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積非成是的犯罪行為

Diane Dimond 撰文/王瓊、李小奕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到底怎麼了?曾幾何時,我們身為多數者,卻不再表達己見。有悖常理的行為似乎每週都在發生,而大多數的人卻保持沉默。

難道媒體專門報導那些叫得最大聲的人,大家就非得接受他們的訴求嗎?

當今叫最大聲的就是那些自以為是的所謂「覺青」(覺醒公民),也就是那些自命捍衛社會正義、種族平等的人,如果你不認同他們的訴求,就會成為他們的眼中釘。

我們的社會似乎對理性批判者的言論置若罔聞。

我就想問,曾幾何時,政客可以容許警察棄守警局,縱容示威者(其中還有一些持槍者)占領美國城市街區?西雅圖市長卻把這群占領者詮釋為「愛之夏抗議」群體。

難道沒人擔心占領西雅圖市中心的行為會帶來嚴重的後果,或者延燒到其它城市嗎?

根據憲法,公民有集會與和平抗議的權利;但是在大瘟疫肆虐期間,有哪個心智正常的人會覺得大規模上街示威遊行是明智之舉?目前有幾個州的病例數增加了,荒謬的是,許多「覺青」卻把矛頭指向反對黨政客,怪罪他們沒有阻止疫情擴散。

難道我們太沒常識,看不出染疫人數飆升是自找的嗎?

當今的「封殺文化」排擠一切思路清晰、勇於表達意見或釐清問題的人,他們說:「白人全是種族主義分子」、「有錢人就是罪犯」、「警察都是壞人」……就連電視節目《警察實境秀》(Cops)也要加以聲討,《警察直播》(Live PD)與《警察實境秀》等電視片商皆中箭落馬,節目被迫下架。卡通《汪汪隊立大功》(PAW Patrol)也遭抨擊,要求刪除警犬角色。

試問,這種反警情緒將對兒童和以後的警察招募造成什麼不良影響?

但是,如果你不認同這些肆意要改造別人信念的新革命分子,你就會被罵翻,慘遭排擠。

最近,《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作者羅琳(J.K. Rowling)因諷刺一篇文章標題使用「有月經的人」,就成了「封殺文化」群體圍剿的對象。她指出有月經的人就是女人,因而惹毛了跨性別族群,有人反駁她說,有些跨性別男性(女變男)仍有月經。

何時開始,少數人可以決定其他人的想法與意見了?他們對反面意見的激烈反應,不正是一種他們譴責別人時常說的霸凌嗎?

我要問的是:為什麼挺身為全人類說一句「大家的命都是命」行不通?這句話並不是貶低黑人的生命,而是把黑人和其他所有人一視同仁。我很厭煩這些文字遊戲和曲解之說。

最後,我想談談近來要消滅美國歷史的行動,是不是歷史也能刪掉或該刪掉呢?示威者要求移除眾多內戰領袖的雕像,包括解放黑奴的林肯的雕像,還有殖民美國西部拓荒者的紀念碑。有些歷史人物的作為在今天看來是否很可惡呢?絕對是的,但是如果我們假裝歷史沒發生過,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如果循著他們的思路,由於發生暴行,學校就該廢除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教材嗎?希特勒恐怖屠殺猶太人的歷史也絕對不能談?越戰、20世紀60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肯特州立大學鎮壓槍擊事件,全都有其醜陋面,我們會因回顧這些事可能令人不快就絕口不提了嗎?

讀過美國歷史的人就知道,我們的社會體系有缺陷,事無完美,時時待改進。可是試圖解散執法系統的激進想法、非法占領國內城市的行為,以及控制他人言論的做法,實在愚不可及。

原文Crimes Against Common Sens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個作家、調查記者,她最新一本書是《跳脫罪行與正義》(Thinking Outside the Crime and Justice Box)。

本文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