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中共留港不留人 最怕美國一大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3日訊】歷史文化學者、時事評論員章天亮分析说,中共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的算計,那就是留港不留人。而中共最害怕的是美國的經濟制裁,以及對具體行惡者個人的制裁。經濟制裁最大的殺招就是斷掉SWIFT系統。等於對中共宣布金融戰爭了。

7月1日,章天亮的YouTube頻道《天亮時分》節目談及中共於6月30日強行通過並實施的「港版國安法」。部分內容節選如下:

我今天想特別說說,中共在香港問題上到底怎麼想的?為什麼敢孤注一擲?它賭的到底是什麼?既然是孤注一擲,那就是中共壓上了它的全部家當,如果美國真的認為共產主義是個威脅,那就可以讓中共賠得褲子都不剩。但要出錯了牌,至少貽誤了重要的戰機。

我先說英美出的是什麼招兒。

美國時間6月30日,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克·盧比奧(Marco Rubio)和民主黨籍參議員梅內德斯(Menendez)提出了《香港避風港法案》(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援救那些在香港因為和平抗議而可能遭新的國安惡法迫害的人能夠申請美國的居留權。這個新的法案可以說非常慷慨,對這樣的申請人數不做限制。

英國也有類似的法案,就是給持有BNO的人獲得英國綠卡的通道。所謂BNO就是英國給1997年6月30日以前持有香港身分的人頒發的海外護照。這樣的人香港大約有300萬。

現在對中共最大的打擊其實不是上面這兩招,甚至中共可能為這兩招而心中竊喜。

因為中共最害怕的是美國的經濟制裁,以及對具體行惡者個人的制裁。當然經濟制裁最大的殺招就是斷掉SWIFT系統。

我在6月23號曾經做過一集節目,講到美國不大可能一下子斷掉SWIFT系統,就是美元電匯。這固然對中共形成重大的打擊,但這對於在港的美資也是打擊。至少得等到美資撤退之後才有可能斷掉SWIFT,但這已經等於對中共宣布金融戰爭了。

我當時對美國不大可能一下子斷掉SWIFT還有一個理由,就是如果英美給與港人撤離香港並提供庇護的選項,那麼也就是說,留下來的港人等於自主選擇了生活在中共的專制體制之下。既然你自願放棄自由,那麼英美也就沒有必要為你出頭。

英美也就沒有進一步制裁中共的必要,僅僅把香港當作一個內地城市就好了。

所以,你看看,中共在澳門也有類似23條立法,2009年就通過了。並不比2003年香港要立法的23條寬鬆,但澳門人不抗爭。國際社會也就幾乎沒有聲援澳門人和反對惡法的呼聲。美資財團在當地開設的賭場,占據了澳門賭博業的半壁江山,也沒有撤資。

中共正在為「留港不留人」布局

庇護香港人的做法,英美固然是出於人道考慮,但也就是選擇了避免和中共正面衝突。我相信中共是心中竊喜的。因為中共的策略是,留港不留人。

道理很簡單,中共是希望把所有能對它造成威脅的人統統驅出國門。所以你看到,中共在江澤民時代,一度非常喜歡搞人質外交。也就是對於那些反共的人,把他們釋放到其它國家去。所以中共可以釋放魏京生、釋放王軍濤、釋放王丹,包括還有一些被營救出來的民運人士,甚至是假民運人士。

而這些人因為是名人有媒體效應。他們一出來,美國人一高興,感覺好像問題就解決了。中共既做出了一種改善人權的姿態,產生的媒體效應又讓各國政府減少了民意壓力。而那些被迫害而默默無聲的人,就這樣繼續被殘酷地迫害。

真正反共的人,一旦到了美國或英國,他反共也無從反起。他們失去了群眾基礎,聲音被互聯網防火牆屏蔽。國內中共也減少了被抵制的壓力。這樣的策略,其實中共也想用在香港人身上。你反共,你就走,慢走不送。

所以你會看到中共正在為「留港不留人」布局。布什麼局呢?你看看親共的喉舌《東方日報》怎麼說的:「就當全港有200萬人支持反對派,這些人若不認同一國,就應該扶老攜幼移民他去,好行夾不送,無謂留在香港搞風搞雨。

當這200萬人離開後,留下來的必須是愛國愛港,尊重一國。中央便可趁此機會,徹底改革行政、立法、司法、教育、房屋等問題,實行留港不留人。

現在中資正大舉入港。早前有中資企業內部高層人士向大紀元透露,北京上層已經擬定好計劃,等香港的房地產進一步滑落時會入貨,對於股票市場也會有相應動作。而且上面(黨)會派更多人手到香港。

他解釋說,這個計劃的實質就是「留港不留人」,相關策略已內定成型,一些大陸大公司之間,已分配了各自的目標範圍,同時中資會翻倍大陸人工作簽證留港不留人。

英美對中共的應對絕不能停留在此

我也不能說英美不該給香港人退路,不提供庇護和綠卡通道,畢竟孔子說過:「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英美提供庇護也不是人家的義務,完全是出於情分。但是我要說兩點。

一、英美對中共的應對絕不能停留在此。我們必須要知道,當你基於人道理由,給香港人庇護的時候,實際上對其他生活在中共暴政之下的人是不公平的。如果你給香港人庇護,那麼遭到中共更殘酷迫害並仍然堅持和平抗爭的大陸法輪功學員,你給不給庇護呢?如果不給,那麼理由是什麼呢?為什麼厚此薄彼呢?

法律既然應該是公平的,那就不能只救助這些人,對於處於同樣、甚至更嚴酷困境的人就不予救助。就像是你不能光救助魏京生,而對高智晟、王全璋就置之不理一樣。

二、一定要提防有中共特務,又利用美國的政策漏洞獲得美國的綠卡,然後再破壞美國的自由民主制度。我們必須要明白,類似的事情之前並不是沒有發生過。1989年六四鎮壓後,美國給當時在美國的20萬中國人發了六四綠卡。

最後的結果是,這些人裡有多少人現在變成了中共的支持者?多少人認同美國的價值?多少人在為中共做事?而當時的老布什,一邊發六四綠卡,一邊派特使去北京密會鄧小平,表示要繼續跟中共做生意。

如果國際社會那時就聯合起來,解決中共這個邪教政權,後面還會有鎮壓法輪功、香港國安法等等事情嗎?中共病毒疫情讓美國損失幾萬億美元,死了12萬人,不就是中共這個罪魁禍首嗎?

如果在香港國安法的問題上只治標不治本,不就又回到30年前,發出20萬張「六四綠卡」的覆轍上嗎?所以我說,我不反對英美給香港人庇護,但一定要繼續努力,讓中共這個邪教不能繼續為非作歹。

即使不讓中美經濟完全脫鉤,制裁政治局委員以上,包括所有贊同了國安法的162個人大常委等等,絕對是英美最低的底線。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