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親歷者:反中共迫害才能結束全球災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8日訊】1998年,甫從大學畢業在北京貿易公司工作的金貞玉每日生活充實且朝氣蓬勃。她說:「當時在北京那個環境就是這樣,每天早上公園裡很多人在煉法輪功,還有青年學法小組。」回憶起1999年以前的歲月,金貞玉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圖為2017年,金貞玉(前排右)參加紐約法輪大法日遊行。(徐綉惠/大紀元)

1992年5月,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於吉林公開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五套功法簡單易學,很快在中國各省、市風靡流傳。法輪大法通過人傳人、心傳心,1999年前在中國就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

然而,1999年中共開始非法鎮壓法輪功,至今已經過去21年了,但迫害仍在繼續。

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

金貞玉表示自己修煉法輪功後不只走路,上樓梯都變得很輕鬆,常常覺得自己身體有種說不出的舒暢,而且心境也輕鬆許多,不再汲汲營營為了競爭疲於奔命,她說:「在中國大城市裡生活真的很苦很累,但得法以後很幸福,所有的壓力都沒了。」

本來容易過敏的皮膚,金貞玉某日發現自己再也沒有這個問題,她說:「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反正就再也沒有這些問題。」現在她的膚質比許多人化妝、做美容以後都好;此外,與同齡的朋友相比,金貞玉的身體非常健康,學了法輪功以後每日都有充足的精力。

金貞玉認為法輪大法帶給自己一個嶄新的世界觀,與中共社會上的道德風氣截然不同,她不再像過去那樣追名逐利,陷在人與人勾心鬥角、缺乏真誠交流的狀態。她說:「現代人有各種文明病、精神壓力,其實都是源於缺乏正確的價值觀與信仰,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的工作狀態、家庭生活都越來越好。」

和平上訪卻遭中共大抓捕

1999年4月25日,親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和平上訪的金貞玉說:「當時我們誰也沒想到中共這麼邪惡,也沒想到這場迫害會持續了這麼久。」

當年,有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前往北京信訪辦上訪,要求中共當局:釋放此前在天津遭當地警察暴力抓捕的45名法輪功學員;允許合法出版法輪功書籍;給予修煉法輪功的民眾合法的煉功環境。金貞玉說:「這都是合理、合法地反映情況。我們這個年紀的人沒有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沒有那些概念,覺得上訪很正常,當時誰也不知道中共這麼恐怖。」

金貞玉說,當日參與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很多,但大家都很安靜,後來聽說事情解決了,眾人就逐漸散去,各自歸家。但幾個月後,中共當局口徑丕變,官媒開始污衊、抨擊法輪功學員,很多煉功點也遭禁止。

1999年7月20日,金貞玉再次前往北京信訪辦陳情,但這次的氛圍與上回大不相同,很多人還未到長安街口就被警察攔截盤問,外地來的法輪功學員被趕上大巴士,人被一車一車地載走。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誣指「4.25」和平上訪是「圍攻中南海」,並以此做藉口進行大抓捕和殘酷鎮壓法輪功學員。

大法蒙冤 學員走出講真相

金貞玉因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所以當看到大法蒙冤、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遭污衊,遂決定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她說:「中共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污衊造謠,政府做錯了,還不讓人講嗎?我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法輪功出了事就躲起來,能這麼做嗎?」因為不想昧著良心做人、說話,金貞玉遭到中共殘酷打壓、迫害。

參與7.20上訪後,金貞玉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一開始是被帶到體育場集合,然後被送派出所關押。審訊警察讓法輪功學員一人一個小單間,隔離問話,要求他們放棄修煉法輪功。連續三天三夜,幾乎是不間斷地被精神折磨。

金貞玉表示這些警察都是受了中共的洗腦教育,審訊時滿口粗言穢語,不時謾罵,她說:「那種場面非常惡劣,但我們只能實事求是說明真相。」

後來金貞玉公司的老闆到派出所將其接出來,當時公安對她的公司施加壓力,要求金貞玉一定要放棄修煉。金貞玉送了一本《轉法輪》給公司的老闆。老闆花了一個晚上通讀了《轉法輪》,他雖認同了金貞玉的看法,但還是難以承受公安不斷的上門騷擾、找麻煩。

金貞玉表示中共警察騷擾她公司的方法,就如同現在黑警打壓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店家一樣,利用各種藉口上門找茬,為了不株連公司,她最後決定離職。

警察:法輪功與中共宣傳有天地之差

離職後金貞玉仍去上訪,後來遭非法居留15天。她被迫和其他吸毒、盜竊的犯人關押在一起。金貞玉說監獄裡的警察非常暴力,對法輪功學員和犯人動不動就拳打腳踢,有時還會動用電棍,當時有些法輪功學員會絕食表明心志,警察就會強迫灌食。

回首那段恐怖經歷,金貞玉淡然處之。她說:「那時警察鋪天蓋地的抓法輪功學員,看守所都不夠用了。但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們都是同樣的心情,政府不應該攻擊法輪功創始人,我們不能為了個人安危就眛著良心不說話。」

金貞玉後來被判勞動教養一年,當時中共還臨時成立了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教養院。金貞玉在遼陽教養院每日工作十幾個小時以上,除了做各種費眼力的手工製品,還要做很多體力活,如拆水泥袋、到軋鋼廠壓(裝)鐵條、鋪鐵路,在那種非人待遇的工作環境下,若不是修煉法輪大法,身體根本撐不過來。金貞玉回憶當時很多法輪功學員實在太累了,拿著手工製品,做著做著就睡著了,管教看到就會劈頭打下去,常常當場見血。

不過,一位教養院的女警察後來告訴金貞玉:「你們真是太好了,法輪功學員與中共宣傳有天地之差。」因爲當時中共官媒宣稱法輪功修煉者「自焚、有精神疾病」,女警剛開始晚上都不敢睡,擔心法輪功學員會自殺或攻擊自己,後來長期觀察法輪功學員的言行,相處後發現根本不是中共宣傳的那麼回事,私下非常敬佩法輪功學員。

海外自由世界持續傳播大法真相

2006年,金貞玉申請聯合國難民身分,逃亡至泰國。在泰國等待了一年多後輾轉來到美國。赴美後,金貞玉常有恍如隔世之感。她回憶初到美國時,發現走在街上可以大聲說:「法輪大法好!」一下子幸福得難以置信,時常還會想,這是真的嗎?

因爲海外自由、民主的環境,金貞玉有更多機會讓各族裔認識法輪大法。她說:「西方人根本無法想像,地球另一端有這麼慘烈的事情,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覺得很震驚。」金貞玉曾向美國國會議員講述自己遭迫害的親身經歷,當時在場的西人們都直呼不可思議,中國與西方文明國家猶如兩個世界。

每年5月,金貞玉參加海外舉辦的法輪大法日活動都感慨萬千,一方面是心懷感恩,很高興自己能在自由環境中表達心聲、傳遞法輪大法的美好。她說,在中國外出煉功都會被抓,「所以我很珍惜(海外)這個環境、機緣,要把握機會讓更多的人認識法輪大法」。

但另一方面又很沉重,因為絕大部分的法輪功學員仍在中國惡劣的環境下遭受迫害,有的已遭迫害致死,也有的被關押十幾年了。所以每次參與法輪大法的集會遊行,金貞玉都期盼這場迫害早日結束。

金貞玉認為中共一直都用「掩蓋」的方式來隱瞞自己的罪行,猶如這次已造成全球逾50萬人死亡的疫情就是中共掩蓋真相的結果;長期以來,國際社會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活摘人體器官等惡行「視而不見」,縱容了中共各種傷天害理的行為,但在這個關鍵時刻,國際社會應拿出具體行動,制裁中共的流氓行徑。現在是時候讓大家看清楚了,中共若繼續存在,遲早會成為全球、全人類的巨大災難。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淨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