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中共影視新禁令 不能宣揚戰爭針對西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2日訊】最近,中國網絡上瘋傳中國廣電總局出台二十類影視內容禁令,其中規定,戀愛劇不能太甜膩,民國劇得嚴控,穿越劇要科學解釋。不過,本台還無法獨立核實這些禁令的存在。

近日微博瘋傳中國大陸廣電總局祭出「二十類題材審查及規避」,包括愛情劇「不能甜膩過頭,要勇於表現矛盾衝突」;青春題材「要規避早戀、犯罪、暴力」;同性戀題材「關係點到為止,可轉為友情,應對CP保持尊重,明確的同性戀題材和角色設定嚴格禁止」;穿越題材「穿越要合理的科學解釋,穿越的人物要有正能量,不影響歷史格局改變,要對穿越之後的時代有正面作用」;「遊戲改編主題則可改編,但不能太過表現玩遊戲的人,尤其不能表現未成年人」。如果是架空題材的話,「虛構要徹底找不到歷史根據」。

至於民國劇「美化民國、北洋政府、軍閥等要嚴控」;歷史題材「不得渲染腐朽的歷史觀,不得改變歷史疆土和既定的歷史結局,不得宣揚中國歷史上封建王朝對外的武力征服」;妖魔鬼怪題材「人、妖、仙道不可靈魂轉世、生命輪迴」;宗教內容不得戲說調侃,歷史上民族征伐不得表現成國與國的戰爭;「盜墓」題材則禁止,人物改成考古探險;軍事題材「不能宣揚武器、渲染戰爭,別把西方敵人作為自己的假想敵」;革命題材「全面強化內容把關」。

微博傳出廣電總局祭出20條影視內容禁令。(夏小華提供/自由亞洲)

網傳這些內容來源於《電視劇審查管理規定》、《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等官方文件。

大陸網民崩潰:乾脆別拍了

大陸網民留言崩潰說「乾脆別拍了」、「這還怎麼看下去」、「都去拍綜藝吧」、「愛情劇不能甜膩過頭,同性要可轉友情……逗我玩呢」。還有網民自嘲式對話:「想問一下,這是2020年吧?」「不,孩子,現在是大清」。「勇於表現矛盾衝突 ,那看啥愛情片,直接看宮斗不就好了」,「爛劇是題材的問題嗎?天天瞎禁也沒見幾部好劇出來啊」、「以後看美劇日劇韓劇的只會更多,國產劇更加困難前行」。

獨導王笠人:疫情已讓影視業活不下去 20條禁令「戴著鐐銬在跳舞」

北京獨立電影導演王笠人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坦白的說,他對「愛情劇不能太甜膩」這個限制,覺得特別搞笑:「不能太甜膩,我就覺得太搞笑,這個尺度不好把握,你怎麼知道他太甜膩了?瓊瑤劇特別甜膩,那這個怎麼界定?瓊瑤劇就都不能拍了?不要限制太多,根本沒法拍,束手束腳。我感覺尺度要大一些才能做好多藝術創多的東西,不要有太多束縛的東西,那樣就像戴著鐐銙在跳舞。」

王笠人認為,創作還是要比較自由才能發揮想像力,太多這不行那個不行,限制想像力。過去有導演呼籲采「分級」。分級沒有問題,暴力、色情有關的避免孩童看到,禁這20條,束手束腳,這完全偏離一些創作的規律。

王笠人直言:「我感覺寫這些規定的特別愚蠢,沒有智慧,做任何事情要有智慧,要跟人家去溝通,談事情、寫條文,都要有智慧,寫的太沒智慧,人家一看就覺得這什麼水準?」

王笠人提到,官方一直管的比較多,令他們做創作的人挺難受的,創作時要規避好多東西。希望能有寬鬆一點的環境,能去做一些東西。就像同性戀議題,要尊重個人的自由選擇。

王笠人提到,「因為疫情,大家都非常疲憊,不曉得怎麼走下去,電影院半年不開業,很難。(出台20條禁令),大家當作調侃對象,怎麼這麼搞笑?」

王笠人表示,他有好幾個開電影院的朋友,有的只發得出基本工資,有的辦公場地都退租了,很多電影院都關門,現在投資的人也很少。

台灣電影導演、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兼任講師李泳泉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感嘆:「如果要到中國拍戲,照這規範,大概只能拍一些跟社會、歷史都脫節的東西。」

李泳泉說,他從來沒有去過大陸拍片,可預見未來都不會想過去,大陸訂那些規定太不合理。

台灣電影導演李泳泉。(李泳泉臉書)

李泳泉認為,牽涉到歷史、社會、政治的電影或戲劇,不用官方規定,導演或編輯自己會考慮「合理性」。「他不一定要完全真實,可是他必須要有某種程度合理,本來人性的五花八門就應在各種不同情境都可能出現,按這個規範,將動輒得咎,對創作是很大的傷害。」

李泳泉舉例,像一些科幻電影、穿越劇,嚴格說起來在現實裏不可能,觀眾卻願意相信那樣的人在那樣的情境,發生那樣的事是合理的。

大陸觀眾:官方竄改歷史壟斷創作 拒看國產劇

至於中國大陸的人民又如何看這20條禁令?武漢居民呂新華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直言,他從來不看國產電視劇。呂新華說,共產黨從1949年掌權後就不停竄改歷史、壟斷文學創作、電影劇本創作。「現在不管出台多麼荒謬的決定,我都覺得是意料之中的,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尊重過歷史,也沒有尊重過文化。」

——轉自自由亞洲

(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