同大陸城市

記者:路透社報導說,美國會針對華為等20家中共的官方企業,進行金融制裁。香港處於中美之間,您認為這是一個什麼信息?效應怎麼樣?

潘東凱:我想這個和香港沒有直接的關係。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是一如所料進一步的惡化。

記者:以前美國已經提出很多次將華為、海康威視等中共企業列入黑名單,但是這一次多了很多上市公司,包括中國鐵建等。你覺得對於中概股或者香港這些企業,有什麼影響呢?

潘東凱:表面看是沒有的。因為我和很多人都分析過了,自從5月22日人大首次提出國安法,當晚恆生指數就跌了一千多點,但是後來就立刻反彈。但是如果長遠來講呢,就是一個洗牌。以西方為中心的一些投資者會避免,就是有這麼多選擇,為什麼要選中概股呢?其實中概股的風險是很大的,因為(美國)在上一任總統的時候,美國的證監,允許寬鬆處理在大陸的公司的會計制度,和那些公布的準則,其實這是損害投資者的利益,很多人都中招了,風險很大。第二件事情就是,其實(中美)兩國的關係繼續惡化,(這些中概股)創造營利的能力,是會被質疑的。

我們看到在香港或者海外上市的公司,很多都在上海有上市。但是大陸的股市,自從2015年大跌後,那個操控性就很強。

記者:那就是根據政治的需要,是升或者跌,就變成一個政治「市」,是嗎?

潘東凱:可以這麼說,它炒作的操控性很強,去年反送中運動持續升溫的時候,有一些海外的評論家,講得繪形繪聲,又說會戒嚴,又會有大陸的武裝部隊進來抓人,連外國人也抓,那時候恆生指數跌了三千點。我覺得,當這些消息令很多人恐慌的時候,(股市)的向上向下都只是一個炒字,但是對香港來說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因為香港的經濟效用,國際性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已經是蕩然無存了。

美對中共強硬政策由川普下達 攬炒責任在中共

記者:現在的「港版國安法」,以前(中共)說過這不是針對外國人,現在連外國人也是針對的目標了。

潘東凱:從1921年這個政黨成立到現在,它在挑撥分化上是一個高手。現在就看歐盟,雖然最近有點轉強硬了,但實質上,歐盟與美國的關係也是若即若離。在美國與中共對敵的時候,他們(歐盟)還有一些幻想,可以漁人得利。所以他們說不定會衝出來和中共握手,就是說人棄我取。所以中共的那種統戰的方法,就是它會差別的對待外國人,就是如果沒有意外,它會籠絡某些外國人去對付另一些外國人。但是當另一方失去(被利用)價值以後,它連你都一起打了。

記者:蓬佩奧最近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的時候,披露了他和楊潔篪見面的原因,並表示美國政府對中國共產黨在所有方面帶來風險的認識絕對清晰。然而有一些傳媒說,他們的見面是為了說服支持川普總統的連任。你怎麼看(蓬佩奧)這番的說話,他發出了什麼信息呢?

潘東凱:我聽不到任何關於蓬佩奧要求中共支持川普連任的消息。我覺得這些完全是穿鑿附會。我們知道,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還沒有簽署的時候,大家可能還有一個友好的關係,因為美國需要中國買他的東西。但是美國政府已經說了很多遍,現在已經和貿易協議過了那一個階段了,就是美國死了那麼多人,你(中共)還跟我說錢?這是說不通的。

另外一件事情我想指出的,不是說國務卿蓬佩奧對中共強硬,而是這個政府有一個整體的路線。其實這個對華政策的強硬是由總統那下來的。很多人都錯誤解讀:就是川普是一個說話和做事相反的人。他可以一方面說你是好朋友,另一方面就對你下毒手。

我覺得一個政治人物如果你看不透這些事,是你自己智慧的問題。有些人蓄意想散布一些說法:就說他是一個商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他會與中共勾結,其實這是很幼稚、很低能的一些指控,因為不符合事實。這個強硬路線是整個政府的路線。

記者:隨著「港版國安法」可能在這個星期日開始審議通過,你覺得美國在中美之間交鋒會向什麼方向走呢?

潘東凱:向著炒車(撞車)的方向走,向著攬炒(同歸於盡)的方向走,我看到蓬佩奧說得很清楚,你(中共)如果將香港等同內地城市,無論它是深圳還是上海,你自己中央政府都是這樣看的時候,我作為一個外界的外國,我也要與你一樣的看法。這是沒有辯駁的,你將香港當作深圳,將香港當作廣州,那我美國為什麼要將香港當作另一個地方呢?全世界都知道你違反了所有的協議,所有的承諾,但是你不可以制止別的國家用同一個態度去對待香港的,這樣的話,如果香港受損害的話,那麼到底是誰的責任呢?

譚耀宗等土共看過國安法條文 何君堯只是外圍角色

記者:「港版國安法」這兩天如果真是通過的話,因為中共不透明我們不知道它開會內容是怎樣,但是港府開12場的宣講會現在連方向都沒有,就請香港全部的建制派逐個到中聯辦那邊,你覺得會跟他們說什麼呢?

潘東凱:我想有些人是整個條文都看了,其中一個就是譚耀宗,他是一個忠誠的中共的建制裡面的人,開始我們叫老左或者土共,他是中共制度裡面的人,他是代表中共去解釋,他看過條文,如果你聽他說你就知道什麼內容了。另外當然有中共本身的主要官員,例如:鄧中華等,他們說的就是這些內容,我們可以猜到。

記者:「一國兩制」中共這次都撕破臉了,對國際社會表現出它們真正的處理手法,但是它為什麼不公布這個方案內容?

潘東凱:其實這件事情,我看到中共的做法就是,它氣勢如虹,穩如泰山,因為它覺得所有事都操之在我,成竹在胸,它是覺得你奈它不何的。所以我覺得,你要實事求是看,這就是現實,因為這個「港版國安法」是勢在必行,裡面的細節,它裡面的人已經很清楚。而且他們也都預料到美國及歐盟的反對聲音,它也認為它有辦法拆解。

記者:這次從哪些人知道「港版國安法」內情,是否可以分析到他們與中共的關係?比如何君堯基本沒有出聲,最近很少說話。以前23條他是推動的主力,包括徵集了許多簽名,這次反倒很少出來說話。

潘東凱:我想是有親疏之別的,何君堯不能跟譚耀宗相比。譚耀宗與曾鈺成這些人,還有已經退出來的陳婉華,他們60年代已經是左派陣營的了。我覺得何君堯的角色是在外面攪局的,例如與元朗穿白衣服的人握手等,他有他的「功能」,所以,其實我覺得它們的「紀律性」也挺嚴密的。老闆說,這個講,那個不講,這個知道,那個不知道,你就跟著做,因為這幫人是沒有個人意志的。

陳彥霖死因庭其母真偽? 政權不倒台 真相找不到

記者:最近反送中15歲少女陳彥霖裸屍案死因庭開庭,她母親出現了,網友紛紛議論,這個母親到底是真是假?

潘東凱:先不說陳彥霖的母親,先說她的死,我們看了這麼多閉路電視的影片,我們也看到先後奇怪的地方,我沒有時間一一去講,大家應該看到疑點重重。這個人究竟是否自殺,究竟是否這樣死?還有,為什麼在校園裡拍到那麼多關於她的行動,樣子卻不太像她?出現了許多版本,我覺得有很多是假的,許多好像在幫抗爭者,然後指出政權的陰謀,那些都是假的。

我們知道香港有個大台,叫無線電視。他們訪問過(聲稱)是陳彥霖的母親,我們看到是無線新聞部的高層一位姓王的女士,單槍匹馬,赤膊上陣,而參與這採訪的人很少。如果此人身分有疑點的話,沒有什麼人知道,看不到這個所謂陳母的樣貌。

這次死因庭的這個陳母,從陳彥霖以前跟其母一起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從眼部的形狀和陳彥霖合照的那個媽媽不是同一個人,怎麼能證明這就是陳彥霖的媽媽呢?就是說這個政權,為了隱瞞事實,它什麼事都可以做得出來,現在陳彥霖的家人到底去了哪裡,是否還活在世上,我們是不知道的。

但是那個死因研究庭最後研究了什麼呢?我們等它慢慢進展,但是如果這個受害人的家人,都消失了,對於一些陰謀者,這就叫乾淨了,斬草除根了。

記者:這個媽媽,作為一個證人上了死因庭,是否需要身分證來證明她的身分呢?

潘東凱:那我們就看下一步發展,說不定她真的整了容,眼部都整了,說不定是這樣,我覺得當然不可能,但如果它能做那麼多事,那個身分證,可以持有一個不是自己身分的身分證又有多難呢?很簡單的。

我們講一些歷史:阿根廷有個獨裁的軍人政權,在褔克蘭戰爭之後倒台。那個軍人政權從1977至1982年統治阿根廷,期間有幾萬人消失。只要那個政權不倒台,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真相你是找不到的,為何我們後來知道呢?是因為那個政權倒了,我想道理就是那麼簡單。

美國種族主義事件 中共鬼影幢幢

記者:有美國的網友形容最近美國的種族主義暴動那件事,就像文革時代一樣,大公司都要表態,甚至要把華盛頓、傑佛遜的像都要移除,因為那個時代有奴隸。美國因為種族主義,很多人不敢說NO或是YES,怕連工作都沒了;香港因為「港版國安法」,很多人不敢講真話,很多事是針對這個而來的,你怎麼看這件事?

潘東凱:其實我也充滿了疑問,我知道在奧巴馬總統的時代,美國有個城市叫費格遜(Ferguson,密蘇裡州聖路易市郊小鎮),那裡有一個叫布朗(Michael Brown)的黑人被白人警察殺了,持續了有兩個星期的暴動,兩個星期之後就煙消雲散,事件平息了。

其實美國的黑人和白人之間有衝突,存在有200年了,從解放黑奴到現在都是存在的,但是為何在奧巴馬時期,那個運動炒不起來呢?為何現在又炒得那麼大呢?

這次的暴動,一直蔓延下去,而現在政府的敵人,包括民主黨在內和那些主流媒體不斷煽風點火,以及那些「黑人命貴」的運動,和Antifa(安堤法)表面上是反法西斯的運動,實際他們得到大量的資源和金主的贊助,然後到處打砸搶。

就好像2003的SARS沒有在西方影響那麼大,全世界才8000人確診,但是這次武漢肺炎影響那麼大呢?尤其在西方白人種族的社會裡,白人黑人患病的確診都很高,但是在亞洲人裡不是那麼高,就是這個病毒似乎有針對性的。有些東西改變了。因為背後有一個推手,這個是我認為很合理的一個解釋。

就是說,如果你認為對方,是你最大的敵人,你在軍事上打不贏它,在科技上又爭不過它,在國際上又沒有朋友,你在裡面搞亂它是最好的做法。我不需要有5歲以上的智慧,我也知道這是符合某一個國家的利益,所以現在就蔓延不受控制了。這就是我的解釋。

記者:我記得上次我們有一集節目裡講了,最早在明尼蘇達州發生的那個黑人事件,背後與中共的偽鈔集團其實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潘東凱:有些人說不可能的,但是事實上CNN的報導在當時是沒有暴動的,所以現在CNN可能都想掩蓋。但是事實上,在中共裡面的一些犯罪集團,真的把一些偽鈔運到了明尼蘇達州,這是事實。這就是說,在全世界的黑幫,都未必一定在制度上和政權勾結的,但在某一個國家,我認為無論黑幫白幫,都是幫政權做事的,因為黨大於政府,政權大於政府,政府控制了所有的東西。這個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所以就說你就算黑幫裡都有一個黨委的,一方面自己賺錢,一方面都要為黨服務的,我覺得這個應該是很接近的事實。

美大選若川普贏 證明存在清醒的沉默大多數

記者:你覺得11月份的選舉川普會不會贏,因為他最近的民望比較低?

潘東凱:我想我估計不到了,有很多人自己想的那件事,就覺得它會發生,即譬如說,我想曾俊華做特首,我就覺得他已經內定了,這些主觀願望,不實際的。我認為現在的川普總統,應該在處理一個很大的危機,如果他贏的話,證明美國真是存在一些清醒的沉默大多數;但是如果他輸的話,就即是那個陰謀得逞了。但是現在的那些民調,正如2016年的民調,都有很多偏差的,所以我想很難知道將會怎樣。

另外還有一件事,就是說,由現在起到11月還有一段時間,那個情況還可以惡化,如果那個情況惡化的時候,就很難,很可能川普會輸的,但是怎樣去惡化呢,我想都要看一般的人民的智慧。其實不是個個都傻的,很多普通的美國市民,都覺得你解散警隊很荒謬,如果那個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你去解散那個警隊,是沒有道理的。

如果你說納粹德國,解散那個祕密警察,當然是對的,是不是,所以你要講得有道理。現在有一件事,譬如說在西雅圖,他們做了一個自由區,在那裡就沒有警察的,但裡面就頻頻殺死人,有槍擊案,那一般的市民他究竟想不想在那裡住呢?所以我認為就看民主黨玩火玩到什麼程度,我覺得民主黨真是令我們明眼人很失望。

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拜登,在單膝跪下來討好那些黑人,其實看拜登的過去歷史,他本人的種族歧視的那個觀念很深,他對黑人的那種蔑視的態度,我是黑人的話我都受不了。譬如他說黑人最近的事,他說:如果你是黑人你不投票給我,你就不是黑人,這樣的話都講得出。但如果美國人連這樣的人都可以支持,這樣是自作孽,就是說,如果你要自取滅亡那沒辦法,因為我的看法就是,川普不是一個聖人,川普有很多事做得不好,但是如果你不選他,而選那個人,你就會令美國差不多自我毀滅,如果美國人要自我毀滅的話,其實都不是說她幫不幫香港,或者對中共是不是強硬,所以現在不是說兩黨共識的時候,而是說美國的民主黨,象徵著美國的滅亡,這個是一個很大的警號。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