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已成禍害?中美學者結論一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5日訊】湖北省宜昌縣的三峽大壩自修建以來就備受爭議,近期長江流域持續遭逢暴雨侵襲,三峽大壩洩洪加劇了下游的災情。日前,美國地理學者及中國地質學家均表示三峽大壩無法阻止像今年這種大規模洪水,且在極端氣候中會曝露其弱點。

綜合媒體報導,近期長江流域汛情告急,各地洪災嚴重。三峽大壩被指不但沒有起到防洪作用,24小時全力洩洪加劇了下游的災情。

研究中國洪水問題的美國阿拉巴馬大學地質學教授尚克曼(David Shankman)表示,修建三峽大壩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為了防洪,但是在大壩建成不到20年,就面臨著有記錄以來最高水位的洪水,事實上,三峽大壩無法阻止像今年這樣嚴重的洪水。

尚克曼指出,三峽大壩在一般年份確實能幫助緩解洪災,但在更加極端的天氣中可能會暴露出大壩的弱點,三峽大壩水庫沒有對嚴重洪災發揮重大影響的能力。

中國地質學家范曉則表示,三峽大壩只能暫時攔截部分的上游洪水,對長江中下游強降雨引發的洪災無能為力,三峽大壩和其他主要大壩項目因為改變長江下游的泥沙流,如此可能會使洪水更加嚴重,大壩本身的工程發電需求也影響防洪。

范曉強調:「在人們只是考慮用水庫解決防洪問題時,他們往往會忽視,甚至削弱江河湖泊調節洪水的自然能力。」

長江水位不斷暴漲,下游多個危險地帶要求民眾撤離,包括江西九江市的江洲鎮等長江江心高地。

九江市江洲鎮官方通知,要求當地老弱婦孺全部撤離,18歲到65歲之間的勞動力留下抗洪,防護當地長達35公里的堤壩,但實際可調用的勞動力不足千人。

九江市民吳先生13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江洲鎮是長江上的一個汀,四面是長江,很危險。官方卻把它圍起來,遷進去四、五萬人。九江地區有兩個這樣的鎮,總人口大約有六萬人,大多是老人和婦孺。政府叫撤,但不提供物資保障和安置地點,民眾只能投奔親友,各自逃命。還有的人舉目無親,不知投奔何方。

鄱陽居民陳茂林表示,從上月初開始到現在,長江流域從西向東,都遭洪水襲擊,至今已約20天。早在7日晚上,江西省城南昌很多區域就已出現嚴重內澇,而沿鄱陽湖和長江周邊的大片農村也損失嚴重,但都基本沒什麼救助,大家都只能靠自己。

14日,中共武漢市政府也在新聞發布會上稱,7月12日23時,長江武漢段漢口站「洪峰」水位28.77米,流量56400立方米/秒。13日,長江洪峰已經「通過武漢」,但未來一段時間,武漢段水位「仍將在高位運行」,防汛形勢依然嚴峻。

此前,官媒《人民日報》報導說,中國應急管理部預計長江中下游、鄱陽湖、洞庭湖、太湖,在未來3天恐繼續遭逢強對流天氣,發生暴雨與洪水的機率很大。

據《揚子晚報》報導,長江下游的南京市水位全面超越警戒水位,已經創下歷史第3高,達到10.1米。南京市防汛形勢相當嚴峻。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