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巴西–經濟受控(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2日訊】隨著感染率達到新高,巴西現在已成為中共病毒全球主要熱點國家之一。截止到 ,巴西已有 萬人確診感染中共病毒,近4萬人死亡。 巴西的健康醫療系統正處於崩潰的邊緣。工人不得不挖掘大型墳墓以適應埋葬的需求。受到病毒打擊最嚴重的國家似乎都有一個共同點:與中共政權聯係密切。今天,我們就來看看巴西與中共的關係。

巴西是南美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國家,人口超過2億。經濟實力居南美首位,世界第九位。不過,巴西的經濟高度依賴出口。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一直是其最大的貿易夥伴和出口市場。

巴西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出口產品出口到中國市場。而排在第二位的美國,出口產品僅佔12%。

中共在巴西的投資和收購,從農業、採礦等資源領域,擴大到電力、水力、電信、金融服務和等關鍵領域。

中共國家電網前董事長寇偉稱,到2019年5月,國家電網在巴西投資額超過124億美元,佔境外工程合同總額的30%。

中共國家電網2010年設立巴西控股公司,2010年12月和2012年5月,兩次、共斥資19.31億美元,收購了巴西14家輸電特許公司;2017年又收購了巴西最大的配電企業CPFL,資產規模合計達250億美元,服務覆蓋巴西利亞、聖保羅、里約熱內盧等巴西東南部主要用電中心。

加上特里斯皮爾斯水電送出二期輸電30年特許經營權,國家電網幾乎全面覆蓋了巴西輸電、配電和運營的整體產業鏈,成為了巴西最大的電力生產商之一。

國家電網巴西控股變電站副總經理 Zhou Jing:「中國現在是世界上特高壓直流工程最多的國家,現在在建和在運營的工程已經達到十幾條支流工程。」

2017年前後,由於預算赤字困擾,巴西政府急需籌集資金,計劃私有化和出售國有資產,包括國家鑄幣廠、機場和高速公路,以及該國最大的電力公司。

巴西成爲中共在南美地區最大的投資目的國。

去年5月22日,在國家電網承辦的中國-巴西企業家委員會十五週年圓桌會議上,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稱,中國在巴西的投資達到600億美元,將近300家中國企業,包括三峽集團、中石化、華爲、中興等在巴西投資,涉及能源、金融、電力、工程建設、農業、通信、製造業等領域。

華爲被認為有中共軍方背景,其設備被用於信息監控,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已不採用華為設備。

但2019年5月,巴西副總統莫朗訪華時,除了會見習近平,還專門會見了華為總裁任正非。

6月,莫朗正式表態,巴西沒有限制華為的計劃。

這次瘟疫最嚴重期間,正需要充足水源保證衛生,降低病毒感染的時候,巴西最大城市聖保羅大都會地區,70多個居民區的居民,報告供水短缺或水量減小。

居民懷疑當局控制自來水供應,但政府否認,並表示水資源充足。

2018年5月,葛洲壩巴西有限公司收購了巴西聖保羅聖諾倫索供水系統公司100%股權。

中共官媒稱,該項目日供水能力41萬噸,可滿足聖保羅大都會地區以及周邊地區150萬人的用水需求,是中共「一帶一路」大背景下,中企投資海外水務領域的重大成果。

巧合的是,缺水事件發生前,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的兒子、眾議員愛德華多·博爾索納羅發推文批評中共隱瞞疫情,激怒北京當局。

儘管目前不清楚缺水是否與這起事件有關,巴西當局也沒有說明缺水原因,但中共控制其水資源的意圖,已露端倪。

除了水資源,中共還控制了巴西的其它重要資產。

2018年2月,中國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收購了巴西第二大港口、也是最大的农作物出口港——巴拉那瓜港口項目90%的股權,經營權30年。

2017年,海航集團下屬的海航機場控股集團公司,收購工程巨頭Odebrecht所持巴西第二繁忙國際機場——里約熱內盧國際機場近30%的股權。

巴西有一種白色金屬,叫做鈮,用於製造軍用飛機上的噴氣發動機。

巴西礦冶公司是世界最大的鈮公司,生產全球80%的鈮。

2011年,中國鈮業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19.5億美元,收購了巴西礦冶公司15%的股權。

2019年,中國工商銀行與巴西簽署《全球金融合作備忘錄》,成立徐工巴西銀行,是首個由巴西中央銀行批准籌建的外資銀行成立,持股高達100%。

2019年4月,中共國家開發銀行牽頭建立了「中拉開發性金融合作機制」,推行人民幣。

中共政府的收購狂潮,引起巴西政界的關注。

博爾索納羅總統警告說:「中國人不是在購買巴西的產品,他們是在購買巴西。」

他多此批評中共的投資,威脅巴西國家安全和經濟主權。

下一集,我們將繼續分析中共在文化和政治上,對巴西的滲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