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覓因:歷史上的冤獄與天災

文: 章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古到今,祖先給我們留下了許多典故,不論甚麼時候,只要我們心懷謙恭,這些充滿智慧的歷史結晶就可以打開每一個人的「心門」。讓我們循著「六月飛雪」與《竇娥冤》的故事,開啟歷史的大門,尋覓「武漢肺炎」的成因,找到度過劫難的鑰匙。

1、冤獄多招天災 洗冤獄天示恩

竇娥冤》的故事人們耳熟能詳,竇娥因為蒙受不白之冤,誓言冤死後「六月飛雪」。當現實中偶然出現「六月飛雪」的情形時,人們往往在驚奇之後想到這個地方一定是發生了甚麼特別的冤情。

對於司法與獄訟的記載,久遠的古代只留下了簡約的原則,沒有詳細的記述,到了漢代就比較詳細了。每當出現大旱、蝗蟲等異常的天氣時,為政的君王、大臣都會反思是不是治理天下出現了偏差?是不是百姓的冤情沒有得到申訴?

「錄囚降雨」在漢朝就已經成為從地方到中央朝廷都信奉的觀念,錄就是記錄、提審獄囚,讓囚犯訴說自已的冤情,從而發現朝廷施政的隱患,當皇帝以及臣民誠心思過,並立即改正,天降的災害就會向好的方向轉變。

在正史中有許多這樣的記載,據《後漢書》中記載了數則皇帝「錄囚」引起大雨、緩解旱情的事例。和帝永元六年,京城大旱,皇帝重新提審獄中的重犯,仔細審察,並讓他們的冤情得到平反,皇帝還沒有回到宮中,天就下起了雨。在安帝初二年,皇太后重新提審冤獄,同樣「即日降雨」。

光和元年,漢靈帝對於連年蝗蟲災害詢問大臣,漢代名臣蔡邕(漢朝才女蔡文姬的父親)說:「《河圖秘征篇》曰:『帝貪則政暴而吏酷,酷則誅深必殺,主蝗蟲。』蝗蟲,貪苛之所致也。」上古傳下來的「河圖」曾經對於天災原因有著明白的訓示,蝗蟲的災害是由於為政者暴力而官員貪婪,所以冤獄就多,天就會降下災異。而解決的辦法是朝廷從苛政中反省,官吏不用刑罰製造冤情,災害自然就會消去。

秦皇漢武讓中華文明進入「大一統」時代,同時又傳承了神傳文化的精髓,從朝廷到各級官員對於敬天禮法、天人合一的理念頗為認同。這樣的風氣與精神對民間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可以說深入人心。

2、孝婦冤天震怒 東海旱百姓擔

有關冤獄與天災,民間流傳最廣是「東海孝婦」的事例,《竇娥冤》中竇娥的原型就是東海孝婦。不同的是,竇娥冤死後「六月飛雪」,而東海孝婦被斬後是「大旱三年」。

漢朝東海郡有一名孝婦,年輕時守寡,不肯改嫁,傾心侍奉公婆,她的孝行在整個東海郡都受到誇讚。婆婆怕拖累兒媳,後來自縊身亡了。小姑將孝婦告到官府,酷刑之下,孝婦百口莫辯,屈打成招。

孝婦冤死後,東海郡大旱三年,穀物歉收。新任太守到任後,詢問旱情原因及解決辦法。於公(漢朝宰相於定國之父)說,「孝婦不應當被判死刑,前任太守冤殺了她,上天震怒,才有此災。過失就在這裏。」但也有鄉紳質疑,說道:「孝婦有冤,是前太守一意孤行,罪也只是他一人之罪,為何要全東海郡大旱,牽連眾百姓呢?百姓也沒有殺孝婦啊?」新太守聽後,同樣心有疑問。

晚間,新太守正要看案卷,這時來了兩個差役,請他去見皇爺。原來這「皇爺」竟是本郡的城隍神。新太守把心中的疑問說出來,城隍神回覆說:「誠然,原太守獨斷專行,草菅人命,罪業甚大。而這東海郡的人,很多人素來都知道孝婦的美德,明知有冤情,卻沒人說句公道話,只為自保平安,這與幫兇何異?是謂不義。更有人相信昏官,認為孝婦真是兇手,是謂不仁。從這個角度講,整個東海郡的人,都是有罪的。所以全郡大旱,老天有眼,從來沒有無妄之災,天災人禍就是在懲治不仁不義之徒哪!天理是最公正的。一切都有原因啊。」

新太守的內心釋然,表示信服。城隍神點頭稱許,令差役送他回府。這太守猛然跌了一跤,吃驚醒來,原來卻是南柯一夢。之後,新太守準備了祭奠物品,帶領著眾父老鄉紳,祭奠孝婦,還以清白。祭奠儀式還沒結束,天下就下起大雨。

3、明理易施行難 一時易堅持難

漢朝人對天理公道已經有了這樣的認識,但是為甚麼冤獄與天災卻總是發生,本來明白的道理,卻沒有得到好的施行,這到底為甚麼呢?

被譽為千古一帝的唐太宗在《帝范》中說過這樣一段話,大意是:有人說,難的不是明白道理,而是不易實行;更難的不是一時能夠實行,而是能否堅持始終。

對於法條的執行,最重要的莫過於人心。貞觀五年,唐太宗處理一宗案件用法過嚴,出現錯失,對大臣說:「公等食人之祿,須憂人之憂,事無巨細,咸當留意。今不問則不言,見事都不諫諍,何所輔弼?」身為大臣,對於君王的過失,不問就不主動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會造成刑罰不公,就會貽害天下。唐太宗對於權力的使用,時時警醒自己,並著力讓群臣諫言改正。

冤獄的根本原因,是為政者對於法律本來的功用疏忽了,只是為了政績或者個人目的,任意使用刑罰權杖,忘記了中國「法源於禮」的道統。先賢留下來的道理與禮儀,一直擺放在朝堂之上,然而,真正能堅持施行並不容易,強權、牢獄卻像鴉片一樣,往往讓執政者泥足其中,難以自拔。

在歷史上,興冤獄最多的是明朝,對於權力濫用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太監掌控的東廠、西廠,還有錦衣衛、鎮撫司,以監控、迫害朝臣為業,恐怖治國,大興冤獄,酷刑殘害為歷史之最。

與此相應的是,明朝的天災也最多,有人統計:明朝統治277年間,至少有168年發生過瘟疫,不同地區各類瘟疫達330次以上。

每當出現大旱、洪水、地震時,在形式上,皇帝往往也會「以災異詔求直言」,也會焚香敬天,罪已悔過。但是,然而對於牢獄、刑罰依賴卻不肯放棄,把暴力的手段當成了穩固政權的保障。

一面向上天祈禱,一面卻做著傷天害理的事,這樣的行為怎麼會得到上天的護估呢?

4、害天理招薩斯 推波瀾眾人擔

歷史的教訓還沒有走遠,而現實的危機卻近在眼前。

讓我們從2003年的薩斯(非典)說起。為甚麼會有薩斯的天災?2003年到底發生了甚麼?

從1992年,法輪大法在長春開傳,這一門佛家高德大法以「真、善、忍」為原則,讓人身心得以淨化,返本歸真,數年間受到廣大民眾的歡迎。然而,卻在1999年被嫉妒法輪功修煉者廣泛的江澤民發動了殘酷的迫害。

2000年底,「中國反邪教協會」(下簡稱「邪會」)糾集的反法輪功的「百萬人簽名」活動。簽名活動於2001年1月11日從北京大學開始向社會上推動。「邪會」把100匹100米長卷分發各地,由各地黨政部門及地方「邪會」組織公眾簽名。截至2001年2月26日,組織者聲稱簽名人數已超過150萬人。

3月份,「邪會」赴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代表團將組織到的重達一噸簽過字的100卷布匹帶到日內瓦公開展示,用以毒害世界民眾。

簽字的又都是誰呢?簽字的人中,有的家屬在法輪功中受益,身體得到健康,有的鄰居、朋友、同學在修煉中道德得以昇華,無不對法輪大法稱讚有加。就是身邊沒有親友修煉,人們也在公園、村口、廣場也都見到過集體練功的場景。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610、公檢法固然是行兇者,然而如果沒有那些眾多的簽字助威者,對於修煉佛家大法信眾的殘酷鎮壓怎麼會從最初難以推動,到後面社會各層系統性的參與呢?從1999年至現在,有數百萬人被綁架、拘留,甚至非法判刑、強摘器官,這樣的不公與冤獄,人世間怎麼會沒有事呢?

2003年的薩斯(非典),就是對於迫害佛法的「天懲」,意在喚醒世人的良知,能夠幡然醒悟。在瘟疫降臨時,人們驚恐,願意相信神佛,然而瘟疫過後,卻又忘記了災難中的一切。

對於法輪功的迫害變本加厲。中共新華網文章報導「家庭拒絕邪教承諾卡」2007年從廣西省百色、南寧等地開展,之後在廣西全省乃至全國各地開展,並指通過簽訂「承諾卡」,家庭與家庭之間、家庭成員之間能互相監督,並帶動全社會反法輪功,有家屬甚至舉報了自己的家人,被送到洗腦班轉化。

2011年8月,中央「610辦公室」在全國推廣「廣西經驗」,開展「家庭拒絕邪教」活動。

20l3年,中共在全國範圍內開展污衊法輪功洗腦宣傳,重點對像是法輪功學員家屬、農村婦女和中小學生。

2017年9月22日,中共利用新的電子傳播手段,在微博、微信搞「對邪教說不」的網上簽名活動,讓尚未明白真相的廣大民眾進行洗腦。

中共利用「大外宣」、「孔子學院」等統戰手段把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全世界散播,用金錢與利益誘惑世人污衊大法,把眾多民眾推到了佛法的對立面,悖逆天理,與魔共舞,身陷危機而不自知。

結語

2020年的武漢肺炎,又被稱為第二次非典(薩斯,SARS),意在警醒人們,在善與惡之間要做出選擇。看到有人簽字,你也跟著簽,可是在這寥寥幾筆寫下去時,已經是在拋棄良知,助紂為虐,把自己推向危險邊緣。

上天給了每個人靈魂,也給了人良心和道德守則。外界的消息真實與否,要通過自己的良心和道德來判斷。輕易聽信,隨聲附和,那就是放棄了做人的底線,把自己交給了騙人的魔鬼。

上蒼一次又一次慈悲眾生,給人們醒悟的機會,千萬珍惜這稍縱即逝的契機,不要留下永久的遺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