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共前高官提六大準備 北京危機難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中聯部原副部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力在《中國社會科學報》發表了題為「積極主動做好應對外部環境惡化的六大準備」一文,凸顯了北京國際形象跌入低谷,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中。

文章提到的六大準備是:一、要做好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的準備;二、要做好應對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的準備;三、要做好新冠病毒疫情常態化、病毒與人類長期共存的準備;四、要做好擺脫美元霸權、逐步實現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準備;五、要做好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的準備;六、要做好國際反恐勢力回潮的準備。

公開資料顯示,周力長期在中共外交部工作,曾先後出任中共駐烏克蘭大使和駐哈薩克斯坦大使。2013年5月至2016年7月間擔任過中聯部副部長一職。曾在台灣從事情報工作多年、曾任台灣軍事情報局中將副局長等職務的翁衍慶,在其《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一書中提到,中共情報機關主要分成「黨、政、軍」三個部分,包括由共產黨直接領導的「中聯部」和「統戰部」。換言之,中聯部也是中共的情報機關。

有著如此背景和履歷的周力卸任後在被視為中共高層智庫的重陽金融研究院做研究,也就不令人奇怪了,是以其言論至少應代表中共內部的一股力量,代表著他們對中共當下所面臨危機的認知以及試圖擺脫危機的努力,只不過脆弱的他們不敢明說危機,而用「準備」代之。

事實上,這六大準備背後實質隱藏的就是中共所面臨的六大危機。第一大危機,也是最為嚴重的危機就是中美關係急劇惡化,甚至有可能引發局部戰爭。如果說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的簽署還讓美國川普政府對北京出手留有餘地,那麼今年1月以來,中共撒謊隱瞞真相,讓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導致美國十多萬人、全世界五十多萬人死亡的慘劇,以及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公然廢棄國際承諾,將香港變成「一國一制」,則讓美國朝野上下和諸多西方國家更加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美國不少政要不僅公開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和「中國人民」,發出了強硬的反擊中共的聲音,而且已經、正在、即將採取一系列行動。

如5月19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了一份長達20頁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報告》,對中共在多個領域方面的政策提出毫不保留的批評,包括經濟、軍事、散播假信息和人權問題等。報告中的用詞之直接、態度之強硬非常罕見,這更像是對北京攤牌,亦是向北京和世界宣告了美國全面打擊中共的戰略正式啟幕。

6月24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發表演講時進一步稱,美國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誤判中共,而之所以會犯錯,是因為美國忽視了中共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他還首次點出習近平「將自己視為斯大林的繼任者」,其控制野心不僅限於中國人,還要重塑世界。為此,美國將與盟友和夥伴一道抵抗中共操縱他國人民和政府、破壞他國經濟和主權的努力,「美國對中國(中共)的被動和幼稚認知時代已經結束」,「我們再也不會犯錯了」。

面對中共這個怪獸,美國終於覺醒了。基於對中共新的判斷和採取的戰略方針,美國在政治、經濟、金融、科技、網絡、太空、軍事、外交、外宣、人員交流、病毒、港台等全方位進行反擊已是不爭的事實,其一個接一個的制裁措施已經和將讓北京無以應對。如周力文章列舉的:全面限制兩國人員往來;取消對中國和香港的WTO發展中國家優惠待遇;對華為及其子公司增加新的刑事指控;將5家中國媒體定義為「外國政府職能部門」;簽署《台北法案》;派軍艦到台海、南海;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共病毒」;要求清算中共對美國人的傷害,建議扣押中國購買的美國國債作為賠償……

無疑,美國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滅掉中共這個邪惡政權。而在如此壓力下的北京政權,並不排除為解除危機、轉移視線在朝鮮半島、南海、台灣挑起爭端,中美出現區域軍事摩擦也絕非小概率事件。

美國對中共政權的不再妥協和一系列已出台和即將出台的制裁措施,直接導致中國企業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外資撤離,金融市場暴跌,失業率激增,早已不堪的中國經濟更是哀聲一片。此外,美元與人民幣脫鉤,美國在經濟、金融等方面與中共脫鉤已在走近,一旦脫鉤成為現實,人民幣將繼續走跌,而美元減少的中共當局也很難在海外購買糧食、技術、原材料等。這對中共而言可謂是釜底抽薪。

除了面臨上述三大危機,中共還不得不承認武漢病毒已經常態化、糧食將出現短缺,暗示中共無力解決這兩個問題。有意思的是,文章提到的第六個危機「國際反恐勢力回潮」,表明中共非常擔心美國將中共列為恐怖組織,這也意味著全球反共就是在反恐。

早在去年8月,就有民眾鑒於中共在過去70年來對中國的統治中犯下的無數罪行,而且導致香港局勢惡化、港警暴力升級,在美國白宮請願網站「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發起徵簽活動,要求美國政府正式將中國共產黨定為恐怖組織。30天內,簽名已獲得超過10萬人的支持。一旦美國正式將中共列為恐怖組織,不僅中共將面臨更多的制裁,該政策也將收穫國際社會更多的支持。

針對周力點出的六大危機,中共準備好如何應對了嗎?顯然是沒有。周力文章給出的若干辦法也是很難實現的。比如如何防止美國在疫情上的索賠?在國內經濟萎靡上如何「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在世界都拋棄人民幣的情況下,如何「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加快推動更大範圍和更大規模的人民幣跨境支付、人民幣清算安排」?此外,如若中共發動台海戰爭,中共有能力和把握應對美國的軍事介入和打擊嗎?如果美國制裁中共銀行,中共銀行無法進行國際交易,銀行負債率攀升,中共如何解決民眾擠兌、銀行倒閉的問題?如果美國制裁香港、大陸高官,凍結他們在美國和海外的資產,中共怕不怕?港版國安法推出後,中共想好了如何應對香港股市、樓市、人心不穩的嚴重後果了嗎?

至於6月18日中共副總理劉鶴提出的「經濟內循環」的說法,與周力的建議不謀而合,這大概就是中南海試圖解決經濟危機想出的所謂對策,而這意味著中共將進一步加強對糧食儲備和生產、肉蛋禽魚奶果蔬的生產的管控,以及「對水、電、氣、通訊、燃料、交通,實施國家戰時統一管理及調配」,乃至走向閉關鎖國。有評論指,「所謂的內循環和地攤經濟一樣,本質上都是『假裝拿出辦法掩蓋束手無策的事實』。」

想必此時的北京高層內心焦灼不安,徹夜難眠,因為這六大危機在中共治下,實在是找不出解決之法。如果還妄想著仿照當年的毛,通過閉關鎖國拯救自身,那這個回頭路可是難走,有多少中國人願意再過過去計劃經濟下更為悲慘的日子呢?中共覆亡,不僅是歷史的選擇,也將是中國人的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