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評《紐約時報》兩篇奇怪的文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7日凌晨1點左右,《紐約時報》的臉書中文頁,忽然貼出兩句話:
法輪功的盟友正游說開放科技基金和國務院為法輪功開發的一些軟體提供資金,尤其是翻牆軟體『無界瀏覽』。」

「批評人士警告,如果讓遊說者達到目的,將開放科技基金的重點轉移到只支持無界瀏覽這種軟體上,可能會讓互聯網自由的鬥爭倒退幾十年。」

紐約時報》臉書發出這樣的信息,令人感到奇怪。後面不少跟貼都在批評《紐約時報》。

《紐約時報》的文章也很奇怪

《紐約時報》臉書這條信息的下面,有一個鏈接,直接進入了《紐約時報》中文網頁的一篇文章:「法輪功翻牆軟體尋求聯邦資助引發爭議」。作者是PRANSHU VERMA,黃安偉,發表時間也是2020年7月7日,推測時間應該在凌晨0點至1點之間。

這篇文章開篇一直討論美國的一個開放科技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引起的不同看法。談著談著,忽然談起了法輪功:

「這場鬥爭是圍繞著法輪功開發的軟體展開的,法輪功是一個受中共迫害的祕密精神運動」。「現在,法輪功的盟友正在努力推動開放科技基金和美國國務院為法輪功開發的一些軟體提供資金,尤其是一名法輪功成員大約10年前開發的『無界瀏覽』(Ultrasurf)」。「法輪功成員的想法是,如果有足夠多的中國公民擁有這款軟體,他們就可以翻過政府審查的防火長城,看到有關中共鎮壓的新聞。」

然後,文章又開始引用一些人的話,談論翻牆軟件。談著談著,忽然又無厘頭地來了一句:

「批評人士還警告,如果讓遊說者達到目的,將開放科技基金的重點轉移到只支持無界瀏覽這種軟體上,可能會讓互聯網自由的鬥爭倒退幾十年。」

之後,文章又引用了不少人的話,談論翻牆軟件。文章前後引用不同人的話,都有名有姓,唯有上面這句話,籠統稱「批評人士還警告」,但不肯交代「批評人士」的身分,顯得很神祕。

這句來源不明的話,卻被單獨挑出來,放在了《紐約時報》臉書上。這表明,作者寫了長長的一篇文章,最想說的就是這句話,但偏偏這句話沒有來源出處。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偏離了媒體的基本原則,沒有依據事實進行報導,只為了一個無來源的觀點而報導。文章搭配了不少毫無關聯的內容,卻在臉書裡特意摘出「批評人士」的話,用意十分明顯。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並不想談論如何破除中共的網絡封鎖,只為貶低法輪功學員開發的「無界瀏覽」軟件,認為「太舊了」。但《紐約時報》以「無界瀏覽」軟件「太舊了」為由,反對提供資金繼續開發新的軟件,完全顛倒了邏輯。看起來,《紐約時報》真的不想讓法輪功學員開發新軟件,這是在幫助什麼樣的「批評人士」呢?

臉書網友的反饋

《紐約時報》臉書的這條信息發出13個小時後,有數人加入評論。

藍培綱:看來紐時被中共滲透得很深。

Edmund Rolland:紐約時報還自以為民主黨左派,其實只是讓人失望的風向機,拿中共的錢在捧中共懶趴。

Hong Zong Liao NYT:最近對大紀元、法輪功火力全開喔,還是草紙真香啊。

Fun Chi Kai:紐時是有多怕法輪功啊?用這種力度打大紀元

Ellis Shen:要去過大陸就知道 不用無界瀏覽這樣的類似軟體根本翻不出牆,紐約時報這種言論恰恰是在幫中共打壓自由,不知道到底是中共在紐約的分支媒體還是一個自由媒體了。

Elvi Chang :紐時的報導去脈絡化了?令人驚訝。
美國國會報告多年前表示過,法輪功學員破網軟體是最有效的。從來免費幫助中國人,已經許多國家民眾突破封鎖,傳遞大量真實消息。紐約時報忘了多年前自己刊登過,中東茉莉花革命當年的成功,是有人使用了法輪功學員研發的免費破網軟體,成功突破封鎖,把被打壓照片透過Twitter傳出嗎?美國國會多年前曾召開聽證會,抨擊美國多家科技巨頭(多家副總裁出席被質詢抨擊)向中共屈服,當時還邀請被持槍襲擊的大紀元技術總監出席,場內鼓掌致敬。

另有一人的評論比較奇怪。

Van Tide:本身就是騙錢的軟件。

查閱這個名為Van Tide的臉書頁,沒有任何主題內容,也沒有關於自己的任何信息。但在喜歡的媒體一欄中列出了不少名字,包括:CGTN(中國環球電視網),The New York Times Chinese-Traditional 紐約時報中文網,CCTV 中文,China Press (中國報)。

《紐約時報》臉書的奇怪信息,看來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紐約時報》臉書又發了一條莫名信息。

事情到了這一步,《紐約時報》的用意就很明顯了,背後是誰,應該也能猜到了。但事情還沒完。

《紐約時報》的臉書上,在7月7日早上7點前後,又發出一條信息:

「YouTube上來自《大紀元時報》的廣告似乎無處不在。此前該報紙曾被臉書禁止發布廣告。」

「巨額支出、法輪功背景再加上激進的黨派內容,這家報紙已引起社群媒體監管機構的懷疑。」

看起來,不知名的「批評人士」催促的力度很大、很急,《紐約時報》凌晨熬夜工作,專門對準了法輪功。

《紐約時報》又一篇奇怪文章

《紐約時報》臉書這第2條信息的下面,又鏈接了《紐約時報》中文網頁的另一篇文章:「當YouTube成為《大紀元時報》的擴音器」。作者是KEVIN ROOSE,發表時間也是2020年7月7日,推測時間應該在早上7點之前。《紐約時報》中文部,還真是很賣力。

這篇文章,主要針對英文《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並稱它為「鮮為人知的媒體」。真要「鮮為人知」,《紐約時報》應該不會如此重視。英文《大紀元時報》總部也在紐約,在紐約和美國一些城市已經有相當的影響力,對中國時局的報導獨一無二,《紐約時報》可能明顯感到了競爭壓力,特別是《紐約時報》背後神祕的「批評人士」更難受。

這篇文章實在找不出可以攻擊英文《大紀元時報》的實例,只好強調英文《大紀元時報》在Youtube做了很多廣告,但這並不算問題,現在的傳統媒體都在融入網絡和社交媒體,《紐約時報》的這兩篇文章,不就在用臉書推廣嗎?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沒有著力點,只好又搬出了法輪功,稱「工作人員主要是法輪功學員」,但這能說明什麼呢?《紐約時報》的工作人員中,應該有很多不同信仰的人,除非與中共黨媒一樣,都是無神論者。他們中可能不少人經常也讀《聖經》等宗教書籍,甚至去教堂等宗教場所。世界上誣衊、歪曲法輪功的,就是中共及其控制的喉舌媒體和一些中文媒體,難道《紐約時報》要按照中共的標準對待法輪功?

《紐約時報》應該反對中共的宗教迫害,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紐約時報》不大量報導這些事實,卻有歧視法輪功的嫌疑,在美國社會歧視某種宗教活動,本身就是違法的。《紐約時報》這篇文章作者的動機,很令人懷疑。

這篇文章可能也知道,這樣的邏輯站不住腳,於是又稱英文《大紀元時報》是「親川普聲音」。目前中文、英文和其它語種《大紀元時報》就是秉承客觀報導事實的原則,才贏得了越來越多的讀者。《紐約時報》文章卻硬說「親川普聲音」,實際暴露了自己反川普、反保守黨的一貫立場,這不應該是一個專業新聞媒體的做法,新聞媒體更不應該成為黨派爭鬥的工具。

《紐約時報》稱《大紀元時報》是「鮮為人知的媒體」,卻把這兩篇文章,都放在了中文網頁的首頁。《紐約時報》對法輪功、大紀元的態度,在西方自由社會裡顯得很奇怪。《紐約時報》臉書上網友的留言,也許切中了要害,《紐約時報》中文部裡,恐怕早已被中共滲透,凌晨加班趕製兩篇奇怪的文章,到底要給誰交差呢?

更多臉書網友的反饋

《紐約時報》臉書的這條信息發出8個小時後,竟然有263人加入評論。僅抄錄最上面的10條。

Hayden Yeung:本來就不看大紀元,因為確實很多神乎其神的評論。但我覺得不至於紐約時報大費周章報道,看來是資金到位了。

張喜多:當紐約時報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擴音器。

Dimi Dèn-Kìed Hí:至少人家剖析中國的議題,有比貴報還更有見解的地方。

Beck Tsai:看來人民幣對左膠時報還是很有吸引力啊~。

Gary Chung:畢竟大紀元下的廣告費不是人民幣……紐時當然就要加強審查囉。

張翰元:中共花了四千萬做大外宣的其中之一媒體不就是紐約時報?我有記錯嗎?

Ethan Luā:紐約時報還是擔心自家的中文編輯被中共滲透的問題。

にわ あやき:怎樣,人家水管投廣告是礙到你囉。

Thomas Wu:看到紐時想黑別人,結果自己被出征。甚感欣慰。

王碩賢:原來是惡人先告狀的部分啊。

Suki Wang:紐約時報自己才是中共擴音器吧,也不檢討檢討自己。

《紐約時報》臉書的這第2條信息,爭議更大,基本上一邊倒,《紐約時報》被自己灼傷,還被懷疑到了背後金主。

誰是《紐約時報》的大股東

5月4日,美國網絡雜誌《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特約撰稿人克莉茜·克拉克(Chrissy Clark)在該雜誌上發文說,儘管中共有壓迫民眾的記錄,但即便是在因中共掩蓋而惡化的疫情期間,一些媒體仍在鸚鵡學舌般地重複這個專制政府的宣傳,其中很多媒體都與受到中共嚴格監督的中國公司有著金融​​聯繫。文章盤點了美國幾大主流媒體與中共之間的金融​​聯繫,包括《紐約時報》。

文章說,墨西哥億萬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通過購買《紐約時報》的A類股,擁有了該公司17.4%的股份,成為公司最大的股東,由此掌握了公司董事會約三分之一的表決權。

這位墨西哥富翁斯利姆,經常同與中共有明顯聯繫的中國公司做生意。2017年,斯利姆的巨人汽車(Giant Motors)與中國的江淮汽車(JAC Motors)聯合投資,開始在墨西哥生產汽車,以便在拉美市場上銷售。據《福布斯》報導,出售給拉美的目的是規避川普政府旨在保護美國就業的貿易政策,此舉在中美貿易戰中有益於北京。

據法律新聞網站《彭博法務》(Bloomberg Law)報導,這位墨西哥富翁斯利姆的美洲電信公司(América Móvil)正在與中共電信巨頭華為合作,今年向哥倫比亞政府竭力推銷5G試點項目。華為正努力通過推翻美國禁止使用華為5G網絡的立法,來損害美國的安全利益。

這位墨西哥富翁斯利姆正與中國政府做著各種有利可圖的生意,同時影響著《紐約時報》的業務方面。他可能不會列席編輯會議,但該報的所有領導人當然都知道,誰在給他們支付薪水。

有著悠久歷史的《紐約時報》,也曾有過良好的口碑,沒想到今天卻淪落到此種地步,不能不令人惋惜。《紐約時報》剛剛發表的這兩篇文章,暴露了自己的立場,中共的滲透已經進入美國的主流媒體,美國各界需要更認真地反思與中共的關係了。瘟疫還沒有過去,美國不要再重蹈覆轍。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