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激進主義招致激進主義 無法解決衝突

Gary L. Gregg撰文/林達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今天的局面讓人痛苦不安,暴力抗議者摧毀了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西奧多·羅斯福(Teddy Roosevelt)和克里斯托弗·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的雕像,否定了他們對美國的貢獻,這種種暴行成了躲不過的災難。激進的思想招致激進的行動,引來更激進的行為,甚至如暴徒的行為。

這些雕像和它們象徵的意義是費時很久才建立起來的,但是被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冒出的火花燒毀了。

最近掀起的激進主義滔天濁浪始於一場警察的過度執法。全美民眾的目光都聚焦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d floyd)的頸部被壓在警察腿下的畫面,也因此當地抗議者走上了街頭。然後,當黑夜降臨這座城市時,一些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攻擊。商店被洗劫,建築物被燒毀。

明尼阿波利斯的抗議引發了全國各地針對警察暴力執法的抗議活動,其中許多抗議活動迅速從和平、有組織的遊行演變為非法暴行:他們違反宵禁、堵塞交通、砸碎窗戶、焚燒警車、襲擊警察封鎖線以及燒毀建築物。

某些城市,地方首長對暴徒暴行坐視不管,任由他們竄行街頭。另一些城市,地方首長一開始實行宵禁,並請求武裝援助。然而,一旦騷動再度發生,壓制不下去,大部分地方首長也就退縮了。之後這些暴徒團夥就從搶劫、盜竊和縱火,升級為拆毀邦聯軍官的雕像。

這還不夠,他們進一步攻擊那些歷史上建國者的雕像,這些偉大人物建立了美國和美國的自由價值,並將其傳播到全美洲乃至全世界!看看這些名字吧:華盛頓、傑弗遜、哥倫布—他們全被拆毀了。

當我們為那些因警察濫權而受害的人心碎時,國家也破碎了,因為那些暴徒大搖大擺地橫行街市、燒毀城市、拆紀念碑、在社交媒體上禁止異議者發表言論!

正如我上面所說:長久以來不可避免的事實就是:激進主義招引激進主義。

歷經一代人了,這段時間以來,我們眼見他們架起了燃火的乾柴卻不曾阻止。美國歷史在公立學校中幾乎已經不見蹤影。太長一段時間,我們的社會研究、公民和歷史方面的教學讓給了足球教練以確保其收入不減,或者讓給了擁有教育學位的教師,而這些教師卻對教學科目既無興趣又不了解。於是,激發美國民眾愛國情操與凝聚民心的象徵被置換了。

美國的大學已經放棄了傳統和歷史,新設置的學位都是與經濟更「相關」的,或能夠加快促進所謂「社會正義」的。那些激發了幾代美國人雄心壯志的英雄人物已經被不知不覺地、全面性地淡化。胸無點墨的學生們把自己當成受害者,心裡充滿委屈、嫉妒、對歷史的偏見與曲解,並被偽科學的社會科學術語和概念所鼓動。

我們眼睜睜看著一堆乾柴被架起來卻放任不管。然後,似乎只是一個例行的警察執法,因為攝像機鏡頭上出現一名惡警的過度執法及一個市民的死亡,便燃起了這堆乾柴,燒起了漫天大火,毀掉了雕像、警察局、正統的觀點、歷史人物、法律和秩序、經濟機會和日常生活。

激進思想引發激進教學。激進教學造成正統教學和正統觀點的退卻。原本穩固的中間部分變得脆弱,於是傾向右翼採取防衛措施。右翼的防衛措施又引起左翼的防衛措施,如此就像磁鐵相同極性的兩端,互相排斥,失去中心平衡,而中心平衡是任何自由、有序社會之必需。

2500年前柏拉圖給我們上過一課,當時他解釋說,天氣和政治的極端總是引來相反的極端。在其經典著作《共和國》(The Republic)第八冊中,他展示了極端的進步民主運動將如何造成暴君的崛起。時間會告訴我們:走極端將把美國引向哪裡?

從政治哲學與歷史上的法國大革命、俄國大革命及中國文化大革命,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這個公式:激進的政治永遠無法得到滿足,因其試圖解決的問題不屬於政治問題。就像一條瘋蛇追逐自己尾巴,它把尾巴當成食物。激進分子將追逐其假想中的敵人,抱怨其臆想中的不公與苦難。當他們之前訴求的手段無法解決問題時,他們會繼續尋求更激進的解決方案。

當他們發現一直得不到滿足時,他們就得繼續尋找敵人,直到自我耗盡、自我吞噬——就像羅伯斯皮爾(Robespierre)走向自己的絞刑架或托洛茨基(Trotsky)被更純粹的馬克思主義者殺害 。

除非我們能解決人類心中的問題、修補好我們破碎的家庭、發展出一種健康的文化、學會珍惜真正有價值的東西,以及為所有人捍衛秩序和自由的基礎,否則我們無法平息城市中的紛亂。解決問題需要時間、冷靜的審議、仔細考量和多多地向神祈禱。以激進的手段訴求立即的滿足並推倒無生命的雕像,這樣是無法達到目地的。

現在只能等待時間來證明,在一切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能否靜下心來處理這個既艱難又耗時的問題。

原文Radicalism Begets Radicalis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加裡·格雷格(Gary L. Gregg)是路易斯維爾大學麥康奈爾中心(McConnell Center)主任與廣播主持人,也是作家和編輯,他的著作如《愛國智者:喬治·華盛頓與美國政治傳統》(Patriot Sage: George Washington and the American Political Tradition)。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