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喝茶」制度進港!武肺8年前就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剛剛過去的週末,是7月4日獨立日,慶祝美國的獨立,今年的節日,象徵美國已經是244周歲。

【總統山獨立日慶典 川普指美國正經歷文革

美國總統川普,在獨立日的前一天晚上,選擇前往美國最著名的地標之一,刻有4任美國前總統雕像的拉什莫爾山,發表演說。

為了歡迎總統的前往,並歡慶獨立日,美軍戰機也飛越拉什莫爾山助興。

在這裡,以拉什莫爾山為背景,川普再一次,對試圖顛覆美國文化的左派運動,進行批評。

自從明州弗洛伊德命案之後,號為「Black Lives Matter」的「黑人性命至關重要」等運動再次興起,而這場運動,美國左派在其中穿針引線的作法貫穿始終,運動也逐漸從Black Lives Matter,演化成對美國的「文化和傳統否定運動」。最具象徵性的就是,美國國父華盛頓、前總統傑克遜、老羅斯福等等一批被視為美國建國先賢的人物雕像,在一些地區,遭到抗議人士有針對性地塗鴉和拉倒、摧殘,甚至有抗議人士,把鬥爭目標,指向了拉什莫爾山。

面對7000多名觀眾,川普在拉什莫爾山下,這樣評價這場運動:

美國總統 川普:「毫無疑問,左翼的文化大革命,就是為了推翻美國獨立戰爭(的成果)。為了實現這一點,他們有意地摧毀每一個雕像、象徵符號、國家遺產。」

他主張,以法律打擊左派運動對美國國家遺產的衝擊,誓言保護拉什莫爾山,並在當天下令,建立「美國英雄國家公園」,要求為美國的歷史重要人物,塑造栩栩如生的雕像,初步名單有30人,早期前總統華盛頓、林肯,二戰時的麥克阿瑟和巴頓將軍,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以及後來的里根總統等等。這個公園計畫在2026年7月4日前,建成開放,目前公園仍在選址。

【令不得人 則無以施!人性與傳統的天然「抵抗力」】

然而,美國獨立日在民間,也會體現出三種美國傳統民俗,家人團聚、吃烤肉、看煙火,這在美國也是傳統。

不過,一些美國民主黨州或市,最近這些年開始對煙火採取限制措施,而在共和黨的管轄區,往往不會對施放煙火進行限制,民眾也可以自由買賣煙花爆竹。在民主黨的一些轄區,例如洛杉磯,當地禁止燃放能衝上天空的大型煙火,違者重罰。但是,今年獨立日夜幕降臨後,很多民眾不顧禁令。從網友節錄的洛杉磯當地電視台的直升飛機上看,道道煙花如彩虹貫入夜空,盛開出燦爛花團,美不勝收。

獨立日放煙火已經成了美國的傳統,而煙火這種燦爛、隆重,一般民眾又負擔得起的慶祝形式,也滿足著人們的審美需求。一個是傳統,一個是美好。具備這兩種特點的事物,一旦深入人心,法律的禁令,也奈何不了,甚至執法的警察,也出於人性考慮,會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以上我們提到了兩個事例,一個是川普在拉什默爾山的演說,另一個是禁而不絕的煙火施放。

這兩個事例,對中國人來說,會有種種切身的體會。

結合起來講,中國人看到如今美國左派的所作所為,一定可以想到,中國幾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持續了十年,打砸了很多祖宗留下的珍寶,掘開了許多歷史先賢的舊塚,當今美國左派所做的,與當年中共發動的文革,其本質是一樣的。就是試圖要根除一個國家的傳統,然後建立一個符合共產黨所需的新制度。

但是,面對壓制,傳統的事物、人們對美好的追求,具有極強的生命力和反彈力,以暴力手段背書的「禁令」,是無法達到根本目的的。

例如,自由上網符合人性、符合人們對美好的嚮往,就算大陸防火牆再先進,至今也有數不清的民眾,通過「翻牆」,來儘量實現網上的有限自由。

【對抗國安法 港人堅持抗爭創意無限】

而如今,被香港人稱為惡法的「國安法」進港,讓香港陷入只要當局「懷疑你反對共產黨,就有可能被抓」的危險境地。但當地的民主法治傳統、人們對自由美好的追求,令「國安法」的禁令,已經遭遇尷尬。

例如,7月6日,國安法實施第6天,國安公署等中共駐港執行國安法的機構,人員也幾乎全部任命完畢,在這一天,仍有香港抗爭者堅持「和你lunch」的抗議活動,走入公共場合,進行抗爭。

禁止唱《願榮光歸香港》,他們選擇使用數字替代歌詞,繼續演繹這首歌曲。

禁止張貼連儂牆,他們在地上擺起無字連儂牆。

禁止舉標語,他們舉白紙。

禁止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他們喊「榮光香港、時代革新」。
不過,時至7月7日,香港人將直接面臨另一種嚴峻挑戰。

【國安法再扔「催淚彈」:任意搜查、竊聽和刪網】

港版國安法第43條的「實施細則」在香港刊憲,7月7日要正式生效執行。

第43條實施細則的要點包括:

1. 偵查危害國安罪行,在包括「緊急」等特殊情況下,助理處長級或以上的警務人員,可以直接授權手下,進入有關地方搜查,無須裁判官手令;

2. 國安疑犯可被限制離港;

3. 涉及危害國安相關罪行的財產,律政司可向原訟法庭遞交申請,讓相關財產充公;

4. 警務處處長如果懷疑網上的信息,可能構成危害國家罪行,可在保安局局長批准下,授權指定警察,要求發布相關信息的人士或服務商,移除有關信息,並限制或停止發佈者權限;如若發佈者不配合,警方可申請手令,檢取有關電子器材,親自移除相關信息。

5. 國安法下,截取通訊及祕密監察行動的申請,不是由法官審核批准,而是由香港特首或是特首指定的首長級警官審核批准。

以上5大要點中,最受人們關注的,有這麼三個地方:

無需法官手令,警察可進屋搜查;無需法官手令,警察可以截取人們的通訊;還有無需法官手令,警方可以下令刪除網上信息。

僅僅這三條,就足以製造恐怖氣氛,令言成罪。

香港的連登討論區上,人們都在討論這國安法第43條細則的威脅。

例如,有人發貼說,連登討論區:7月7日開始有機會「熄燈(登)」;有人發貼說:準備封網。也有人發言說,不要大驚小怪,連登封不了。
這個細則一出,事態究竟發展到什麼程度,我們還要觀察。

但目前,有人從技術層面討論得失與應對策略,提出在網上隱藏發言者身分的辦法;也有一些香港人已經準備好了原本大陸才需要的翻牆VPN。

【英國不排除制裁林鄭 「台奸」喊國安法可套用台海】

為了應對攜國安法以令香港的中共與香港政府,7月6日,有英國議員提出,要以馬戈尼茨基人權法問責林鄭,英國外交大臣拉布表示,不會排除這一行動。

BBC也在7月6日報導,拉布表明,目前英國將進行啟動脫歐後的首次獨立制裁,以往因為在歐盟中,制裁都要由歐盟整體意志而定。而這一次制裁,英國將針對全球幾十名侵犯人權的組織或個人,他們在英國的資產會被凍結,而且會被禁止入境。

實際上,制裁林鄭,可以在中共體制內起到震懾作用,但是人們都看得很清楚,林鄭只是傀儡,制裁她是治標不治本。

今天是因為香港人波瀾壯闊的抗暴潮,使這裡發生的事受到全世界的重視,而中共針對香港的壓制行為,其實在中國大陸,一直在持續,大陸人也並不是完全不反抗,而是即使有反抗的情況,也會很快被滅聲,大陸對消息的封鎖,也會使人們的反抗,不能實時向世界曝光。不過,這些事例同香港一樣,都需要得到國際的重視。治本才能有效,不解決問題的根本,僅僅是因香港而制裁具體某個官員,那只能是被中共牽著鼻子走,可能還會出現下一個香港。

在國安法剛剛提出時,北京仍在進行兩會,當時就有中共不知從哪找來的所謂台灣「人大代表」,向中共建言,說港版國安法對解決台灣問題有借鑑意義,高呼「台獨是死胡同」。

這件事得到了香港《文匯報》和大陸《觀察者網》等一眾媒體的跟進報導。

雖然這個提議,現在來看,只是那幾個所謂台灣「人大代表」諂媚之舉,但是,如果「罪魁禍首」得不到直接制裁,這些都是世界的隱患。

【「蘇共解體宣言」的啟示 孔院改名 許章潤被抓】

日前,一份1991年底前蘇聯解體時的「蘇共解體宣言」,得到媒體關注,有海外媒體報導說,該宣言被中共可以封鎖20多年。這份宣言中提到,當年的蘇聯斯大林政府跟現今的中共一樣,正在把共產勢力,推向世界所有角落。原文如下:

「斯大林為了統治俄羅斯和世界,把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不斷推向世界各國。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出現共產黨就會出現內戰、饑荒和恐怖,就把燒殺、掠奪、暴亂、篡國奪權、血流成河帶到哪裡。」

為了實現向全球輸出意識形態,中共在國際上,變著法子進行推廣。

例如「孔子學院」,被普遍認為是中共的海外統戰和間諜機,深入世界眾多名校,在民主國家內部,推銷中共。只是最近,因為孔子學院的目的,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看穿,這塊招牌,中共已經無法再繼續用下去,於是,孔子學院官網7月5日宣布,將名字正式改為「教育部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

《蘋果日報》對此評價說:孔子學院這個中共的洗腦機器,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中共又玩起換名的伎倆,但是在全球「抗共」的潮流下,縱然是改頭換面,也欺騙不了國際社會。

中共在國際上推廣意識形態,而在國內則為權力而明火執仗。除了在香港強推國安法製造恐怖,也繼續在大陸境內消除異己。

7月6日凌晨,中國著名法學家、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在北京家中被20多個警察抓走,理由竟然是「嫖娼」。但許章潤身邊的朋友全都不相信這種說法,認為是當局為了抓許章潤而做出的「毫無下限的誣陷」。

許章潤最近約半年被中共軟禁,於今被突然逮捕。他的友人直言,許的被抓,不僅是因為今年他接連發表文章,批評中共瞞報疫情、甩鍋罪責,也是因為他長期的言論,一直為中共所忌憚。就說他今年發表的文章,例如2月份題為《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談到中共體制是疫病橫行之真正原因;在5月的文章《全球體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觀與文明論》,指出中共極權治國的荒謬。

【武肺8年前就出現且致死?病毒藏深洞 石正麗帶回】

7月4日當天,美國總統川普已從美國南卡羅萊納州的拉什默爾山,回到華盛頓特區,發表演說,在這場演說中,他再次提到了本次席捲全球的病毒疫情的責任問題。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7月5日在頭版發表報導,透露早在2012年,中國科學家就在一個廢棄的礦井裡,發現了與當前中共病毒最接近的病毒。這篇報導題為《揭露:七年冠狀病毒從礦難到武漢實驗室》,當中描述,2012年8月,當時中國西南部一個廢棄銅礦出現神祕致死性疾病,曾經在裡面工作過的6個工人,其中4人被感染到,3人死亡,患的是一種「無法控制的肺炎」。他們的症狀是高燒39度以上,四肢疼痛、咳嗽,還有呼吸困難。

隨後,2013年,中國一個科學小組潛入銅礦查看,發現裡面惡臭難耐,頭頂上滿是倒掛的蝙蝠,腳下是亂竄的老鼠,這時,科學小組已經意識到,這個洞穴是人類致命病原體發生變異的溫床。這個小隊採集的病毒樣本中,就包括一種新型病毒,隨後被處存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而當時發現的這種新病毒,與現在流行全球的病毒,相似度高達96%以上。這篇文章認為,當前的病毒源頭,可能來自於這個雲南礦井。而當年進入那個廢棄銅礦查看的科學小組,其中就有一個人,名叫「石正麗」。

2016年,武漢病毒所發表了一年論文《多種冠狀病毒在廢棄礦井的多個蝙蝠群落中共存》,但卻根本沒有提到,這種病毒已經導致人類感染和死亡。

【病毒可空氣傳播!香港再傳確診 大陸高考大聚集】

目前,32個國家的239名科學家聯合呼籲世界衛生組織,修改針對中共病毒的防疫建議,因為他們發現,這種病毒經由空氣傳播,並不具有說服力,因為飛沫會很快落地。但是這些科學家研究發現,無論是打噴嚏產生的大飛沫,還是呼吸產生的小飛沫,飛沫都可以漂浮一個房間的距離,完全可以看作是「空氣傳播」,再次證實這種病毒極具傳染力。而且美國頂級傳染病學權威福西上週表示,中共病毒正在突變,會變得更容易傳染給人。這意味著,可怕的傳染病第二次爆發,正醞釀潛在的危險。

7月5日和6日,香港接連通報出現新增確診案例。其中,僅7月6日晚上,就新增了5例,其中一個是本地個案,是一名28歲男子,最近沒有在外旅遊的記錄。

而在7月7日和8日兩天,中國大陸將進行「高考」,被稱作是疫情爆發後,大陸最大規模的集體聚集活動,全國考點7千多個,考場40萬,報考人數1071萬,人數比去年還多40萬。

在疫情並未退去的情況下,如此眾多的人群聚集,著實令人們擔心,考生的安危。

【中共軍隊使用疫苗 副作用嚴重!】

與此同時,病毒疫苗的研發並沒有顯著突破。

中國的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曾在6月29日發出一個所謂「內幕消息」,聲稱他們開發的疫苗,獲得特供中共軍隊的權利,而且只限於中共軍隊內部使用。不過,到了7月5日,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發文透露,中共軍隊中,疫苗對他們顯然出現副作用。包括46%的人發燒、44%疲勞、39%頭痛,9%出現了活動受礙。也許康希諾公司事先意識到這個疫苗可能不好用,在6月29日公告的最後一段提到,他們公司無法保證這款疫苗會成功商業化,換句話說,就是不能保證疫苗會正式走向社會去普及。

接下來,我再關注長江流域的水災。

【長江1200里河水暴漲 武漢可看海 重慶「手撕橋」】

7月份,長江流域進入主汛期,持續暴雨已經導致約2千萬人受災,未來幾天,湖北監利到江蘇江陰之間的1200公里河段,預計要全面超出警戒水位。

有武漢人發出當地長江大橋武昌橋頭堡過去這個週末的夜景,一邊是明顯高漲的水位,一邊呢,是江岸邊的小商販,仍在忙碌生意,人們信步閒遊。

不過,在武漢一些地區,已經出現淹水景象。

推特網友「壯飛」發文透露,7月4日,武漢黃花磯的一處亭子,幾乎被降稅淹沒。

武漢市區內,也多處淹水,有拍攝短片的武漢人調侃說:來武漢看海啊,這水都到上面來了。

武漢工程學院的門口,經過的車輛,足以在路面掀起陣陣巨浪。

7月6日,武漢的最大累積降雨量達到426.6毫米,是有紀錄以來單日最高的數值。比此前的最大值317毫米,超出許多。

在長江流域,遠在長江入海口的上海,7月6日晚發生特大暴雨,結合日益高漲的長江水勢,也讓這座大城市在這個汛期時刻經受水災的威脅。

此外,中國建築的工程質量,是水災中,另一個讓人憂心的問題。最近在網上流傳著一段視頻,拍攝的人操著重慶口音,他當時直接用手,就能把一座橋上的柱石,一點一點扒下來,看上去就像扒巧克力蛋糕一樣容易。試問,這樣的工程,能擋得住洪水嗎?在中國,還有多少這樣的豆腐渣工程呢?

~~~新拍互動~~~

現在進入新拍互動。

武漢人「小露」給我們來信,透露了武漢本地人對三峽大壩安全問題的看法。

「小露」寫道:我和身邊的人討論過三峽,基本上是兩種觀點:

一種是很放心,認為三峽不會垮,就算雨水再大,在漫堤之前也會放水洩洪保武漢,反正武漢沒事就行;另外一些人則在置辦逃生物資,有幾個朋友囤了壓縮餅乾,買了液化氣罐,買了救生衣、電筒,準備斷水斷電斷天然氣的時候能夠支持一段時間。也有朋友開高檔私人會所,在江邊,裡面放置的是貴重的家具、古董,現在已經搬走了,怕漫堤,還有朋友想把家人送到貴陽這些高地地區。

基本上,第一種人是普通老百姓,還是相信政府的,或者認為災難不會降臨在自己頭上;第二種人是見過世面、有點錢,不怎麼相信政府,希望能自救的。

我感覺很多武漢人已經忘記了2月份的恐怖了,又開始「努力」地生活著。今天一個認識的人給我打電話,說他的門面本來出租給一個商戶,因為疫情,商戶欠了他3個月的房租退租了,他想去打官司討欠款。我說打官司也應該控告政府,大家都是受害人。他竟不理解為什麼要告政府?怎麼說呢,大家已經習慣共產黨那一套,也習慣被壓榨了,好像只要還有一口氣,大家還能想辦法生存就好。

謝謝「小露」的來信。

也有一位觀眾給我留言,感慨他個人在大陸生活的真實心境,他說:我們曾親眼見證天安門的屠殺,也親眼看見它們在德勝門將它們開過來的幾十輛破軍車潑上整桶的汽油燒毀,第二天嫁禍給學生和市民。大陸人包括我們這些老人,知道的真相不是一星半點,但是,它們用手裡的槍對準了我們,所謂的人民軍隊,現在我們已經看得非常清楚,這是一群拿著武器的野獸、畜牲。我們不但不能在大街上說真話,也不能在家裡說真話,怕被舉報和揭發,甚至在微信裡、郵箱中、博客上、電話中都不能說,大陸人民已經被嚴格監控。不僅僅是那些攝像頭、竊聽器,還有那些崇尚暴力的眼睛和耳朵。說大陸是監獄,一點不錯。對有些人來說是豬圈,在被殺之前它們生活的非常幸福。

感謝所有觀眾的來信和留言。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每一期節目更新,如果您點擊了小鈴鐺,但是沒收到更新通知,歡迎您常來我們YouTube頻道首頁,查看更新狀態。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觀看會員區專屬的特別節目。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