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攬炒加速 西方對中共開戰 習底牌是什麼?

| 熱點互動 06/30/202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1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6月30號星期二,我是唐靖遠,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節目。

今天最受矚目的大新聞,當然就是中共人大常委會正式通過了港版國安法這件大事。今天這個話題,我主要想從兩個層面來討論一下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其對美中港直接相關的三方,和國際社會間接相關的各方,所帶來的影響,以及由此而對整個世界格局的改變等等。

這兩個層面,一個是從戰術的角度看,國安法的條款以及美國目前為止出臺的制裁措施,都分別涉及到哪些關鍵點,可能造成哪些後果。另一個層面,就是從戰略的角度看,港版國安法對冷戰後整個國際秩序究竟造成了什麼樣的衝擊,這個影響力度有多大等等。

好的,話不囉嗦,我們直接進入正題。在討論之前,我還是先把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的一些最新的進展,跟大家簡單匯總歸納一下,這樣大家可能會在整體上對這個大事件看的更清楚。

美中之間針對港版國安法的交鋒,其實從蓬佩奧和楊潔篪的會談失敗後就開始了。蓬佩奧從上週五,也就是26號拉開了序幕。當天蓬佩奧宣佈將對參與削弱香港自治的現任及前任中共官員實施簽證限制,包括他們的家屬在內。中共也隨後發出威脅,將對美國採取對等的簽證限制進行報復。

這當然相當於熱身賽了。到了昨天6月29號,蓬佩奧發佈聲明表示,將從即日起對香港停止出口美國生產的防禦裝備。同時對國防及軍民兩用技術上,對香港實施與中國大陸相同的限制。這裡的限制,是指必須要提出申請,獲得批准後才可以出口。

然後就在同一天,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也發佈聲明,宣佈取消香港享受的特殊待遇,包括出口許可證豁免待遇。從聲明看,商務部目前是暫時取消,保留了一點餘地,不過聲明也強調了將評估是否永久取消這些待遇。

這兩個動作都發生在港版國安法即將通過之前,顯然還只是警告性質,因為畢竟還沒看到這個法案的細則。接下來就是中共這邊,在北京時間的6月30號上午九點左右,香港媒體率先發出報導,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62票全票通過港版國安法草案。

當天下午近5點,報導說人大常委全票通過把有關法例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特區頒佈實施。然後中共官媒新華社在下午6點的報導中證實了相關消息,並明確表示,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簽署主席令予以公佈。

現在最新的情況是,香港特區政府已經刊登憲報,「港版國安法」於北京時間6月30號晚間11點正式生效,到現在已經生效5個多小時了。

同時國安法的全文已經出來了,共有6章、66條。全文接近一萬字,其內容釋放的資訊非常明確,就是一個:徹底摧毀香港自由與法治的基礎,一國兩制徹底成為一國一制。當然,這是一個重要的前提,因為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作出何等反應,顯然也是要根據國安法的具體破壞程度來權衡的。

我們看到國安法通過之後,國際社會的目前已經有了第一波的反應,至少有7個國家及國際組織公開表態,包括了美英韓日,歐盟和北約,還有中華民國。其中大部分表態都是常見的失望、關注、遺憾等用詞,比較突出的是兩個,一個是中華民國外交部,使用了「嚴厲譴責」這樣的用詞,而歐盟使用了「憤怒」這個詞,這都是比較罕見的。

而香港這邊的反應最受關注的,是包括香港眾志、香港民族黨等多個民主派的政治團體,先後宣佈解散,化整為零,以個人身分繼續抗爭,這實際上是除了個別已經公眾化的領頭人物如黃之鋒等,大部分都轉入了地下狀態。與此同時,儘管事先提出七一遊行的申請沒有獲得警方批准,但仍然有民眾發起號召,要在七一當天遍地開花上街抗議。所以,下一步事態會如何演變,我們也會密切關注並在後面的節目中繼續跟大家來討論分享。

剛才我們花了一點時間,跟大家概括梳理了一下港版國安法通過前後的脈絡,下面我們將從兩個層面來討論其影響和意義。

首先,我們從戰術層面上,先看看國安法本身會給香港人帶來什麼狀態,以及美國目前為止的制裁措施在技術層面都有什麼樣的影響。

因為時間關係,我這裡只挑比較重要的一處,說明一下,就是第二節第14條裡面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工作不受特區任何其他機構、組織和個人的干涉,工作資訊不予公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受司法覆核。

這樣的一個條款釋放的資訊很清楚:凡是被定為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中共基本上是想怎樣就怎樣,而且全程黑箱操作。這只是簡單舉一個例子,冰山一角而已。如果我們概括一下,這個國安法的罪名非常廣,廣到什麼程度呢?任何批評政府、阻擋法律通過、阻擋政策執行的行為,都可能構成國安犯罪。

而其針對的人群也非常龐大,大到什麼程度呢?一個人不論有沒有香港身分,無論是否實際上人在香港,只要談論香港事務,都可能構成國安犯罪,都可能被中共抓捕或要求引渡。

其他還有的「亮點」包括:國安案件的審理法官由特首指定,如果指定後有不愛黨不愛國表現,可以撤銷法官資格;涉及境外勢力的,直接由中央管轄,可送大陸進行起訴及審判,這等於是恢復了送中條例等等。

因為時間關係,我們無法詳細討論了,但就這麼寥寥幾條也足以讓人看到,港版國安法的邪惡可以用瘋狂來形容,這等於是把整個香港變成了一個大監獄,港人的生存狀態將完全和大陸接軌,只能吃飽喝足,不能說任何中共不愛聽的話,傳播任何中共不愛看的資訊。

相應的,美國這邊的制裁目前就是兩個部門,國務院和商務部。他們出臺的制裁,主要涉及到一下幾個方面:

1、停止出口美國生產的防衛產品,同時限制軍民兩用的敏感技術出口,比如像可以製造高爾夫球桿也可以用於製造導彈部件的碳纖維等。

2、美元港幣的自由兌換、香港出口的零關稅、人員進出免簽等等,可能都將被取消。

如果我們只從簡單的資料看,2018年需要頒發特別許可證的美國商品僅占香港進口總額的1.2%;去年國務院批准出口到香港的防控設備價值只有240萬美金,看起來似乎影響輕微。但這只是表像。因為大批美國及其他國家在香港的公司和投資者將會選擇離開,因為這不僅涉及到資金和人員流動受限,成本大幅增加,還涉及到很多需要的技術在香港無法得到了。這僅是經濟層面的風險。同時還有政治層面的風險。

什麼意思呢?因為根據國安法的規定,無論你是哪國人,無論你住香港還是其他國家,只要違反了國安法相關規定,你都算犯法。換言之,我們先不談中共有沒有這個長臂管轄權能夠管到歐美國家的人談論香港和中共,最起碼在香港的20萬美國公民,只要對香港問題發表過對中共不利言論的,都將成為事實上的「人質」,在香港的眾多美資銀行包括美國銀行、花旗、富國、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等大銀行,總資產超過1470億美元。這些錢在國安法通過後,從理論上說,都隨時可能被中共凍結。

所以,外資和企業的離開,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早晚的問題。

下面我們再看看戰略層面,這個國安法的影響如何。

首先,港版國安法的通過可以說是一個轉捩點,它基本上意味著西方為主的自由民主陣營與中共極權體制開戰了。

這裡的開戰當然是廣義的,雙方將主要在政治經濟外交技術等領域開戰。

從政治上說,國安法本身相當於一份宣戰書,是中共利用法律的形式,來將一個原本是自由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的地區,要硬生生納入到中共極權統治範圍中。換句話說,是中共將要徹底改造整個香港而向整個國際秩序發起的挑戰。因為這種改造明目張膽的違背了中共正式簽訂的國際條約。

如果我們從香港是臺灣的樣板這個角度出發,可以看到中共實際上是在拿香港做實驗,如何在宣稱擁有主權的前提下,將一個自由制度下生活了很久的龐大人群,順利「歸化」到接受、認可紅色極權統治的狀態。這是一個包含了暴力鎮壓與輿論控制,教育洗腦等在內的龐大的系統工程。這個工程一旦成功,就是中共認為的對臺灣動手時機成熟之時。

為什麼蓬佩奧公開對歐洲說,不是美國要你們站隊,而是中共在逼著你們站隊,而且這個站隊不是針對中美雙方來站隊,而是針對暴政和自由來做選擇,就是這個意思:這不是中美兩國之間的利益之爭,而是整個自由世界對自己價值觀的保衛戰。所以,這是必須主動進行的選擇。

其次,香港地位的改變將牽動世界經濟版圖的改變。這話並不誇張。

我們僅僅從字面上就可以看出,港版國安法涉及到最關鍵的三方: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擁有金融領域絕對的話語權,全世界最大的產品消費國;中共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世界工廠,最大的產品製造國;香港,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是美中兩大經濟體之間最重要的經貿未來的連接樞紐。

換言之,香港的作用,是兩種截然對立的體制之間,能夠長期和平共存互通往來的減震器和轉換器。中共老是喜歡用一句話來概括中美關係,就是「經貿關係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如果這話說的是事實,那麼香港至少佔據了這塊壓艙石60-70%的分量,甚至更多。因為通過香港進入大陸的外資比例,數十年都維持在60%上下。而香港的轉口貿易總額實際上超過一萬億美元,這遠遠超過了美中兩大經濟體的貿易總額。

所以,即便我們不是經濟學家,從這幾條簡單的資訊也都可以看出,香港被廢掉之後對整個世界經濟格局會產生怎樣的衝擊。而這筆帳,所有國家可能都會算到中共的頭上。

第三,剛才我們說過了,美國對中共的制裁,不過只是國安法還沒通過之前的警告性制裁,其更多嚴厲的懲罰還在後面排隊。國會兩院隨時準備出臺的針對中共的法案,至少有一百一十幾個。這還不算行政部門中,從川普到國務院、司法部、商務部等各部門各自出臺的行政令進行懲罰。

所以,美國手中的武器可以說門類齊全各具檔次,可以構成對中共從宏觀到微觀的全方位打擊。而中共有什麼招數進行報復呢?可以說幾乎沒有。除了像限制簽證這類讓人笑掉大牙的所謂對等報復措施,中共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一個貿易協定。

這個貿易協定對川普的誘惑力究竟有多大?可能很多朋友都有不同看法。我覺得答案並不複雜,川普早在5月的時候就公開說過了,相比中共病毒給美國造成的損失,貿易協定已經不再重要。那時候香港國安法還沒有出臺。

現在有了港版國安法,這個法案將摧毀香港獨立司法體制,對香港金融中心將有致命的打擊,美國如果視而不見,光經濟損失就又是一個巨大的數字,更何況還有政治上的巨大損失。川普正值大選關鍵時刻,誰對中共更強硬已經成為大選最重要的指標。這種時候,他怎麼可能為了貿易協定第一年那區區700億美元的採購數額而出賣香港人?這是一個小學文化程度的人都能算清楚的政治賬。

所以,川普現在並不是軟弱,他只是在按部就班實施他的打擊計畫,從現在開始到11月大選,整個過程會逐步升溫,最嚴厲的制裁,最具新聞效應的措施,都將在選舉前達到最高峰,這是他和拜登競爭最有力的武器,當然不可能自廢武功輕易放棄。相比之下,拜登最大的劣勢就是只能空口說一些硬話,完全沒辦法在實際行動上來達成他需要的效果。

那麼,習近平的底牌是什麼呢?他的算盤主要是兩點:1、經過中美貿易戰反復幾輪交鋒,美國在不爆發熱戰的前提下,能夠對中共造成的最大損害,無非就是中美貿易全脫鉤。但現在事實上的全球化產業佈局已經註定了,這個結果事實上難以百分百做到。同時,即便能做到,中共大不了回到毛澤東的全民計劃經濟時代,熬過這段苦日子,未來總有轉機,就像六四之後一樣。

2、他的底氣來自對國內事實上已經完成了對民眾全面原子化的統治,無所不在的洗腦和監控,已經足以達成任何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程度,其對國民的操控可以說無人能望其項背。所以,他只需要牢牢控制軍權就可保住權力穩固。

國內最近有條新聞,說7月1日零時起,中國全部預備役部隊的指揮權從原來的軍地雙重領導變成收歸中央軍委。預備役部隊,實際就是民兵了,這樣的部隊是用來對付美軍的嗎?顯然不可能。他們的目標只能是針對國內。

所以,只要強力穩住了內部,外部環境再嚴峻,都不難度過難關。這就是習近平近期強調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的原因所在,也是他底牌所在。

不過,還是那句老話,人算不如天算,他覺得自己掌握了所有的牌,可以保證萬無一失,但他還是算漏了最大一張牌,就是他永遠控制不了的瘟疫。當然,關於這一點,是另外一個話題了,今天因為時間關係,就暫時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明軒)

唐靖遠推特:https://twitter.com/TAGNJINGYUAN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