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劉一村爆疫情遭三層封鎖 官方隱瞞不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9日訊】北京知情人士披露,北京大興地區黃村鎮劉一村上週末再新增一名確診病例,令該村確診病例增至兩名,全村已被嚴密封鎖。大紀元獲得的北京內部近期排查表中卻無劉一村的名字,劉一村新增的確診病例也未出現在官方報告中。

此外,對於官方通報的北京病毒株和疫情情況,一名北大學生提出質疑:為什麼同樣的病毒株在歐洲和在北京造成的後果如此天壤之別?中共當局肯定隱瞞了疫情。

大興劉一村被三層封閉

北京知情人士李女士向大紀元記者披露,「北京大興劉一村查出兩個確證病例,所以就把那一片全給封了。整個全封了,只留一個口,讓外面可以給他們送菜進去,送東西進去。」「大鐵皮封的是其中一個口。」

她表示,村內該怎麼住還怎麼住,只不過村外封得特別嚴格,封了三層,「最外面的一層是穿灰黑色衣服的,像保安服那種;裏面一層的人穿的都是防護服。」

「這是剛查出來不久的,一開始只查出來一個,到上週六(4日),已經查出第二個了。」她說。

李女士表示,由於核酸檢測一次並不準確,有市民會被要求測兩次。如果測試後不知道結果的,又沒人聯繫反而是好事,說明沒事。

她還說,一般出現發熱的話,北京人都不會去醫院看,不會這麼傻。像她自己的話,就會先吃點感冒藥,「因為現在的醫院都不是好地方,沒什麼事不會往醫院跑,說不定在醫院還可能交叉感染。」

圖:北京大興區被控小區唯一出口,邊上設立卡點。(網絡圖片)

最新排查表爆中共持續掩瞞疫情

李女士向大紀元提供了7月5日北京由社區居委會通過物業向下發了第12份排查單。

排查單上,新增的排查場所及時段包括:

1、豐台區馬家堡街道城南嘉園益誠園(6月17日-7月2日)

2,豐台區草橋東路8號院(6月17-20日)

3,豐台區物美超市草橋店(6月17-20日)

4,豐台區永輝超市草橋店(6月17-20日)

該排查單後面同時還有「繼續開展排查場所及時段」:包括豐台區7個地點;大興區的22個地點;海淀區6個地點;通州區四個地點;朝陽區四個地點;房山區兩個地點;石景山三個地點。(如下圖所示)

由社區通過物業管理渠道下發的北京疫情排查單。(受訪者提供)。

劉一村屬於北京市大興區黃村鎮管轄。在排查表中,大興地區黃村鎮需要排查的有兩處,分別是郭上坡村(6月15-20日)和蘆城西大街(6月18-22日),沒有近期出現確證病例的劉一村。

官方公布的信息顯示,6月30日至今,確診病例中沒有來自黃村鎮劉一村的。

北大學生:中共公布的數據不合常理

有關北京第二波疫情,官方只公布三百多人感染,無人死亡。北京衛健委通報7月7日疫情稱,北京無新增報告確診病例、疑似病例,連續2天確診病例零報告。

上月16日,中共疾控中心公布這波疫情的病毒基因組序列數據,稱這些樣本帶有D614G突變,認為是歐洲D614G毒株的分支。廣東人民醫院的胸外科主任醫生喬貴賓披露,D614G突變導致病毒的傳播性和毒力的增加,「它的傳播性高了9倍。」

在中共宣稱病毒傳入的歐洲,僅英國,7月7日新增233個死亡病例,死亡總人數增至42153例,確診感染病例為約30萬例。

北大的一名大學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公布的數據顯然不合常理,即便是專家說的那樣是歐洲的病毒傳到了北京,同樣的毒株,不可能說造成的後果相差那麼大,中共當局肯定隱瞞了疫情,具體的感染和死亡數量肯定遠遠大於當局公布的數據。

他說,之前大紀元獨家報導說一個醫院確診的病例都比官方公布的數據多,反映出真實情況的一個側面吧。

北京小區依然管控嚴格 卡點多由保安公司接手

李女士還介紹,目前北京小區依然管得很嚴,進出除了量體溫之外,還要有小區的居住證才能進入,「送快遞的話,只能放在外邊馬路邊上等著人來取,不能送進去。有時可以看到一堆在那裏,一大片。」

她還說,以前小區卡點疫情管控都是靠社區、街道居委會,後來徵用了社區的志願者,包括讓小區內的黨員出來值班,「這個月開始,北京很多地方改成保安公司的員工來站崗了。因為時間長了,誰也受不了,這個活就得包出去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