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閻麗夢證實北京錯失20天疫控黃金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肺炎大爆發後,許多人都認為這是由中共掩蓋疫情一手造成的。但有所不同的是,有的人認為掩蓋疫情的只是湖北當局,與北京無關;有的人認為,不但湖北當局在掩蓋疫情,北京也在掩蓋。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病毒學、免疫學博士閻麗夢10日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Fox News)專訪時的爆料,為後一種觀點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

閻麗夢是世界上最早研究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科學家之一,她在2019年被香港大學公衛學院、世衛組織參考實驗室的主管潘烈文博士要求研究「奇異的SARS」,例如那些2019年12月底從中國傳出的病例,但由於當時中共拒絕讓包括香港在內的海外專家前往武漢進行研究,因此她只得轉而向大陸友人求助以獲得更多訊息。

閻麗夢的一位朋友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一名科學家,了解第一手病例。這位朋友在2019年12月31日告訴閆麗夢,病毒存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

閻麗夢的朋友在得出人傳人初步結論後將結果呈報上司沒有獲得響應。幾天後的今年1月9日,世衛發表聲明:「中國政府指出,病毒可在某些患者中引起嚴重疾病,但不能於人與人之間輕易傳播。」

閻麗夢說,在世衛聲明過後,曾經公開討論該病毒的醫生或研究人員,全都被下封口令。而在香港,當她於1月16日再次向其主管匯報病毒調查結果時,被要求「保持沉默與謹慎」,以及「不要觸碰紅線」,她當時得知,世衛組織附屬實驗室的聯合主任裴偉士(Malik Peiris)也知情人傳人的細節,但並沒有對此採取任何措施。

請諸位注意這當中的三個關鍵細節。

第一個關鍵細節是告訴閻麗夢病毒會人傳人的人是誰?不是武漢、湖北當地的知情者,而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一名科學家。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是個什麼機構?是中共國家衛健委下屬的統管全國疾病預防控制的最高機構,也就是說是個國家級的機構。顯而易見,既然該中心的專家已知病毒會人傳人,這麼重大的疫情當事人是不會也不敢不上報的,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向上匯報,並迅速上達至北京最高層。也就是說,當閻麗夢得知病毒會人傳人的消息時,北京也該知道了。

第二個關鍵細節是閻麗夢的朋友、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那名科學家是什麼時候告訴她病毒會人傳人的?是2019年12月31日。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位專家至遲在這一天已經知道病毒會人傳人,北京最高當局即使之後才知道再晚也晚不了幾天,而且不無可能他們在這之前就知道了這一點。

第三個關鍵細節是時隔9天的1月9日,世衛還言之鑿鑿的發表的聲明稱:「中國政府指出,病毒可在某些患者中引起嚴重疾病,但不能於人與人之間輕易傳播。」這就是說,在得知病毒會人傳人9天左右之後,北京和世衛仍公開宣稱病毒不會人傳人。直至1月20日,當時的中共國家衛健委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才公開披露病毒會人傳人。

現在,根據以上三個關鍵細節我們可以做個小結了:北京當局在2019年12月31日前後就得知病毒會人傳人了,卻一直沒有對外公布,直至1月20日才通過鍾南山之口承認這一點。顯而易見,這期間各級各地中共當局當然也就不可能採取什麼必要的防控措施。也就是說,由於中共從上到下系統的掩蓋疫情,整整錯失了20天左右的黃金防控期。

可見,不管中共怎麼狡辯,疫情之所以會從武漢迅速擴散至全國,進而再蔓延至全世界,罪責非其莫屬!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