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吉避凶憑善念 幸逢相士術通神

文/蘇雲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清朝嘉慶年間,陽羨(即今江蘇宜興)有個書生,學業有名,家境小康。嘉慶壬辰年夏天的時候,和學中同窗搭伴一同前往澄江(即今雲南澄江縣),參加選拔貢生的考試。當時這位陽羨書生參加歲考時,在經書和古籍方面的考試都在其同輩中連續考得第一,想著這次選拔貢生的考試也將勢在必得、穩操勝券,因為家境良好,攜帶了很多的銀錢,於是和同來的學子們連日飲酒作詩,好不快樂。

在書生寄宿的客舍中,有個會看相的人,此人在談論相術的時候,大多都很準。書生與其同住一個客舍,看這個人的相貌很和善。

一天,書生從外面買了一條魚回來,和看相人開玩笑說,「先生善於看相,您看看我是否能吃到這條魚?」看相人看了看魚,又看了看書生,說:「吃不到。」書生入內,連忙把魚做好了,放在桌子上。出來邀請看相人和他一起吃魚,以便嘲笑他看相不准。

兩人將要落座時,書生還問看相人說:「我能吃到嗎?」看相人說:「吃不到。」話音未落,有條巨蛇從房梁上掉下來壓在盛魚的盆上,把盆壓碎了,大家一陣驚叫喧嘩中,巨蛇拖著尾巴走了,書生終究沒吃到魚。

書生這下非常佩服這個人的相術,看相人卻推遲說:「我的相術哪裡神啊?都是因為你開我玩笑,我也回敬你一下而已,不然像吃魚這種小事,和看相有什麼關聯呢?」書生還是一再詢問自己能否被選拔為貢生。

看相的人猶豫著說:「其實我一直想告訴您真話,但是又怕招來埋怨,所以沒敢說。」

書生說:「您說說又有何妨?」看相的人說:「您的選拔沒啥希望了!看您的面上已經有了晦色,三天後的三鼓時,就要死於非命。這裡離您的家不遠,應該趕快回鄉,方能在家中過世。」書生問:「能否免除這個災難呢?」看相的人說:「不能。」書生看他說得這麼堅定,非常害怕。打算馬上整理行囊出發。這時,一同去參加考試的人都責怪看相的人亂說,又勸說書生不要走,書生雖然留下來,但是心裡一直惴惴不安。

到了相士說的應該死的日子,傍晚新月初上,客舍中的人都睡熟了,但是書生卻內心煎熬、輾轉難安,坐也不是,躺下又睡不著。就這樣內心惶惶中,他走出了客舍。

信步行至曠野之處,聽到附近隱隱約約有哭聲,書生循著聲音找過去,原來是一個破屋中有人在哭。推門進去一看,發現有一個婦人帶著兩個孩子在哭泣,哭聲哀怨悲切。詢問之下,婦人說其丈夫欠了一個有權有勢的人家五十兩銀子,被那家人告到官府,進了牢獄,經常被打得血肉模糊,所以把婦人賣掉來還債,已經有了契約,天大亮時,婦人就要去到賣身的人家那裡。婦人因捨不得子女,故而痛哭。

書生聽說後,內心盤算自己帶的銀錢很多,如果像看相人所說自己很快就要死了的話,留這些錢又有何用?不如代替他們還了債,還可以保全這對夫婦一家完整。因而說:「和賣身的人家簽訂婚據了嗎?」婦人說:「還沒有。」書生說:「如果拿到錢的話,還可以阻止嗎?」婦人回道:「可以。」書生又問:「媒人住在哪裡?」回說:「不遠。」書生說:「既然這樣,快點把媒人叫來,在這裡等著。我回去拿錢給你。」

婦人這時還懷疑書生有其它圖謀,猶豫著不回答。書生微笑著說:「我可憐你們一家骨肉即將離散,所以願意解囊相助,你快去快回不要懷疑。」婦人方高興地答應了。書生回到客舍拿了七十兩銀子,返回到剛才的地方,則見婦人同一個老翁坐在那裡。書生問老翁是什麼人,婦人說:「這是我賣身的媒人。」書生把錢拿出來給了婦人,並把經過告訴了老翁。

老翁吃驚地說:「先生只是一個過路的人,還能有這樣的高義,何況我與她的丈夫是鄰里呢?承蒙先生的恩德,賣身的事不要再說了,應該趕緊去把錢繳給官府,把人從獄中放出來要緊。」打開一看書生帶來的錢,多出來二十兩,書生說:「餘下的銀錢,你們夫婦可以做點小買賣餬口,以免再去借債。」老翁感慨地說:「先生想的可真周到啊!真如此夫婦的再生父母一般!」又問了書生的姓名、家住哪裡等等。

書生做完這一切後回到客舍,還是因為心裡惦記著看相人的話而無法入睡。聽到三更鼓響,自己內心念到:「時辰到了!」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忽然聽到有人敲門求見。起來一看,是那個婦人和她的丈夫,原來她把錢交給官府,其丈夫得到釋放後,夫婦二人一同來拜謝。書生安慰勸解了他們一番,並把夫婦二人送出大門,回來剛要進自己的房間睡覺,忽然聽到其臥室有很大的聲音響動,進來一看,一面牆倒了,正壓在他睡覺的床上,把床都壓得粉碎。書生於是換到了其它的房間。

第二天,書生見到看相人,譏笑說他相術不准。看相人不知道昨晚發生的事情,仔細看了一下書生,笑著說:「先生不要騙我了,您一定是昨晚做了什麼大事,所以現在滿面陰騭,有了很大的陰德。您今天不會死,而且還將得到選拔,並能繼續高升為進士。如果我說錯了的話,昨晚您已經死在倒下來的牆下面了!」書生因而非常佩服相士。這一年,他果然被選拔為貢生,後來又入了詞館。

這個看相者果然不是一般的人!他能看到書生的命運,甚至包括能否吃到魚這種小事,所以知曉古人說的「一飲一啄,莫非前定」真實不虛。他又看到書生被牆壓倒而死,得知死生有定時,不能倖免,除非做了善事而積下陰德。

陽羨書生因一個善念拿出銀錢救濟婦人,從而使其免受賣身之難,而又復得夫婦子女一家團圓,並且多給其銀兩以便他們做生意維生,可不用再借債,所以老翁感嘆書生如此夫婦的再生父母。使別人骨肉團圓,如同保全自己的性命體膚。書生保全了婦人一家,卻因而使自己免去災禍,換得福報進入仕途。正是:生死交關處,窮通轉眼間;禍福無門,惟人自召。@*#

參考資料:清 汪道鼎著《坐花誌果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