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是怎樣戒色斷慾的?(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禮記.禮運》中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所以儒家主張以禮制欲,節制飲食男女之欲是從古至今的聖賢,最需做足功夫的地方。

道家說,能戒掉口腹男女之欲,壽於天齊。貪念女色不僅能使人體喪失真氣,還易使人減壽折福,學問粗鄙。修道人不斷欲,則惡業纏身,無以登天。

傳統的中國古人在戒色斷欲方面,普遍較現代人自律。明朝的一位佛教居士龍遵著述的《食色紳言》中記錄了諸多古人對待飲食色慾的看法與做法,勉人戒殺節欲。現選節欲之一二。

帝王戒色

梁武帝蕭衍一生很信佛,曾對御史中丞賀琛說:「朕絕房室三十餘年,不與女人同室而寢亦三十餘年。」梁武帝高壽八十五。

元代的右宰相阿沙不花,看到元武宗孛兒只斤溫.海山(元朝第三任皇帝)的臉色日益憔悴,勸諫道:「熊掌等八種希品您不知道吃,萬金貴體您不知道愛惜,偏偏嗜好喝酒,沉溺女色,這好比是兩把斧頭砍伐一棵孤樹,沒有不倒下來的。」第二年,元武宗就死去,壽僅三十歲。

斷絕色慾,鬼也退避三舍(pixabay)

從前有位國王好色,經常放縱自己的情慾。有僧人用偈子勸諫道:「眼睛是藏眼屎的窟窿,鼻子是裝髒鼻涕的口袋,嘴巴是盛痰涎的痰盂,肚子是貯存屎尿的倉庫。但是大王你沒有一雙慧眼,以致沉溺女色而荒廢了朝政。我看這些就厭惡,所以出家做了和尚。」

有詩描述妓女是「皮包骨肉並尿糞,強作嬌嬈誑惑人。千古英雄皆坐此,百年同在一坑塵。」

文人戒色

明代禮部尚書薛文清曰:「酒色之類,使人志氣昏酣荒耗,傷生敗德,莫此為甚。俗以為樂,余不知果何樂也。惟心清欲寡,則氣平體胖,樂可知矣!」

北宋哲學家程頤說:「欲心一萌,當思禮義以勝之。」南宋朱熹則將人的慾望形容成沼澤,他說:「觀察沼澤的形象,用來遏止色慾之心。色慾與骯髒的沼澤,都是污泥濁水。污穢容易沾染人,應該填平堵塞起來。」

明初大儒方孝儒說:「唉!嗜好和慾念比劍刃還要厲害得多。人們僅僅小心寒熱對自己的侵害,而不考慮對因食慾色慾所引起的禍患加以防範。」

北宋後期的進士劉元城曾說:「我自從斷絕女色以來三十年,氣血意識一如當年,整天接待士人朋友,歡暢地談話,雖整個晚上不睡覺,到第二天早上,精神依然如故。」而時人皆讚:在劉元城的學問中可見一個「誠」字,也是因他不近女色啊。

萬惡淫為首(pixabay)

詩人楊萬里戲謔好色的人說:「閻羅王還不曾招喚,你就自行押解到了,為什麼呢?」

宋人程門四先生之一的學者謝良佐說:「我斷絕色慾已經二十多年了。人要有所作為,必須身強體壯,才能夠勝任,所以就斷絕色慾了。」

五代後蜀大臣李昊說:「陳述古貪色縱欲,為鬼所侮辱。我斷絕色慾很久了,所以鬼不敢見我,不是有其它法術。」

是故《黃帝內經.素問》中說:「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存,病安從來?是以志閑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而不危也。」

明代醫學家王文謨在其著作《碎金錄》中說:「我仔細觀察人世間,急匆匆奔赴死亡的人,好比百川在流入海一樣。他們的死亡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觸犯了名譽地位的禍端,另一個是冒犯了枕席之上貪好女色的這條畏途。能夠不這樣的,一萬人中間或有一兩個而已。」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