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大陸地震洪水 港人不再捐款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4日訊】《有冇搞錯》。7月13日。

今天中國大陸又地震了。實際上,是今天上午,中國大陸發生了兩次地震,都在新疆。今天上午6時多,新疆和田發生規模3.4地震,9時多在伊犁州發生5級地震。和田在南疆,伊犁在北疆,一南一北。

這種級別的地震,一般不會有什麼破壞力。地震按照級別,三級以下,基本上人沒有任何感覺,三級以上大概就是所謂有感地震了,能夠感覺到了,但一般來說六級以下的地震,破壞力很小,真正破壞力大的地震,要七級以上。

但我們為什麼關注新疆這兩個地震呢?因為過去兩天,世界上發生了十次地震,幾乎都在中國大陸境內。而頻密的小地震,可能預示著地球表面的壓力發生了變化,就是地殼板塊之間互相擠壓的平衡打破了,說穿了,就是有可能發生更大規模的地震。

如果從7月7日開始算起,新疆阿克淘縣規模3.1地震;8日雲南昆明規模4.2地震;10日新疆阿克蘇3級地震;11日甘肅隴南規模2.9地震;12日中國發生了7次地震,重慶巫山縣、河北唐山3次,雲南紅河州,四川阿壩州,最強是唐山規模5.1。

所以過去一個星期,中國發生了十多次的地震。大家最擔心的是重慶巫山縣的地震。長江三峽——瞿塘峽、巫峽、西陵峽,巫山縣正好在三峽庫區裡面。所以大家關心。

三峽水庫是否會導致地震,這個問題一直在爭論。其實,從地質學上來說,這個沒什麼好爭論的,三峽庫區300多億立方米的水,就是300多億噸的水,這個重量本身是一個變量。第二,地區水位變化,附近土石山體的重量和承重也變化,這是第二個變量。第三,水位變化,岩石中斷層內的水量會增加,也會對基岩的結構形成影響。所以水庫周圍小地震頻發,這個是有數據根據的。真正爭論的,是這種地震是否會對三峽庫區造成影響,或者是否會在周邊地區造成災難性的大地震。

比如20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有大陸的地質學家就認為,這個大地震和三峽水庫有關係。但這只是一家之言。因為過去那幾年,四川、雲南、甘肅、青海,連續發生多次大地震,所以很難斷定成因。

基本上來說,中國西部和西南部都處在地震帶,這是因為喜馬拉雅山脈,青藏高原都是活躍板塊的結果,青藏高原和華中華北板塊擠壓,周邊有一圈斷層和和地震帶。

世界上現在有記錄的最大的地震,1960年5月22日發生在智利,規模9.5地震,它使200萬人無家可歸,這是歷史上最強地震。死人最多的地震,是1976年唐山地震,規模7.8,官方說24萬多人死亡。

其實和中國有關的,還有1950年發生在西藏和印度交界的墨脫到察隅一帶,規模8.5地震。西藏墨脫到察隅,都是人煙不多的地區,但那次地震據說死了5,000多人,是一個巨大的數字。發生山體移動,山體滑坡的面積就有十多萬平方公里,100多個香港的面積。

中國的地震,主要和喜馬拉雅山有關。地質學上說,是印度板塊衝入歐亞板塊,擠出了一個喜馬拉雅大山脈。中國西部和西南部的地震帶,都是在這個因素下的產物。以前在西藏工作,經常發生地震,通常是小型的地震,山上大石頭滾下去了,聲音非常大,如此而已,因為人少,所以損失不大。

但如果地震頻繁密集發生,通常說明兩個板塊之間壓力增加,平衡面臨考驗了,發生大地震的可能性也就增加了。所以,最近一個星期,中國西部的小地震頻繁發生,才會引起大家的高度關注。

其實,地震造成的損失雖然大,但歷史上地震死人,大多是所謂次生災害造成的。比如1920年東京大地震,死了10萬人,大部分是地震引起火災造成的。1976年唐山大地震,救災的軍隊據說4天之後才進去,糧食缺乏,水被污染,死人無法處理,又正好是夏天,地震死了24萬,一半是後來次生災害造成的,包括瘟疫疾病。

所以,中國西部的地震,大家最擔心的當然是對三峽大壩的影響。三峽300多億噸的水,等於黃河一年的水量,那個破壞力非同小可。是不是會發生超級大地震?會在什麼地方發生?這個誰都不知道,地質學家不知道,風水師也不知道。

地震怎麼樣不知道,但大洪水今年是實在發生了。昨天看到新聞,江西、湖北和安徽有些地方下令疏散,讓老百姓都搬走,勸大家去「投親靠友」。也就是說,疏散令下來了,但政府不會有什麼救濟行動,沒吃的,也沒地方住,大家自己管自己。

今年的降雨非常厲害。湖北有地方一天400毫米,江西有地方一天接近500毫米。這個什麼意思,香港是降雨多的地方了,一年降雨平均2000多,北京一年700到800毫米,就是說長江中游地區,一天下了香港一年四分之一,北京半年多的雨水。

1975年,河南板橋水庫大崩潰,當時的情況非常類似,兩天下了800毫米,等於當地一年的降雨量了。結果導致水庫連環崩塌,下游三個縣被大水淹沒,死了二十多萬人。現在官方不承認,說是只有幾萬人,但早期官方文件說二十多萬。

我們以前說,中共任何數字都是國家機密。唐山地震的數字,可以仔細介紹,但板橋水庫數字,為什麼不能詳細調查,不能像唐山地震那樣宣傳呢?因為1975年8月,鄧小平復出後,在國務院任副總理,總管國內具體事物。所以板橋水庫,追究起來,其實是鄧小平的責任。當年有資料說,河南報告上去,說要水庫防水洩洪,但國務院沒有任何指令。所以80年代鄧小平當政之後,不願意大家去追究板橋水庫事件,這個和他不願意大家提反右是一樣的。

但唐山地震不同了,唐山地震是1976年7月發生,鄧小平已經被打倒下台了,四人幫當政了,所以就要追究下去,各種調查,各種數字,都可以詳細研究了。

今年中國又有大水災,比1998年更厲害了。

但今年長江水災,和22年前那一次,有兩個地方明顯不同。

第一,今年沒有軍隊救災了。

習近平上台之後,一直強調軍隊是戰爭專業團體,不是為了救災用的。他一直對用軍隊去做非軍事的事情有批評,所以這次,好像看不到軍隊救災。大家看到的,可能有部分的武警,還是武警治安部隊,不是機動部隊。

另一個可能性,是現在國際局勢緊張,西有印度,北有北韓,東有台灣和釣魚台,南邊有南中國海,每個方向都很緊張,軍隊在做準備,局勢緊張,軍隊不能,或者是不敢亂動。

再一個可能,就是和疫情有關了。《大紀元時報》有文件表示,大陸軍隊中疫情嚴重。軍隊中的疫情是最容易傳播的,因為是密集人群,緊密接觸,一傳就好幾百人,感染率應該是非常高的一個環境。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西班牙大流感爆發,美國軍隊死於疫情的,比戰死的還多。所以疫情期間,軍隊不能出動,不敢出動。或者是軍隊已經有問題了。

反正,這次大洪水,中共軍隊沒有動作,武警也沒有動作。只有靠老百姓了。江西九江有個地方下文件,要求在外打工的人都回去抗洪救災,誰不回來,一天罰款500元。這是國家制度,國家法令,還是地方制度地方法令。

北京郊區的村和社區就封閉了,不許出去。誰要出去,要辦理出入證,一張30元人民幣。這個出入證有期限的,出去了之後,多久要回來,如果不回來,就開除村籍,以後不讓住了。

一邊讓人回來,一邊不讓人走,洪水是一頭,疫情是另一頭。面對天災人禍,其實北京已經亂了陣腳了。

今年大洪水,另一個不同之處,就是民間慈善捐款大幅度減少了。中國紅十字會在廣東募集捐款,捐了好多天才10萬8萬人民幣,其它的官方管控的慈善機構也差不多。沒有人捐款,原因當然非常簡單,捐出去的錢,一半是行政費用,一半錢下去後,再被地方政府拿去做什麼用途,誰都不知道,到災民手中的,不到百分之十。

過去發生了多次,老百姓不是傻瓜。

但最讓人感嘆的,是來自香港的捐款。1998年長江大水,香港人捐了6.8億,包括民間和政府的。2008年四川地震,香港捐了超過230億,占全球捐贈金錢和物資的一半。

今年,到現在我沒看到任何水災捐款的消息。原因是什麼?大概不用我來說了吧。疫情、洪水、地震,這些事情已經夠糟糕的了,在香港還要加上一個「港版國安法」這個人禍,還有一國兩制的毀滅,正所謂天怒人怨。香港人對中國的認同,在2010年之後直線下墜,雨傘運動到反送中,差不多喪失殆盡了。水災捐款,只是一葉知秋而已。

按照一些五毛的說法,或者海外小粉紅的說法,香港都是窮人,但我們沒見到他們那些「富人」有任何動作啊。就算是全世界第一富有政府,大陸中共政府,到現在救災撥款3億多人民幣,4,000萬人直接受災,每個人分不到10元錢。

大概,中共的錢都救濟非洲和伊朗的肺炎疫情去了。拿不出來給中國災民了。

這真是「天作孽尤可救,自作孽不可活」。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