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傳說(四)

作者:岳小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第四章 大蟲景陽崗害人 山神藉武松除虎

說到這地仙,就不得不說說這山神了。不是每座山都有山神,有些山有,也些山沒有,一般人很難從肉眼瞧出。有些敏感的人隱隱感覺到山間靈氣,有些人看到山間幻化一日數變,直覺這就是有高人在其中的感覺,但卻肉眼瞧不見、雙手觸不及。

這山神也從不以真身示人的,有時化身樵夫跟你擦身而過,有時化身茶婦,有時又是遊客,有時又是嚮導,總之祂常千變萬化,但旁人卻不知祂就是山神。明明看他剛剛還在跟你攀談,怎麼說話的一溜煙間卻又不見了身影。也有山神不喜歡化成人身的,祂化成一隻巨鵬在山際翱翔。也有化成雲霧的,分分秒秒變化著身形的。

這山神似乎比這土地公法力又高了一階,祂們也知道一些人間事,但從不管。山裡的飛禽走獸、花草樹木都聽祂的,通常祂會告誡那些猛獸不可吃人,除非罪大惡極的窮凶之徒,否則不可造次,多數猛獸間似乎也早有默契,遇人皆閃避,人獸之間也相安無事。

但在武松那個年代,景陽崗那隻吃人的虎,本來是泰山的一頭猛虎,泰山山神告誡不可襲人,但牠又貪圖人肉,只得竄入景陽崗。到了景陽崗這片沙丘,也就沒人管得了牠了,就讓牠恣意地大啖人肉起來了,惹得當地土地爺唉聲嘆氣、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找來泰山山神襄助。

這山神本也不管泰山之外的事,只聽得這隻惡虎來自泰山、到處吃人,也就不能放任不管了。

一般說來,這山神做事是不讓常人明明白白看透的,有時祂會商請雷公擊雷,千里百里也難逃雷公一擊,那些山中的魑魅和水裡的魍魎都怕極了雷擊,一看到閃電就躲得遠遠的,對山神的號令絕不敢不從。

這隻猛虎雖凶狠,也是聰明機巧,牠不怕雷擊,因為雨天牠會躲在洞裡不出,任你外面如何打雷,洞裡終究安全。這就樣,雷擊始終傷不了牠,持續讓牠這麼害著人。

也是這隻惡虎命該絕了,出了一個武松。武松雖說孔武有力,但比起猛虎,人類究竟是不堪一擊的。這山神於是想出了一條妙計。就在武松趁著酒意上山的時候,就被猛虎盯上了,而這條大蟲也被山神盯上了。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當武松酒後正要入睡前,突然猛虎撲來,武松猛然酒醒,在這酒醒的剎那,同時體內湧進了一股神力,武松始終以為這是酒性所致,殊不知這是泰山山神清理門戶來了。

就在武松騎上虎背時,老虎心裡笑著:「這是給我搔癢嗎?」完全不以為意。但就在武松連發重拳下去之後,這虎開始驚覺不妙,覺得那已不是人力,是神力。這人力牠是可以忍受無數下的,但神力幾下之後就眼花撩亂了。而武松酒意稍醒,下拳更重,有神力幫助之下,更無一點睏意。於是就這麼的幾下子的工夫就把這隻困擾景陽崗老百姓的禍害給除了。武松始終認為是酒力所致,實際卻是神力。

有些山神是天庭指派的,有些是修煉千百年的老道人成仙當的。修煉人在深山得道後,已與自然形成一體,其呼吸吐納之間,山間的雲霧也跟著變化。若有宵小闖入濫砍濫伐、破壞水土,這道人也會讓得其門而入、不得其門而出,只有賊人痛改前非、祝禱山神助其脫困之後,才能網開一面,讓其脫逃。

山中的魑魅最喜歡這種賊人的精血,走不出去就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然而,魑魅也不能隨便害人,山神都會告誡,違者天打雷劈。如果山神走了,又沒有接替的,那麼缺乏管束的魑魅就可能到處作亂、危害人類,那座山又不寧靜了。@

點閱【地仙傳說】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