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前高官撰文稱中共面臨6大危機 解藥是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7日訊】【熱點互動】前高官撰文稱中共面臨6大危機 解藥是什麼?

近日,中共高官的一篇應對外部環境惡化六大準備的文章引發熱議。文章針對中共面對的中美關係惡化、產業鏈斷裂、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等重大危機,提出應對之策。與此同時,副總理劉鶴在6月提出的要啟動「經濟內循環」一說,也開始發酵。網民指這就是閉關鎖國。有熱傳網文稱:民眾要準備好過三年以上苦日子!

嘉賓:
時事評論員:傑森 博士
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熱點互動】中共高官罕見承認6大危機劉鶴提「經濟內循環」,苦日子要來了?如何應對與美元脫鉤風險?人民幣國際化恐是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7月6號星期一。最近有關中國經濟有兩個熱點,一個是中共前高官近日發表文章,稱中共要面對6個外部環境惡化做好準備,其實也就是中共要應對的6大危機。另外一個是副總理劉鶴日前提出的,中國要啟動「經濟內循環」這種說法,有網民說這就是閉關鎖國。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一起探討這些熱點的事件,兩位都是通過skype連線,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還有一位是趙培先生,二位好。

傑森:方菲好,大家好。

趙培:你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在節目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一個短片,了解一下這位高官他提到的6大危機是什麼。

(播放影片開始)

7月3號中共喉舌《環球時報》旗下帳號刊發出中共中聯部原副部長周力的文章,聲稱中共病毒疫情給全世界造成衝擊,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多,中共要做好應對外部環境惡化的6大準備。這6大準備涉及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中共病毒疫情常態化、人民幣與美元脫鉤、全球性糧食危機,所謂國際恐怖勢力回潮等。中共對疫情的刻意隱瞞,導致了全球大瘟疫,中共因此遭到美國和世界各國的譴責和追討。

再加上中共公開撕毀一國兩制承諾,在香港強推國安法,更引來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彈和圍堵。日前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奧布萊恩就明確表示,中共不等於中國,也不等於中國人民。美國人被動而天真的對待中共的時代已結束,美國正在採取果斷行動,全面抵制中共。

(播放結束)

主持人:好的,剛才這個開頭短片中列舉了文章中一些主要內容,我想先問一下傑森博士,其實我們看到新聞中,他把這個文章大致內容回顧一下,其實這些都是可以說是有關國計民生大的問題。這樣一篇文章但是卻是由一位前,已經退休的中共高官寫的文章放出來的,而不是說黨媒或者中共什麼政府的正式的機關來放出來這樣的信息,您覺得這個說明什麼呢?

傑森:其實你看看周力這個人的身分,剛才媒體強調他是中聯部原來的一個副部長,但是事實上他的整個履歷,在中聯部待的時間都不長,其實主要是待了大概3年的時間。而且現在發表這個文章的時候,他是以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的身分在做,而這個人民大學的重陽金融研究院的話,按它自己的定位是一個中國特色的智庫。

主持人:喔。

傑森:換句話說,是一個給中共說是出謀劃策,其實中共的智庫,它叫中國特色中國智庫,那麼基本上是這樣的概念,就是幫著中共現有的統治者,完善他們提出的現有的理論。事實上你要從他提出這個文章你去看,這個文章最開始,事實上是發表在中國社會科學報上。某種意義上講,有點是半學術那種性質,只是後來被《環球時報》引用了以後,然後在全世界傳開了。但是這個裡頭他談的這種概念,其實它是以應對外部環境做6項準備來說的。

某種意義上講的話,它跟習近平在4月政治局常委開會,要應對外部環境長期變化,和7月1號他在中國的一些雜誌上發表的,有關聲稱目前世界面臨百年不遇的世界大變局。這樣的說法其實是一致的,基本上的話。

主持人:相呼應。

傑森:對,目前的這個危機甩到國際,把所有的中國面臨的一切危機,都往國際甩。那麼只是周力這篇文章甩得更具體,他分了6點,每一點其實都往國外甩。所以說在我看來,它更像是一個完善習近平講話的一個努力的工作報告。當然他說的很具體,具體到了把中共的所有危機一一列出來了。因為他列出來的危機是大家在海外普遍討論的危機。跟大家討論的這個危機一下子吻合了,只是他說的角度不一樣,但是說的內容、方向是一致的。

那麼大家有的人就會解讀說,是不是給中國老百姓提醒,但是我的感覺就是說,他可能沒有提醒這個意思。因為在他們心目中,老百姓其實永遠都不是個什麼事。很可能還是給中共的比如習近平的一些講話,做一些理論上的補充和內容上的充實,主要是這個目的,就是把所有的責任往國外推。

主持人:了解。那我們來看他這篇文章,先請您解讀一下第一個,因為第一個我覺得是最關鍵,其實可能也是其他外部環境惡化的,這樣一個導火索。第一個他就說是中美關係持續惡化,他文章中講到說,疫情發生了6個月時間,美國執政當局強化對我們的打壓力度。然後列舉了一些比如對華為,出台《維吾爾人權法》等等。他說所以我們必須有這個脫鉤難以避免的這樣一個清醒的認識。

但是他沒有說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中美關係持續惡化,我想先問您一下,您覺得他對於這個中美關係持續惡化,這樣一個中美關係的趨勢,這樣一個描述是否準確?然後您覺得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傑森:他開始首先是說,某種意義上講,給人的概念是美國在阻止中國的進一步發展。這事實上是吻合他在中國老百姓腦子裡頭,一直存放的那個基本的教育概念。就是說我們中華民族要崛起了,美帝國主義在壓迫我們,在阻止我們騰飛,阻止我們崛起。那麼基於這樣的概念的話,他用最表面的方式,就是剛才你描述的幾點,他沒有說,只說了這個現象,沒有解釋為什麼出現這樣的現象。

主持人:對。

傑森:那麼這樣的感覺的話,基本上,因為中國老百姓對於這個每一個他提的,什麼《台北法案》, 我想中國老百姓可能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的。然後比如說是維吾爾族的相關的人權法案,他可能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這樣的過程,就是他給老百姓大家一個基本的概念,就是說是似而非,半模糊化的告訴你,美國人針對我們做了這麼多這麼多的事情,但是老百姓不知道為什麼做這個事,原因是什麼。

其實的話,他要是讓老百姓知道背後的原因的話,我想很多老百姓也許會站在美國,應該覺得美國這樣做是對的。很多情況下,我的感覺上他完全沒有跟老百姓傳遞一個最明確的信息,就是說中共目前中美關係,甚至中國和全世界幾乎所有文明國家的這種衝突,其實都是中共本身的意識型態,和中共全球擴張的控制全世界的這種野心之間的一個衝突。某種意義上講,是中共挑起的一切問題。

主持人:好的,那趙培先生您怎麼看他這個第一條,您是不是也覺得說,他對於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然後要對脫鉤做好準備。您覺得他這樣一個描繪是不是準確呢?

趙培:其實他的描繪在國內的人,因為我們在海外,我們的信息是流暢的,我們也是比較開放性的,我們會看很多不同的消息。在國內的人他會感到一個非常震驚的結果是什麼呢?因為中共終於出來一個前高官,承認中共危機了。雖然我們《新唐人》一直在說中共面臨著各種危機,但他在國內宣傳我還是怎麼怎麼好,我還是向日葵一樣,那現在你承認了吧,承認了這就是在,就是說這一批只看中共消息的大眾,可以說是震撼彈。

就是說我看到了這個危機,那麼他說的危機確實是一個正確的表現,表現在哪裡正確呢?就是說他們中美有可能全面脫鉤,這個也是川普總統也一直在表述的問題,也是美國政壇的一個取向性、可能性,一直在探討的這麼一個問題,這個確實是這樣。那麼基於什麼樣的理論,或者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中美脫鉤,他就一直不再說,他一直說什麼鬥爭。你這話換成大家能夠聽懂的話,就是你一直要跟美國鬥,所以造成中美脫鉤,這個也說得通。

為什麼呢?你看你在經濟層面上,你進WTO之後,你就沒打算遵守規矩,你搞這個關稅壁壘、市場封鎖,包括技術盜竊,這些問題導致了川普總統開始加關稅,導致中美所謂的貿易戰,鬧到現在也沒有鬧出一個最終的協議來,這是經濟層面的。那麼它自己也放棄了跟全世界的交流,你比如說2020年6月中共放棄了申請,在WTO申請市場經濟地位,這就是說明它已經不打算是跟全世界去和到一塊去了,脫鉤、經濟層面,我們講到這裡是一個已經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中美還有一個根本上,政治利益上的衝突,你共產黨在國內迫害人權,美國作為世界警察他不可能坐視不理。你迫害香港人,美國人也不可能坐視不理。因為美國正是基於香港有這個自治權才給予香港很多自由貿易的地位。那美國形成了一系列的人權法案,和對香港制止迫害的法案,這就是美國做的事情,這是一個基本的政治衝突。

你中共鬥爭的,你要搞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要把中國甚至全世界都吞了,那美國肯定不幹。而且是你向外輸出你這種腐敗制度,也導致美國人一定要跟你中共脫鉤,一定要限制甚至制止你共產主義危害全球,所以現在包括中共病毒疫情它是怎麼來的?不管怎麼說,它的爆發地就是武漢。而且是你中共掩蓋疫情開萬人宴,才造成整個武漢人受災以致波及到全球,誰跟你近誰倒楣,一帶一路的義大利首先被攻破,然後成為歐美淪陷的一個橋頭堡,所謂一帶一路的橋頭堡成了病毒擴散的橋頭堡。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人深刻的意識到,你中共搞共產主義這一套,甚至你要讓WHO掩蓋這一套才造成了全球的災難,我們一定要找你算這筆帳。至於怎麼算?那就從政治上我們怎麼樣限制共產主義就是政治上的脫鉤,那麼一系列下來看來,不是因為人家不信任你,是因為人家已經信任過你,但是共產主義要跟人家鬥爭才導致脫鉤。所以你說的也對,就是因為你要搞共產主義鬥爭才造成的中美脫鉤。

主持人:是,我記得前一陣美國的國安顧問奧布萊恩說的一句話,他說從1930年代美國就誤判中共,現在天真被動時代過去了。傑森博士,我想請您談一談下面一個,當然有關中美脫鉤我想再補充一句,我覺得這作者可能有意識到了原因可能主要是在中共,所以他一句也不提,但凡如果有一個原因是在美國他可能會提,但他對於造成中美惡化加劇的原因一句也不提。

那我們來看看第二點,其實我們今天想花比較多的時間來討論一下,跟中國經濟是非常相關的,這第二點他說是要應對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的準備,第二點中他就特別提到了,一個他說這個原因是因為疫情導致需求萎縮,然後說我們要建設以我為中心的區域產業鏈,他給出了這樣一個解決方案,然後說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這樣一個格局。這國內的大循環其實就是劉鶴最近所提到的經濟內循環。

我想先問您一下,您覺得需求萎縮、產業鏈斷裂造成的原因是甚麼?另外他說要建立區域產業鏈來做應對,這是不是一個解決方案?

傑森:首先第一點,他目前把整個外需就是中國出口萎縮,某種程度上講歸咎到疫情這個角度,其實這有一點就是甩鍋。本身來說有疫情的因素,但是我們知道了整個中國的外貿特別是對美國的外貿,其實是從過去兩年貿易戰過程中一直事實上是都在受影響,甚至是有萎縮的因素,因為是打貿易戰嘛。所以某種程度上講,現在整體中國的不管是他談的外貿萎縮還是談到這個產業鏈外移或者供應鏈斷裂等等因素,其實有疫情因素,但是其實是從2018年美國開始打貿易戰之後一個延續的過程。就是不是一個完全切斷的,在這之前好的不得了,突然今年一、二月份疫情開始了,然後出現這樣的國際情況,不是的。

事實上,我們知道貿易戰甚麼原因?我們過去歷史節目反覆談到了,貿易戰事實上是長期中共在整個國際貿易中對於美國、各個其它國家貿易不平等促成的。而且我們也知道,剛才趙培提到一點,就是它現在放棄在WTO申訴它是一個真實的市場經濟,第一,它也知道這是很可笑的事情,但是第二點說明啥呢?WTO現在已經完全被中共玩殘了。甚麼叫玩殘了?就是因為中共完全不遵守WTO協議,而WTO本身以前是個君子協議,它的牙齒是非常有限的,它的司法運作是比較低效的。

以前大家都是君子,很少有案例,一旦中國進入的話,圍繞中國的案例非常非常多。歐洲跟中國打官司,美國跟中國打官司,最後WTO的低效使得美國徹底放棄WTO,所以美國利用一票否決權,基本上就把WTO七個法官現在只剩一個了。整個WTO的仲裁機構完全癱瘓,而且WTO基本上形同虛設。各個國家都開始增加一些貿易關稅,包括美國對中國這邊的貿易戰,歐洲前一段時間也開始對中共加關稅,印度現在也準備開始跟中共加關稅。

其實WTO所有的成員國已經開始自我行動,這一切是中共把WTO玩殘了。這個過程中你也知道,國際貿易秩序是中共玩殘的,本身來說,所有這些因素促成現在它描述這個現象,就是國際對於它的產品需求萎縮、供應鏈外移,同時供應鏈切斷,因為它畢竟是原材料在國外買,銷售在國外。整個對於它產業鏈、供應鏈是有很大的衝擊。妳剛剛第二個問題是?

主持人:就是區域的產業鏈能不能建立起來?

傑森:對,這事實上是中共目前努力想嘗試的一個方向。特別是在最近7月3號上海專門舉行了一個研討會,中國人民銀行有一個研究局局長好像叫王信,他明晰展現了這樣的觀念,說出了兩點,第一點就是目前,他又是把問題甩到疫情那,說因為疫情各個地區恢復的不一樣,所以有些地區自然而然的可能,比如說亞洲地區疫情恢復好,我們可以再一塊先開始是做生意。

而且他也提到因為反全球化或者是民粹主義崛起,事實上是它把人逼的,這當然沒說,他說有可能未來北美會自己搞一套,歐洲會自己搞一套。確確實實川普成功的和墨西哥、加拿大達成美、加、墨三方協議。這個協議事實上是一個比以前更公平的協議,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基於這個框架協議很可能會有更多的經濟往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這是有一點點地域性的概念,但是中共現在期望啥呢?

他說我們要跟東南亞的國家,跟日本和韓國,我們這些國家建立一個貿易圈,事實上它一直在推一個貿易協議,好像是叫做RCEP,叫「地區性全面經濟合作夥伴計畫」。事實上是把中國、日本還有韓國、印度和東南亞一些國家聯合在一起想搞一個這樣的協議,但是這個協議一直在協商過程中,一直都談不攏。而現在到目前為止,現在國際形勢談攏的機會幾乎是零了,原因是啥呢?第一,印度宣布這個協議它徹底談都不談,以前是猶猶豫豫,現在是談都不談了。現在日本對它的關係越來越冷淡,而且東南亞的國家因為南海的問題,包括菲律賓、越南、其它這些國家對它的戒心是越來越重。

所以對於中共來說,它現在試圖努力地想就近圍著它這一圈搞一個貿易協議,但是這個貿易協議本身已經幾乎是一個病死胎中的狀態了。本身它談到這種地域性經濟在我看來幾乎是不可能,因為這些地方大部分是消費,不是,是個生產國。它事實上是需要像美國這樣一個大的消費國作為一個市場,這個地區本身很難形成一個閉環,就是說從原材料到生產到消費達到一個閉環狀態。

你缺失了美國這樣一個消費大國的話,所有這些國家是成不了一個完整體系的,所以中共本身這個構想其實就是一個大的問題,而且它本身現在的地緣政治和國際表現你可以清楚看到,它這樣的努力事實上是口頭上的努力,是它一個嘗試,但是成功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低。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想到華為的任正飛自己就承認過,他說中國的製造業很困難,因為高端產業上不去,就是自己做不出來,比如說芯片,低端產業又在往外移,所以您怎麼看它聲稱要構建區域產業鏈這麼一個說法?

趙培:其實它等於承認一個危機,網友有學醫的說甚麼叫內循環?就是這個人躺在病床上只剩一口氣,植物人的狀態就是自己內部循環,我有自己的供血,但它不能說話,不能吃東西,你可以打一些營養液維持它的內循環還在工作,它等於承認的中共的經濟已經是一個殭屍化的過程。

在這過程當中,這個危機並不是今天才有的,甚至可以追朔到2016年,比如我們當年做一個節目,當年已經有日本組團到中國要求中共給他們成立一個日資,撤離中國的窗口,給他們把錢匯出去。中共當時副總理張高麗,給他們一頓忽悠把他們忽悠回去了。

從2016年就面臨這個問題,也就是導致這個危機的原因,不在於今天,而在於中共在把中國經濟胡搞,怎麼胡搞呢?你在那又是排這個國家又排那個國家,想把人家都踢走,你來獨斷中國的整個的市場,比如現在把三星產業鏈都踢到哪?都踢到越南去了,現在三星手機,甚至是它最高檔的Note這一系列,全都是在越南生產,你等於把越南給培養壯大起來。

越南肯跟你去做你的外循環嗎?不,人家跟韓國和美國的市場做了一個循環,所以人家不可能去加入你的循環序列。這是它內在的,包括它計畫生育,強制的計畫生育導致中國人口紅利的消失,這等等的一些內政都是共產黨惹的禍,導致中國的經濟整個供血不足,導致其實是你把中國經濟形成了僵屍化,這是根本性的原因。

再講它想搞的外循環是區域的,剛才傑森博士已經講了,印度那一塊已經不可能了,我剛才又說了越南這邊也大概不想跟你玩,人家更想跟美國、韓國玩,人家不想跟你玩。另外中國經濟跟外面交流的一個重要的窗口,就是香港,你看看香港今天這個窗口正在逐漸喪失,不是說它一下子就喪失掉,正在逐漸喪失的過程,到底這個過程是誰惹的禍呢?不是你中共搞了一個國安法嗎?你想一想,香港是中國60%外資湧入中國的一個窗口,轉口貿易當中,整個轉口貿易大概是5千多億美元,其中有57%是來自中國大陸,也就是說大陸經過香港賣到美國和全世界的商品,大概是3千多億美元。

如果美國、加拿大等等歐洲國家全部取消香港的自由港的地位,你想想對中國的經濟是多大的損失?在這種情況下,你不想內循環,你一直在內循環,所以根本你要搞內循環的原因,是你自己把自己向外溝通的渠道全部封死,是因為你共產黨要搞惡政,全部封死,這才導致你必須要搞內循環。

它又是一個甚麼樣的內循環?它這個內循環其實說白了,它拚命印發人民幣,在房地產什麼地方建一個蓄水池,把這些錢都存在中國,同時保障人民幣的匯率不變,這樣它叫一個內循環,全在國內這兒玩水,又建了一個大的三峽水庫,在經濟上,這叫它的內循環。這種內循環就是在於你崩壩的時機跟危機在什麼地方的程度了。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說,內循環實際上是因為別人不跟你玩了,你只能關起門來自己玩。我想問問傑森博士,我們從好的方面理解,內循環我的理解就是,別人不買我的東西,我們就自己買自己的,別人不賣給我們的東西,我們就自己造,所以是想一種自給自足,或者自力更生的狀態。有網友說這就是閉關鎖國,您怎麼看呢?

傑森:剛才我們還正在談它要發展必須的經濟產業鏈,另外,劉鶴副總理開始談內循環。本身來說,你就知道現在的中共官員不知道往哪求醫了,當然我知道這內循環的概念,本身其實它倒不是一個非常嶄新的一個思想。今年四月份它其實已經開始努力的要出口轉內銷,而且前兩天中共的國務院還發了一個文件,有關出口轉內銷具體實施的一些意見,換句話說怎麼樣讓原來向外的企業生產的產品,現在在國內銷售,叫出口轉內銷,這是很多我們小時候聽到的一些概念,現在都開始回來用了。

劉鶴所談的所謂的內循環,其實用非常簡單的一個概念,我們能不能增加內需,用內需的方式來消化我們現在的產能過剩,原來很多想外賣的產品,形成這樣一個循環。這是一廂情願的說法,中共一直想刺激內需,但是中共的GDP裡頭內需的比例一直是40%多,是全球幾乎是最低的。包括外顯型的日本,本國的內需,國內消費也占了55%,美國甚至占到了70%,美國才是真正的一個內循環為主,內外結合為輔的經濟,它主要經濟動源來自於它的內需,因為70%GDP來自於內需。

而中共這邊40%來自於內需,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而且疫情發展的過程中,老百姓各方面失業的人數暴漲,很多地方的工資出現了很大的問題,而且很多地方未來前景不明,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是讓老百姓最基本內需的現實呢?原來是40%占GDP,現在能維持40%就不錯了,你怎麼可能在以前努力推內需,推了十幾年的情況下,沒推起來,突然在這個時候能推起來?

很多時候它的政策有一點點,像前一段時間鼓勵擺地攤那種概念,沒辦法了,我用這樣一個沒辦法的辦法來解決問題。內循環是個新名詞,其實我的感覺,完全是一個忽悠人的說法,乾脆你就說,我們貨賣不出去了,你咋辦呢?我沒辦法,能國內賣點是多少,它要是說老實話,就這麼一句話就說完了,但是它又搞一個內循環,然後又內循環外循環相結合,聽起來讓大家覺得這麼高深,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的概念。而且我們知道出口轉內銷等等,國務院的角度壓下來幫助這個事情,但是我們也看到了,大量的外顯型企業在倒閉,這個時候,中共實際上是不會報這些數字。

主持人:趙培先生,您怎麼看所謂的內循環,到底能不能循環的起來?另外網友說這是一個閉關鎖國,您覺得這種說法準確嗎?

趙培:閉關鎖國其實是有那麼點意思,當然它並不完全正確,我剛才講了,其實傑森博士也講這個問題,錢從哪裡,就是說內需總得有錢,錢從哪裡來?中共無外乎那幾套,就是房地產、股市去忽悠大家進來,看起來表面上繁榮了,但是我有錢了,我還可以繼續買更多的東西,讓老百姓去走這麼一條路。

這一條路就涉及到它要把股市或者房地產給鼓吹起來,從這個疫情稍微穩定之後,中共幹的這個事,就是拚命的鼓吹房地產,比如上海又出現了新的地價、地王,房地產又給鼓吹起來了,讓你覺得我房子還增值。其實是老百姓的這點儲蓄已經都轉換成首付,就是房地產的首付,已經很難再拿出錢了。

最近這段時間,它又讓股市暴漲,一個政策市,包括香港還在搞政策市,香港人叫吃魚尾,也就是說,中共為了防止國安法公布之後導致股市狂跌,它要政策拖一波市,這時候那就是魚尾了,你要趕快利用這一波賺點錢就跑,這是香港的情況。大陸情況,它的內循環是在錢的方面,我們剛才傑森博士已經把製造業方面講的很清楚。

它在錢的方面是怎麼幹的呢?它等於是建一個大水壩,它會拚命在國內大水漫灌發錢,當然這個錢千萬不能讓它全流到國外,甚至要有很少部分它控制的洩洪的那一點流到國外,為什麼呢?因為這筆錢只要在中國國內,看起來大家都有錢,大家都能做內需消費,一旦流到海外,這個時候它自己的外匯儲備就撐不住了,就像2016年的時候,它拚命外阻在跌,它都跌到受不了的地步,一萬億的往下跌,這個時候,它的政權就有崩潰的可能性。

所以它整個內循環其實就是在之前的這些政策的基礎上,比如說發錢、舉國債、舉地方債的基礎上,增加了一條控制住這個壩不崩塌,錢不要流出來,所以你看到最近國內向外走錢是十分困難,甚至有人預計未來出國留學都可以限制住,護照上繳,其實是它為了防止這個蓄水池的壩給崩塌了,所以這是從錢的方面講的一個內循環,就是它建了一個大水庫在中國,也是個大炸彈在中國。

主持人:傑森博士,我覺得很多網民還是滿清醒的,他看到中共最近釋放的這些訊息,他覺得說明經濟形勢真的是非常嚴峻的,所以我看到網上有這樣一個流傳的網文,就是說大家準備好過三年以上的苦日子,甚至他列舉了中共有可能做的事情,其中就提到經濟內循環,這篇網文其實是在劉鶴講內循環之前出來的,所以可能這是一個體制內的人寫的一些東西。然後他還提到別的說中共可能採取措施,包括對戰略物資、民生產品實施什麼計劃經濟、限制居民出國,剛才趙培先生談到了,然後什麼邊境管控等等。您覺得它真的會出台這些類似的措施嗎?

傑森:現在中共有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它的美元到底有多少?事實上以前它賺美元主要是從美國這邊賺。當然有一大家沒想到的概念就是,比如2019年的時候整個全年外匯的淨賺就是順差,一共是將近4,200億,那麼基本上它這個錢基本上是從美國這兒賺的。那麼賺錢、順差前四名其中還包括一個印度,它事實上2019年從印度賺了大概是500多億美元,就是淨賺。它跟印度貿易不大,只有800多億,但是淨賺了500多億。

而最近的話,它跟印度直接搞翻了,搞翻了以後印度現在已經出台政策,比如說對於中國的產品開始加徵關稅了,甚至有一些其它的產品會有一些特殊的管控訊息。那麼不管是跟美國的貿易戰還是跟印度,它直接傷害它什麼呢?直接傷害它淨賺錢的部分,就是外貿中淨賺錢的部分。淨賺錢的部分如果不夠的話,它最缺的就是美元,這一次我剛才談到了,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他在他講話中說美元現在是全球最缺失。這是他的真心話,中共現在特別特別缺錢,我指缺美元。

因為中國的錢拿到國際上就是紙,因為國際上只認美元。它要在國際上比如說買糧食,比如說要買各種各樣的能源,它方方面面都得要美元來買。那麼在整個過程中,它如果美元缺失,它確確實實有這樣的難度。而與此同時,我們也知道現在國際上各個地方糧產量,據說今年它自己文章中都說了,全球糧產量下降了30%,有一些國家比如說越南,比如一些其他的歐洲國家,他開始限制自己的糧食出口。而且它跟美國貿易戰的過程中,它的大豆進口的成本也增加了很多,那麼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又知道它有20~30%的糧食是靠國外提供的。

它如果沒有足夠的美元來解決這個問題,就是糧食的問題,進口量不那麼夠的時候,它就得要稍微控制一下。當然人少吃10%的飯,可能不會餓死,但是因為中國社會是個不平衡的社會,不均衡的社會。窮人餓死的時候,富人可能還感覺不到,如果真是糧食一漲,那窮人可能真會餓死,而富人還感覺不到。

那麼對於糧食的這個問題,它一旦覺得它沒有能力大量的滿足現在的需求,它得要稍微的少進口一點的話,那麼國內就會出現糧價上漲。就像大豆一下子上漲了20~30%這樣的概念,如果到時候糧價上漲那麼多的時候,中國真的可能會有飢餓的問題出現。那個時候它就得控制,它就得比如說把糧食固定價格,或者每個人限量,你富人有錢也不能多買。那麼這種舉措不是天方夜譚,有可能會出現,當然就目前來看明天出現的可能還不是那麼大。但是整體來說這都是一個方向,你不知道明天它會出什麼昏招。中共的昏招已經讓我驚訝到,就說它出盡了我所有想像不到的昏招,所以在我看來再走一、兩步可能就到這一步了。

主持人:所以就說中共缺美元,最直接對民生的影響是可能沒有足夠的錢進口糧食,所以在最基本的民生用品上、農產品這些方面,會有限制,是嗎?包括它比如說不給護照,限制出境,是不是也是因為怕用外匯呢?

傑森:那是它最近出的一個公務員的法規裡頭,提到了公務員本身不能私自旅遊。

主持人:現在還只是公務員。

傑森:對,而且收護照這個事已經發生了很久了,不是今年發生。在過去好多年一般公務員早就收了,而一般事業性單位的人也都開始收護照,本身來說它當時主要是怕官員外逃,是從這個角度。剛才也知道因為內逃,就是逃好多好多錢拿走了,當然另一方面中共也意識到一點,目前它在外匯流失最大的兩個方向。一個是出國旅遊,一個是出國留學,每年數千億美元都是這麼流走的。

它們基本上在它的感覺上如果將來它的美元,整個儲備控制,各方面難控制住的話,它第一要控制出國旅遊這個概念。其次是出國留學,但是因為畢竟出國留學跟他們自身的子女有很大的關係,那個會後一步出台。但是控制出國旅遊會是第一步,所以說這個概念,當然現在它不用擔心,疫情各個國家都是阻擋旅遊的。那麼它從這個角度來說,香港官員的護照接著收得更緊,從法律上規定,你完全不許移民、不許擅自出國,它是在從法律上做這樣的一些準備而已。

主持人:其實說到美元,我們很快來談一下。它這文章中提到的第四部分,我想請趙培先生談一下,它第四部分它說是要做好擺脫美元霸權逐步實現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準備。它的意思就是說美國有金融霸權,他很可能像對伊朗、對俄羅斯一樣的,用這種金融制裁的手段來制裁我們。我們可能面臨著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風險,它提出的解決方案是說要加快人民幣國際化,另外建立自己的結算機制。我想先請您談談,一個您認為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風險是不是像它說得這樣比較大。另外一個它提出的解決方案:人民幣國際化,這是不是一個有效的解決方法?

趙培:其實中共是把這個事情說是這麼說,但是你仔細的想一個問題,是美元和你中共的人民幣掛鉤,還是你中共的人民幣和美元掛鉤呢?是你中共的人民幣拿出來,你非得要跟美元掛鉤,你是依靠著美元信譽你才保證了中共你這個的人民幣的信譽,它整個把這個事說反了。那麼你中共如果想跟美元脫鉤,你就脫啊!你現在就可以脫。美國人不會信著你,你現在就可以脫鉤,你說我人民幣想升值到多少,我就規定市場價多少,可以啊!因為你不是市場經濟,人民幣也不是一個可以自由兌換的貨幣。你可以去做,那它為什麼不這樣做呢?因為它要保持人民幣的信譽,要保持人民幣成為一個國際上可承認的支付性貨幣,它就得跟美元掛鉤。你要你可以跟黃金掛鉤,所以它也一直在儲備黃金,這是他做的兩種準備。這是我們講的第一點它把這個意思搞反了。

那麼再說一點,它是不是能夠作為一個建立一個國際支付系統,它一直這麼做。但是它成功的地方在什麼地方?比如說它要給非洲,說我給你100億美元的貸款,它沒有100億美元可以給他幹什麼的,這個貸款是要修條鐵路,那麼我就拿著人民幣找中鐵到你那去建條鐵路,這種人民幣支付它是能做的,付給中國的企業的人民幣,讓它在海外去幹活,這個它能做到。

甚至是說有一些東西人家需要買中國的產品,比如說它跟土耳其買一點東西,說我支付給你人民幣吧!土耳其說我不用人民幣,但是我需要你點褲叉,你給我拖鞋把這些東西兌換成過來。可以,它可以建立這麼一個系統,它想建立一個美元的那種類似國際支付系統,它做不到。原因有這麼三點,第一點你人民幣可以自由流通的量是多大?因為這裡涉及到一個問題,現在人民幣在它說好的人民幣互換,進入別人儲備貨幣之後,它甚至人民幣在國際上支付的總量,是在下跌的,現在是第六位。

也就是它甚至不如日圓和瑞士法郎的在國際上用得更通順,為什麼?是因為你不是一個自由兌換的貨幣,大家對你不感冒,流通量本身不大,而且中共不敢讓它流通量非常大。為什麼呢?因為它要保持人民幣跟美元掛鉤,它要保持7點幾的匯率,不能滑一下跌下去,它要保持穩定來維持人民幣的信譽。那麼它幹什麼事呢?它不斷的在香港市場上發這個央票也好,發各種債也好,來把香港市場上的人民幣搜刮乾淨,這樣沒有人民幣流通,是不是整個人民幣的定價權是不是在你中共手裡?是你中共說要跟美元掛鉤,這就是一點就是流通量非常少,所以你建立這個體系,大家也不會是一個很在意的體系,也不會去用,只有買中國商品的時候有可能會用到的體系。

涉及到第二點就是這個國家信用問題,就說這就涉及到一些外企在中國賺了錢之後,他能不能把這筆錢自由的流出中國呢?很顯然是不能,我剛才講2016年日本就發現了,我的企業想撤出中國非常困難,我求你中共開個窗口給我們叫日本企業撤出中國的一個辦事處窗口。你說你這玩意你中共又不讓人家走,那麼人家賺了人民幣沒辦法兌換成美元,你不是自由兌換貨幣,國家信譽有問題。大家就更害怕了,誰手裡掐一推人民幣幹什麼呢?

所以在基於這兩點來說,中共說是要這麼做,它也能做到一部分,比如說中國產品、中國服務向外輸出的時候,跟人家以人民幣結算,它可以做得到。但是你要想成為一個國際貨幣你做不到,根子還是在你共產黨的第一是你的國家信譽,第二你的貨幣信譽都達不到。而且是一個很惡劣的場景,大家也不願意用。所以從這點上來講,它是個天方夜譚,它是只能說但是做不到。

主持人:傑森博士您怎麼看這個問題?我覺得它這個風險可能真的是很大。比如《香港自治法》裡面就有金融制裁的手法,那如果真的把一個銀行或者幾個銀行踢出這個美元的結算系統,那中共到底怎麼應對呢?

傑森:事實上它是這篇文章最荒謬的一點,它提到了美元帶給它的危機。一方面它大量的外匯是在美元方式存儲的,美元如果貶值它的整個國家資產在貶值。另一方面,它也提到了美元本身隨時能卡斷它的國際貿易,就是交易結算的通道。但是它提出的概念是我們要加速人民幣的國際化,你說國際化就國際化?其實這個剛才稍微談了,貨幣那張紙為啥信它的價值呢?就是它背後的信譽,中共的整個經濟體體量是全球第二,但是它的貨幣目前大家心目中的地位,在全球還排不到前五。原因就是這個信譽,信譽太差,而且它整個完全是官方決定貨幣發行,完全不按經濟規律。而且最近它的所作所為讓人對它的信譽是每天都在下跌,你包括前一段時間,發現它的黃金、包括它的最大的一個….

主持人:對。

傑森:黃金、手飾。

主持人:多少噸啊!

傑森:叫做金凰80噸的黃金全是假的,它整個全年黃金的四分之一產量的黃金,完全是假的。你連黃金都是假的,你一張紙是真的嗎?所以全球人對它的信譽,完全是不能信任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而它又國內超發貨幣,它每年發行貨幣的量是它整個GDP的240%,那麼你這麼樣的超發貨幣,同時又全球這麼樣子無信譽。而且越來越沒有信譽,包括最近香港的事,它完全把自己的信譽扔在垃圾堆裡頭。在這樣的情況下,你的貨幣怎麼可能背後有一點點支撐力呢?

而這時候你說:我們要推行全球貨幣人民幣化,那不是癡心夢想嗎?這是整個文章中最荒謬的一段,但是沒辦法,它畢竟得要說出一個解決方案,不然的話它怎麼能成立這個文章呢。所以說這個本身文章是沒辦法寫出來,但是它給出得很多解決方案,是完全不可能的。甚至是荒謬的。

主持人:所以這六大危機,您認為是無解的,是嗎?

傑森:對,幾乎都是無解的,它說是做好準備,其實上中共一直是要6個穩、6個保,現在是6大準備,其實所有的問題不能解決,都是我們有很多很多的危機。它事實上就是這麼個概念,它只是陳述了它有很多危機,所有的解決方案其實是完全沒有真正的意義在裡頭。

主持人:是,所以問題的根源可能還是中共本身。好的,非常感謝2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