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香港新法適用於美國人太離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3日訊】在今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二十三週年的當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出,《香港國安法》可能適用在美國人民身上「太離譜」,他還向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喊話,香港「一國兩制」的存亡,以及美國的反制程度,全在習近平作最終決定的一念之間。

香港國安法》實行第一天,香港仍有成千上萬的人自發的上街抗議示威,但是喊著「結束一黨專政」口號的聲量與人潮較去年減少,香港街頭可以明顯感受到寒蟬效應已經產生。

在和平遊行的隊伍中,有人手持「結束一黨專政」的標語牌。按照剛通過實施的《香港國安法》,這是否涉及四宗罪裏的「分裂國家政權罪」與「顛覆政權罪」,全由新設的「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與中央在香港設立的「維護國家安全公署」說了算。

不僅如此,作為美國首席外交官的蓬佩奧,時常批評中國不尊重人權、高聲要求北京維護香港的自由與自治。按照《香港國安法》,只要上述兩個機關認定蓬佩奧的喊話,引發港人「憎恨」港府與北京中央政府,蓬佩奧就涉及觸犯「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而儘管蓬佩奧是美國國務卿,《香港國安法》第38條規定,不具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者、在香港以外地區觸犯《港版國安法》中的罪行,都適用這部法律。

《香港國安法》長臂管轄地球人 蓬佩奧批離譜

在華盛頓,蓬佩奧週三在國務院新聞簡報會上,針對這一點說重話。

蓬佩奧說:「這部新法律的第38條聲稱,在香港境外的非香港居民也適用此法,這似乎包含美國人在內,這太離譜了!對所有國家來說都是如此。」

蓬佩奧指出,《香港國安法》實行,導致香港法治蕩然無存。北京恫嚇言論與思想自由,美國對此深表關切。

他還說,這顯示中國共產黨最害怕的,竟是自己的人民;中國共產黨給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帶來的挑戰,是「自由社會與專制獨裁之間的挑戰」,並不僅僅是美中之間的對峙而已,美國會持續與理念相近的國家聯手,建立「抗中共全球大聯盟」,更點名是習近平逼得美國出手,讓中國自絕於國際社會。

「美國接下來的政策會如何對待香港、香港原有的特殊待遇是否遭完全剝奪,這全取決於習總書記的決定……我認為,美國對香港的作法是’可以改變的’,然而,至少在過去48小時,中國政府的作法顯示,他們無意改變。」蓬佩奧說。

在北京宣告制定《香港國安法》的消息傳出後,美國總統特朗普於5月底宣布,美國啟動撤銷香港特殊待遇的措施;法律通過前夕,美國則祭出針對中方少數特定官員的簽證限制,以及撤銷香港特殊地位,停止對港的優惠政策,包括禁止出口國防設備與敏感技術到香港。

外界分析,美國真正的殺手鐧是在金融服務業。然而,對於在香港的眾多外資企業、包括美國企業在內,一但美國為首的國際制裁殺向金融業,例如撼動港幣與美元的聯系匯率機制,美國企業也會受傷慘重。

截至發稿,最大的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未回复自由亞洲電台置評《香港國安法》的請求。

不得妄議香港 北京欲管控全球輿論向世界宣戰?

外資企業與商會對中共認定的敏感議題表現低調,前白宮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並不意外。曾任高盛副總裁,熟悉華爾街運作的他7月1日在安全政策中心一場研討會上說,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美國科技業和金融業養大中共這一「怪物」,而現在香港的遭遇,是歷史重演的開端,中共想主宰世界,西方社會不能再姑息。

「傳統上,世界三大資本市場是華爾街、倫敦和香港。但你看看現在香港的遭遇,就像是1938年當時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在納粹出兵並吞前的境遇。那曾是世界上重要的資本市場之一。現在,中國共產黨基本上就是要整個封鎖管制香港,緊接著就是東亞、然後整個亞洲,最終就是西方世界了。」班農說。

1938年,英、法等國與德國簽定《慕尼黑協定》,在沒有捷克斯洛伐克代表參與的情況下,徑自決定割讓捷克斯洛伐克西部的蘇台德區給納粹德國;1939年,德國以接收蘇台德區為由,出兵並吞捷克斯洛伐克。

在2020年的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3週年的當天,北京不只是給港人送上《香港國安法》,也形同向世界宣告,任何人、在任何地點與任何時候,想要談論任何關於香港的議題,都最好深思,會不會觸犯北京認定那四宗罪,即分裂國家罪、顛覆政權罪、恐怖活動罪與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罪。

班農說,中國共產黨現在是美國最難對付的國家安全威脅,這都是過去的姑息導致。自由社會現在必須反擊,前方已無路可退。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