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五:龍抱柱 蘇秦背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9日訊】今天的「揭秘中共酷刑系列報導」,要揭露的是被稱為「龍抱柱」、「蘇秦背劍」的酷刑,中共警察普遍用這種高強度、令人長時間苦痛的手段,來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逼迫他們放棄信仰。

原成都新都四中數學教師李智,因堅持法輪功信仰,先後六次遭到警察綁架。2000年被非法關押在蓮花村看守所的第三天,她就被上了一種叫「龍抱柱」的酷刑。

原成都教師李智:「當時同時被帶上手銬和腳鐐,腳鐐有30斤重,兩腳中間的鐵鍊上還有三個拳頭大的鐵砣。被帶這種刑具後,身體無法直立,無法自己吃飯,無法自己上廁所,也無法正常睡覺。」

被戴上刑具的李智,站立時腰和腿被迫成90度。睡覺時只能極其痛苦的蜷縮著。不到20分鐘,一側手腳就勒得紅腫,只能換到另一側。7月份的看守所,溫度非常高。

李智:「因為你手腳都是被銬住的,根本就使不了勁,就全靠你的腹肌起來,就是做仰臥起坐,你這樣折騰一晚上之後,加上那個熱,加上你那個腳被磨破的地方那種疼,然後你再絕食,哇,那人就虛脫了的那種感覺。」

有犯人悄悄對李智說:這種酷刑太嚇人了,要是我們,根本受不了。

李智:「不到24小時,我的兩腳後頸處就被磨破了。生著鏽的腳鏈又直接摩擦著破了皮處的肉,沒多久,腳筋都磨得露了出來,每挪動一步都疼得鑽心。」

原成都市金琴路小學優秀教師劉暉,也多次經歷這種「龍抱柱」酷刑,最長一次竟達28天,連月經期間都不被放過。

而1999年剛從大連醫科大學畢業的潘奇,為了替法輪功說句真話,到北京上訪。在前門派出所,警察為了逼她說出姓名住址,對她上了一種叫「蘇秦背劍」的酷刑。

法輪功學員潘奇:「一個手在上面,一個手在下面,用手銬在背部銬起來。手腕非常疼痛,非常緊,連著肩膀,都很疼,背部還有手腕就是有撕裂的感覺。一開始是疼,後來就是麻,胳膊、手,後來就感覺不出來腿那種細微的感覺了,整個人就麻了。過一段時間給你放下來。感覺很長時間動不了。剛剛能動的時候,他又給你上上了。」

因兩手手腕距離太遠,要銬在一起很難,通常惡警會抓住法輪功學員的雙手使勁拖,這會讓胳膊像斷裂般劇痛。

原東北師範大學教師王暉蓮,在被吉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同樣經歷了「蘇秦背劍」,只是警察的手段,更加變本加厲。

原東北師範大學教師王暉蓮:「你兩個手在後背銬的時候已經到了極限了,那個手銬已經越銬越緊了,扣到肉裡了,這個時候有人故意從後面往上提那個手銬的話,那你這兩個臂就很可能骨折的,而且它這個手銬在不停的晃動,往裡邊塞東西。那個疼痛,給你感覺到,我覺得沒有比那種疼痛更⋯⋯我想那已經到了疼痛的極限了。那個汗啊,那個汗珠就像眼淚一樣的往下淌,往下滴啊。」

越晃手銬卡的越緊,手銬卡在肉裏,又是說不出的難受。

由於這種酷刑不能持續很久,所以惡警們過一段時間就把王暉蓮放下來,然後再重新銬上。

王暉蓮:「瞬間讓你極度疼痛,然後讓你緩解,然後再疼痛,最後人的精神會崩潰。因為人疼痛本身是一種痛苦,可是你懼怕疼痛的那種痛苦,更痛苦。最後就是你不僅疼痛,你還恐懼下一次痛苦什麼時候來臨。加上長時間不讓你睡覺的話,那就是精神失常!我就覺得我已經到了邊緣,我要稍微一放鬆,如果沒有這種信仰的信念支撐的話,那就肉體就會放棄了,就是死亡!」

另一種銬刑,名叫抻銬,是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的惡警們,經常喜歡使用的。用兩個手銬將法輪功學員的一隻手銬在床樑上抻著,再用布繩子將另一隻手銬使勁抻很遠再綁上,這樣就使受刑者必須躬身。同時再把雙腿綁上,造成胳膊、手極度酸麻、疼痛。隔一段時間,惡警將繩子解開,使勁甩胳膊,說是怕殘廢,受刑人則痛得大汗淋漓。

遼寧法輪功學員夏寧女士在被馬三家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長達兩年幾乎一直被吊銬在床上,差不多每天都在電棍和毒打中度過。

採訪/陳漢、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