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傳說(一)

作者:岳小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序言:

以下要說民間傳說故事了。各位看官,如果涉及的神怪與您個人的宗教信仰或根深柢固的理念格格不入,請勿見怪。畢竟是文學創作嘛!文學創作就有很大的想像空間,至於事實究竟如何?通常是幾分假、幾分真,而真的成分多少就很難說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見解。再說了,就算作者真的知道,洩了天機,那也是要遭天譴的,所以,自古以來知道的人都不敢說太明,您明白嗎?

第一章 王孝子廟前暗禱 土地爺指點迷津

好了,言歸正傳。今天講的故事是關於地仙的故事。什麼是地仙?天上有仙,這就不提了。洞府有仙,各方土地有福德正神,百岳有山神,大河有河神,也有修煉成仙的,他們都是地仙。地仙可不是一般人類,他們有的活了幾百年、上千年才出現一次輪迴,洗掉前世的記憶,為何?畢竟是三界內的神仙嘛,就活得比人類長壽,本事也比人類高明許多,看事情的角度也不同凡俗。祂們在地上而非天上,是負有使命和任務的,天庭也指派祂們官銜。

先說這個地仙中最耳熟能詳的福德正神,一般都稱土地公。土地公是真的,從古到今,到處都有土地公,每個地方的土地公也不知道換了多少位了。有的土地公本事很大,可以上達天聽、下達閻王府,可以預知未來,也可知人間之禍福,但其使命卻是教人向善,引導浪子回頭。其真身不輕易示人,即使人見了也不知祂是地仙,就是這麼回事。

有的土地公的前世是人類,因為樂善好施、為人正直,死後陰間不能要他,但其功德又無法超生到天界,因此轉生成土地公,守護一方。也有是天仙轉世來的,也有其他地仙轉世來的,但他們對前世已毫無記憶了。說是毫無記憶,卻深埋了一個考驗祂們的記憶,到一定時間起作用,此為後話,暫且不提。

每個到任的土地公都有天庭的詔敕,上面寫著來到人間的任務,寫著天上的文字,類似中國古代象形字,人間都沒見過的文字,但這些土地公不用學都看得懂,這也算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吧!意思就是叫祂們引人向善、不辱使命。

話說在北宋年間,江南王家村的一位孝子新喪雙親、妻子離異,生活頓失依靠,活到二十五了竟沒了安身立命之處,正躊躇徬徨著。這一日步行到村界的土地公廟旁,心生一念:「不如求求土地爺指點迷津,或有一線生機。」於是焚香、暗禱,不覺間想起身世之凋零,淚水撲簌簌流下,最後放聲大哭到不能自已,直至把燃香插到香爐,竟忘了許下什麼願。

這位土地公一瞧這王孝子就是個好人,總得指個活路吧!於是就在他恍恍惚惚、不知所終的當下,給他的腦門打進了幾個字--「四里處丁家村」。通常,土地公是不能明明白白現身的,只能暗示,只能採取心意相通的方式,傳遞訊息。如果大家都知道土地公是真有其人了,恐怕世間就成了天國、仙界,再也無法考驗人性、令人返本歸真了。

丁家村這幾個字反覆出現在王孝子的腦袋瓜中,好像從天而來的靈機一動,王孝子就想:或許土地爺有意讓我往那兒尋呢?不妨姑且一試。走了走四里路,果然有丁家村,一問村人又知道丁富戶在找長工。王孝子來到丁富戶大門口,把門環子猛敲兩下,問道:「請問有人在嗎?」不一會兒,一位六旬老翁開門,反問:「有啥事?」王孝子說:「不知貴府是否還要長工?」老翁笑道:「隨我進來。」

一入院內,就見到一處廣袤的莊園,雖無麗閣高樓,卻屋宇錯落、布置雅致,想來家主應是地方首富。入屋內,老者問:「哪裡來?何姓名?」王孝子一五一十和盤托出,加上在王家村界向土地爺焚香暗禱之事也毫不隱瞞。老者笑道:「我是這家管事,你就先管管前面這片時蔬作物,不懂的問我,管吃管住,今後你不再姓王,改姓丁,叫丁王二,要對丁家忠心,一日為僕,終身要湧泉以報。」丁王二點頭稱是,雖然對改姓這事稍覺不妥,但想想既是再生父母,改姓就改吧。

說也奇怪,這個丁王二天生就對植物、作物的栽種充滿好奇心,在民智未開的古代,種植的觀念不像近代這麼普及,知道作物的生長除了要符合時令外,還要配合土壤改良、養分和水分的恰到好處,又要知道各種植物的深根、淺根屬性,還要防止病蟲害的侵擾,凡此種種。這個丁王二也大字不識幾個,只是常常在想為何今年收成差、為何收成好這些問題。

聽到管家安排這個照管植栽的差事,丁王二心裡甚是高興,也正好讓這幾年所幹過的莊稼活兒得到個驗證的機會。就在這種心理下,丁王二每天早起就在園內逡巡,時而抓蟲、時而耙土、時而摘掉枯葉、時而移植新株,忙忙活活,常常忘了吃飯的時間,但這也無妨,有時品嚐蔬果的鮮味竟忘了飢餓。

在那個沒有農藥和化肥的時代,想當然爾,人類的糞便和尿液就是最天然的有機肥料,這個丁王二也不怕每天聞這糞尿的騷味,也不怕這份辛苦。慢慢地,丁王二發現這個肥不能馬上施,必須等待幾天,若在這肥裡加上些乾草、新摘的根莖葉,似乎還會冒泡泡,但卻要加蓋,否則容易孳生蟲類,也要天天攪拌,這肥似乎就像活了過來的天水般,滋潤著每棵植物的生長。

半年之間,這個半頃大小的園地竟然一片盎然,春意無限,鳥語花香,也沒有當時一般田間的惡臭撲鼻之味,反而是果香、花香的芬芳四溢和峰、鳥的來回穿梭。這一天,丁富戶剛遠行歸來,一進門就清香撲鼻,還以為走錯門了,眼前一望:那庭院已煥然一新、生機勃勃,哪像是以前的寒酸模樣了?連城裡的富戶庭園也難得見到此一光景。心中不免一陣歡喜讚歎。@*

點閱【地仙傳說】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