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林曉旭:閻麗夢曝新證 全球可向世衛與中共追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5日訊】從香港逃至美國的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病毒研究博士閻麗夢,日前在美國福克斯新聞曝光了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WHO早在2019年12月底就知道病毒可以人傳人,但卻第一時間掩蓋至少十五天。

閻麗夢曾兩次報告給其主管、香港世衛組織參考實驗室的潘烈文(Leo Poon)人傳人的情況,卻被告知不要作聲、不能觸及紅線,否則他們將會被消失。她在節目中展示了一些微信聊天截圖,並指潘烈文與在同一實驗室的佩里斯(Malik Peiris)教授都了解此情況,卻什麽也沒有做,中共瞞疫再次引發世界關注。

親自接觸了閻麗夢本人、在美國華盛頓的美國陸軍前病毒學專家林曉旭博士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連線採訪時表示,閻麗夢的爆料非常有分量,而且意義深遠,讓世人看到WHO和中共一起隱瞞疫情的事實。而港大對她的一些否認則是在狡辯,沒有太大意義。

林曉旭表示,閻麗夢從香港一個非常重要的實驗室帶出了很有分量的證據,可以說是一箭雙雕、一石二鳥,同時把中共和WHO這兩個都想抵賴責任的組織,等於說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給它釘死了。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都應該對中共和WHO追責,造成了全球這樣大的疫情,它們的隱瞞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閻麗夢2020年4月28日攜帶證據到達美國,卻拖延了大約70天才公開爆料。對於這個現象,林曉旭認為有多方面原因。一是福克斯作為一個大的電視台,想要做深度調查報告,可能製作的過程比較長,還可能要找世界衛生組織、中共或者其它部門各方取證,得到他們的回應。二是中共國安給閻麗夢在國內的父母,和她本人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她也擔心一家人的安危,方方面面對她的挑戰也是非常大的,所以逃出來後有一個適應的過程。三是FBI要進一步跟她核實她帶來的這些材料,FBI也要多方面取證,會拖一點時間。四是她下定決心要把這些事情對外公布,也要找一個很好的機會,在川普總統決定退出WHO之後公布,有特別的意義。

林曉旭表示,這位年輕勇敢的女士能夠做出這麽大的一個犧牲,來到美國爆料,確實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因為她要將個人的安危、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職業全部都得放棄。她也確實被香港過去一年反送中的年輕人爭取自由的理念和勇氣所感動,得到了思想上的啓蒙,這是非常感人的故事。她本人是大陸成長的,可以說是香港年輕人的驕傲。

「特別是《國安法》通過以後的現狀,其實像香港大學,甚至是香港的一些研究人員,其實是很難能夠有空間再出來說真話,所以一定程度上我覺得很慶幸,閻麗夢博士早一點逃出來了」,林曉旭說,「如果在香港,她確實隨時都有可能被國安抓走。」

對於港大回應說閻麗夢沒有直接參與2019年12月底到1月初冠狀病毒人傳人的實驗,林曉旭表示,實際上,港大的措辭本身就是在狡辯,因爲她爆料的核心是WHO和她所在的實驗室明明知道疫情在2019年12月底就爆發,而且可以人傳人,卻有意不對外公布,她也在跟國內很多的醫生和疾病控制中心的人員溝通的過程中認識到這一點,把這麽重要的證據拿出來,港大所謂對她的否定其實沒有太大意義。他還強調,WHO方面甚至一直抵賴,說他們是從其它網站上知道了武漢出現了這種情況,然後再找中國要這個信息的,還説中國很積極的把信息告訴了WHO,所以好幾個環節他們都在撒謊。

「國內是被迫消音,國內是在政治壓力下被迫消音,而香港這些專家們和WHO的這些專家們他們是自己選擇消音,所以這是兩方面的配合造成了整個疫情沒有及時向世界上儘早公布出來,所以這兩方面都是有責任的。罪魁禍首是中共,但是WHO一定是一個幫凶,是這樣一個角色。」林曉旭說。

疫情最早的吹哨者,中國的李文亮醫生已經與世長辭,而今在香港的閻麗夢也不得不逃到美國披露真相。林曉旭介紹,自己研究病毒學領域這麼多年,這方面未來要想有更多的吹哨者出現,其實是比較難的,因為做病毒學研究的人,經常對病毒做各種各樣的突變,久了也會麻木,習以為常,雖然有生物倫理方面的培訓,實際過程中卻經常會被忽略,除非真的良心在那,很危險的病毒不會碰,但是有的情況下特別希望發表很好的文章,有非常傑出的研究結果,被利益驅動也會幹,還有的時候是上司的項目,作為研究員不得不做。

所以很多人很難出來說,我老闆做了一個違反人類道德的事情,項目沒有通過生物倫理。而且這些實驗一般都是牽涉到很大的資金才能做,如果爆料,不僅老闆面臨問題,整個實驗室其他人的工作都受到影響。

林曉旭列舉了中國大陸的鍾南山、石正麗和王延軼等人,指這些科學家在這次疫情中方方面面都在騙,完全是在撒謊,至於病毒是不是實驗室泄漏卻沒人敢談,很多的謊言堆在一起,搞的一般老百姓也不知道真相了。關於中共稱北京的疫情已經清零,他指出,中國的檢測,試劑的準確率只有30%,比投硬幣的概率還要糟糕,所以根本不能相信,就當作笑話笑一笑就可以了。

如今香港第三波疫情開始抬頭,他提醒大家,中共的國安公署,還有一些上市公司的老闆,來香港是不需要檢疫的,因此香港人一定要提高警惕,戴口罩自保。這次變異的病毒株感染力增強了6-10倍,而且穩定性比較強,是一個很糟糕的突變,至於疫情會不會超過第一波,現在表面上還不好判斷。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爆料證據有分量有意義 一石二鳥

記者:今天再次請您上線是因為,剛剛福克斯新聞採訪了,香港的一個病毒學專家叫做閻麗夢博士,當然也是內地出生的,就這次中共的武漢肺炎病毒有新一步的爆料,我知道您跟閻麗夢博士有幾次的交談,能不能跟我們講一下您對這個事件的分析和看法?

林曉旭:我覺得閻麗夢博士這一次的爆料,可以說是非常有分量的一件事情,她從香港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實驗室出來,帶出來了就是很有分量的一個證據,可以說是一石二鳥,很明確地讓世人看到WHO和這個中共政府是怎麼樣一起隱瞞疫情的。可以說一箭雙雕、一石二鳥;同時把這兩個都想抵賴責任的這樣一個組織,等於說是給它釘死了,可以說是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所以我覺得這一件事情是意義很深遠的事情。

其實我個人甚至希望她早一點出來,能夠,比如說在五月份的時候,在世界衛生大會之前,如果能夠爆料的話,可能這個影響力會更大,甚至世界衛生大會上都不會通過一個,形式性的所謂的 the resolution,所謂的議案,作為一個去調查這個事情,是吧?結局那時候就會有更強烈的譴責了。但總的來說,我覺得現在這個時機點,她把這樣一個,就是她所掌握的情況向世人公布出來,又進一步讓人看到了,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都應該對中共和WHO追責,造成了全球這樣大的一個疫情,他們的隱瞞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選擇這個時間爆料有多重原因

記者:就Fox News選擇爆料的時間,是在美國總統川普已經宣布要退出WHO之後,然後她才曝這個料?但是她這個採訪在幾個月之前已經完成了,那為什麼它選擇這個時間爆料,你覺得這個事件有什麽樣的意味在背後?

林曉旭:其實她可能採訪可能不是那麼早,沒有幾個月之前,也可能就是最近採訪的,因為我看她描述的目前感染的人數來看,我覺得應該是還算比較上最近的,但是作為一個大的電視台,可能他製作的過程比較長一點,然後他可能還要,比如說去找世界衛生組織、找中共啊或者找其它部門得到他們的回應,因為他作為一個相當於深度的調查報告,他都要各方取證, 所以有這麼一個過程。

對於閻麗夢本身,她確實在這個過程中也承受很大的壓力,國安給她本人給她自己的父母,家人帶來多大的壓力; 她自己擔心個人的安危,她家人在國內的安危;自己承受的精神壓力,我覺得方方面面對她的挑戰也是非常大的。

所以她自己本身逃出來後也有一個適應的過程,同時,她跟, 比如說跟FBI接觸,要進一步跟她核實時她所帶來的這些材料等等,這也是需要一個過程,FBI也要多方面取證,所以這個事情會拖一點時間。所以雖然她是4月28號到了美國,但是確實這個過程會拖得長一點,然後她自己本身,也是要有一個過程下定決心要把這些事情對外公布,也要找一個很好的機會。

所以FOX,也許這個過程拖了長了一點點;但是我覺得在川普總統已經決定要退出WHO之後公布,也有特別的意義,因為川普總統作了這樣一個決定後,其實是承受了多方面的壓力,很多人批評他,包括很多科學家很多公共衛生人士都在批評他,說:你退出來了,對整個全球的防疫不利;對於,比如說美國在公共衛生領域、在全球起到更好的領導作用也不利,等等,就是說也有很多譴責的聲音。

所以她這樣一份爆料等於是支持了川普總統的這樣一個做法。可以給大家看到你如果不退出WHO的話,其實你想在內部指望它能夠改革是沒有希望的,因為他們一開始就已經中共在配合了,所以這個組織是沒有期望能夠自己改良的,是從上到下一個腐敗的一個機構。

記者:然後閻麗夢她在訪問中有談到,如果她在香港爆料的話,可能很快她就會被消失了,甚至她想要去說服她的同是著名科學家的丈夫跟她一塊離去,她丈夫也是180度的轉彎。那您接觸過閻麗夢博士,你覺得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因為現在港大已經否認她,在12月份和1月份這個期間,在港大進行「新冠肺炎 」人傳人的研究,您覺得這個港大的這個回應,以及閻麗夢博士為什麼她今天還要站出來?以您的觀察是怎麼樣的?

林曉旭:我覺得這也反過來説明香港目前的現狀,特別是《國安法》通過以後的現狀,其實像香港大學,甚至是香港的一些研究人員,其實是很難能夠有空間再出來說真話,所以一定程度上我覺得很慶幸,閻麗夢博士早一點逃出來了,另外在《國安法》通過以後她再爆料,人民也更加能夠理解爲什麽她要跑到美國來説話,如果在香港她確實隨時都有可能被國安抓走,所以這些反而就更明確了,但香港人會更明確這位年輕勇敢的女士她能夠做出這麽大的一個犧牲,來到美國爆料確實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因為她確實要將個人的安危、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先生、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職業全部都得放棄來做這麽一件事情,她本身確實也被香港在過去一年反送中的各種各樣的年輕人的這種爲了自己自由爭取的理念和勇氣所感動,而且得到了思想上的啓蒙。我覺得這個是非常感人的故事,也可以說是香港年輕人的驕傲,雖然她本人是大陸成長的,但我覺得她在香港反送中過程中她得到啓蒙,她其實就是香港年輕人的一個驕傲。

港大狡辯回應 罪魁禍首是中共 WHO是幫凶

記者:外界就說這次她的爆料主要是講了WHO與中共合作隱瞞(疫情)這部分,但是關於人工造病毒這方面沒有新的內容,覺得她是不是這方面應該有些披露,你怎麽看這個事件?

林曉旭:這裡面也牽扯到你剛才前面一個問題,提到了就是說港大對她的一個否認,對吧,實際上港大的這個措辭本身也在狡辯,因爲其實她爆料的核心就是她知道了WHO,reference lab,就是她所在的實驗室明明知道這個疫情並在武漢爆發,(去年)12月底就爆發了而且有人傳人的跡象,而他們卻沒有採取積極的行動,WHO方面也是、甚至一直抵賴說他們甚至是從其他網站上知道了武漢出現了這種情況,然後再找中國要這個信息的,一開始WHO這個Dr Tedros甚至幫中共隱瞞,還説中國很積極地把信息告訴了WHO,所以這好幾個環節他們都在撒謊。

閻麗夢把這麽重要的證據拿出來,因為她很明確的知道她自己老闆是知道疫情爆發的情況,她也在跟國內很多的醫生和疾病控制中心的人員溝通的過程中,就知道在他們在12月底就已經知道在武漢爆發了這種疫情,而且是可以人傳人的。國內是被迫消音,國內是在政治壓力下被迫消音,而香港這些專家們和WHO的這些專家們他們是自己選擇消音,所以這是兩方面的配合造成了整個疫情沒有及時向世界上儘早地公布出來,所以這兩方面都是有責任的。罪魁禍首是中共,但是WHO一定是一個幫凶,是這樣一個角色。

在她的爆料中大家清楚地看到這一點,所以對港大所謂對她的否定來説其實沒有太大意義,因爲他們說她沒有直接參與當時12月底到1月初這個所謂人傳人的實驗,但她有沒有參與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爲她看到自己的老闆知道這件事情,中共的醫生也知道這件事情,她有沒有參與已經不重要了,所以這屬於港大是在狡辯這件事情,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她的兩個老闆Leo Poon還有Malik Peiris,這兩個人應該出來解釋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

因爲按照閻麗夢的證詞來説,這兩個人是明明確確知道12月底就已經知道了疫情的情況,甚至有可能拿到了樣品,叫手下的人去做實驗了,那他們爲什麽不對外公布這個情況呢,他們難道沒有這個責任嗎?甚至他們應該告訴香港政府,他們應該告訴WHO的官員,所以這兩個人應該被(問責),比如香港應該召開一個聆聽會,讓他們來陳述,他們到底幹了什麽?他們到底知情的情況是怎麼樣的,對不對?

所以如果港府是一個公正的司法體系,立法會應該召開一個聽證會,把這兩個專家博士召來,讓他們來講,講述一下他們到底知道了什麼情況,對吧,如果說現在的國安署真的是一個管用的,真正負責任的一個機構,那你這兩個人做的事情,不是危害國安嗎,這兩個大博士不是危害了國安嗎,所以這兩個人應該馬上被國安署調去進行嚴厲的審問,對不對,折磨一下,讓他們說說情況,這不是國安署經常做的事情嘛。

病毒學領域「吹哨者」出現較難

記者:對,現在閻博士她形容自己是吹哨者,那我們知道最早的吹哨者李文亮醫生,就已經是與世長辭了,那閻麗夢博士現在也要被迫逃亡美國,以你作為病毒學研究這麼多年,在這個領域要說真話,是不是這麼難,而且未來會不會有更多的這種吹哨者出現呢?

林曉旭:其實一定程度上是比較難的一件事情,因為對於做病毒學研究的人,給你做的病毒有突變,有時候會覺得習以為常,因為這個分子生物學,分子病毒學方面,經常對病毒做各種各樣的突變,所以你在這個行業做久了也會麻木,反正就是做各種突變,對不對,但是你一旦如果真的良心在那,比如說真的是很危險的病毒,我做的是geno function study(基因研究)的話,你也許會拉一根紅線,知道自己不要碰這種事情,但是有的情況下,就是說在這個行業裡面的人,確實也是特別希望發表很好的文章,我有非常傑出的研究結果,對吧,有時候也是被這個利益驅動,科學家不是聖人,科學家很多情況是幹壞事的人,對不對,所以一旦被利益驅動的話,很多科學家也會幹這種事情。

所以就是說,有時候是會被利益驅動,他就會做這種事情,有的時候是上司的壓力,反正是上司的Project(項目),我是一個研究員,我是一個博士後,那我不得不做,所以這種情況下很多人是很難出來說,我老闆做了一個違反人類道德的事情,或者說我們老闆的項目,比如說它沒有通過這個 Bioethics (生物倫理),這個道德委員會的審批,他就自己做下去了,對不對,像這種「吹哨者」是挺難的,而且像這種領域,一般都是牽涉到一個大的資金,才能做這些實驗,你如果爆料了,不僅老闆可能面臨問題,你整個實驗室其他人的工作,甚至都受到影響,對吧,所以你自己本身也會有壓力,到底敢不敢爆料,是不是影響了一片人,所以也是有這個問題的。

但是,我覺得難得就是在這裡,就是閻麗夢博士,她實際上看到這個疫情對整個全球的危害,對吧,所以這兩個人其實承擔的責任非常大的,當然包括中國的官員,可以說這個隱瞞更是罪大惡極,因為你害了最少幾十萬人,在美國就死了這麼多,十幾萬人,全球就更多了,你這個責任是無法逃避的一件事情,她閻麗夢博士有這樣的勇氣,敢於冒這麼大的風險,把這事情講出來,那這個本身就非常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情,而一般的病毒學家你做久了,真的可能自己就是,現在這樣的所謂的科學研究中,甚至如果還追求對這個病毒有更深的理解,陷在其中而忘記了這個 Bioethics (生物倫理),所以這方面其實在科學領域,雖然經常做這樣的所謂的培訓,也要注意這個 Bioethics (生物倫理),在一些實際過程中經常會被忽略的。

內地很多科學家謊言套謊言

如果在中國那種環境下,如果有政治壓力,那就更難了,比如說,大家都知道,錢學森,當年就是吹牛,對不對,拿科學證據來說這個,可以畝產萬斤,那是明明確實知道是謊言,他也在撒謊。那你現在就算是鍾南山,鍾南山說他1月20日到了武漢,逛了不到兩個小時就能確定這是人傳人,他其實也是撒謊了,對不對,他肯定去之前就知道了,去武漢只不過走個過場,然後就說我知道武漢已發現人傳人了,所以這些其實很多科學家他是在政治壓力下,也許不得不違心做一些事情,有的時候是利益的驅動,有的科學家他自己有公司,什麼蓮花清瘟膠囊,是他的利益產業,對吧,有的人開的是疫苗公司,這是他的利益產業,所以他做的研究效果要支持這個研究項目,有的說法說,我說的蓮花清瘟膠囊管用,那是為了他的公司多賣錢,你不要說科學家了,就一定是怎麼樣的,是聖人,不是的嘛,很多人都是為了利益驅動做這樣的事情的。

那還有一些人,比如說,像大家說的,就關注很多的,比如說武漢病毒所的這個石正麗博士,她騙了好多次了。我可以說她騙的幾次。她在2013年出了一篇報導,這一篇報導是講在雲南,雲南昆明附近有一個廢棄的銅礦。這個廢棄的銅礦裡面當時死了幾個,就是挖礦的工人。他們在清掃一些這個蝙蝠糞便的時候遭到感染了。總共有六個人被感染,其中三個人死亡,但當時就發現了有一個病毒株就很類似SARS。而且他們還分離到這個病毒,這個病毒名稱就叫做BAT COVID 4991。

但是呢,這篇文章發表出來以後呢,他們只提了這個蝙蝠病毒。他們根本不提有六個人被感染的事情。這六個人被感染的事情是在另外兩個研究生的論文裡面提到的。她真正的有分量的這個報告就不提這事情。這很奇怪,對不對?因為你本來去那研究就是因為這麽一個重大的一個感染的事件。而且是跟SARS相關的事件。你卻不在報導中提。你本身就是刻意隱瞞了這個事情。

然後到了這個今年年初,她在重量級的Nature(《自然》雜志)的文章,提到了這個有一個蝙蝠的病毒株叫RaTG13對吧,跟這個SARS CoV-2,跟那個中共病毒的序列有96.2%的相似性。但這個病毒的本身其實,就是當初這個2012年她在昆明分離到的病毒,只是換了個名字而已。那她為什麽不承認這個病毒就是當初這個病毒呢?而且她的文章論文中也說,就是找到了部分的這個基因序列,跟某個蝙蝠病毒株就很相似。

然後就說我就發現了這個病毒株。完全不提當初這個,蝙蝠病毒在2012年是怎麽發現的。所以這本身也是撒謊,對不對?而且在她的實驗室裡面他們從,就按照武漢病毒所自己本身的說法:他們從12月30號收到這個樣品後,不出三天就分離出了這個病毒。這個本身也是很超常的一個事情了。所以我在懷疑他們實際上,就是如果按正常的這個基因測序,要我比較嚴謹的、完整的首先分離出病毒,然後再測序的話,你至少要一週的時間,三天內做不出來。所以實際上他們肯定在12月30號以前就是拿到樣品了。所以她這本身也是撒謊。

然後武漢病毒所的王延軼教授也是撒謊。她最近應該是一兩個月前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她就說:武漢病毒所沒有太多的病毒株,總共只有幾棵病毒株。那不是開玩笑嗎?這是巨大的撒謊。因為武漢病毒所,在全中國都是頂尖的這個病毒所,怎麽可能只有三個病毒株呢?而且他們,石正麗去了那麽多趟雲南、廣東啊,收集這麽多的蝙蝠病毒株。作為一個頂尖的病毒所怎麽可能只有三個病毒株呢?這個事,完全就是撒謊嘛。所以就是說,其實這些科學家方方面面都在騙。大部分是為了騙中國老百姓,對吧。

然後騙你說這個病毒可能是蝙蝠傳播來的。然後,後來這個謊沒有辦法圓的的太好嘛,後來就變成那個穿山甲。穿山甲那個故事是怎麽來的呢?實際上是軍方的人拿了穿山甲的這個樣品找廣東的人去測。所以剛開始當時報這個新聞的時候,是有軍方人在現場在參加記者招待會的。

可是到後來發表文章的時候,所有軍方的信息全部隱藏掉了。就怕人家知道軍方的人在做這些研究。但實際上中國的軍方就是在做冠狀病毒的研究嘛。而且很可能就是在做Acquired function,就是獲得性功能的這種研究嘛。所以這裡面是一個謊言套著一個謊言。不同的有不同的謊言。一起騙大眾,一會兒讓你想這是蝙蝠傳染的,一會兒讓你想這是穿山甲傳染的。至於說病毒是不是實驗室泄漏沒人敢談。至於說人工的另外一回事,對不對?那就是說很多的謊言都是堆在一起。所以一般老百姓不知道真相了。

北京零感染不能信 香港人需自保

記者:是,這個真相是非常需要,特別是疫情真相一直是我們媒體報導的一個重點。因為現在我們先講一些大家比較關心的情況。因為香港最近,就在這一個星期左右,那疫情又第3波爆發了。然後,而且很多都是那個本地的,就是群組的爆發。但是在北京那邊就說他們現在是零感染了,曾經封城之後又是零感染。零感染說是因為有大量、大規模的檢測令到現在成功防疫了。那為什麽香港在這個情況下突然間有一個爆發,這是一個什麽樣的信號?

另外我補充一下,因為香港有一些,雖然是封城,但是呢,比如說國安公署啊,就是反而這些公務人員來香港是不需要檢疫的。然後還有一些比如說是來香港上市公司的老闆啊,他們也不需要檢疫的。包括一些跨境司機什麽的。所以這些方面其實還是有大陸人會過來。特別是國安公署,每天,他們估計有派了幾百個武警。所以香港民眾呢,就是那個民間團體都認為國安公署可能是播毒的源頭之一。那你從這個角度來跟我們講一下這次疫情有什麽樣的特點?

林曉旭:我覺得目前北京方面的所謂的清零的數據根本就不值得相信。因為它自己本身也說這個有可能是病毒的變異株。這個D614G對不對?這個是很重要的一個突變株。而這個突變株在歐洲已經成為主導了;在美國也有。然後這個本身病毒株這個感染率比之前的這個病毒株已經強了6-10倍。其它國家也沒辦法控制住嘛,對不對?

你看到美國,還有其它歐洲很多地方,南美的很多地方的疫情還在上升。北京怎麽控制住呢?而且北京本身,當初開始爆料的時候就已經是隱瞞了很久以後,然後把這事情歸到這個新發地(市場)。就跟武漢這個事情已經爆發了可能一個多月才把這個所有的,這個罪名都扣在這個華南海鮮市場上面。北京一樣多,只不過新發地市場規模更大,比較好以讓人理解,北京為什麽會有這麽多人感染。它找了一個更大的替罪羊。當然有很多,確實是這樣的地方會有比較多一點的classed case,就是具體爆發的這樣的案例。

但是肯定在北京很多其它地方跟這個新發地市場一樣沒有、沒有相關性的案例也一定會很多。只是政府不提嘛,就讓老百姓想就是這麽一個地方而已,對吧。而且中國的這個所謂的大規模檢測,它所說的大規模檢測的這個規模連美國都跟不上的。能夠在一週內檢測到幾百萬人,這個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嗎,而且中國的這個檢測,試劑的準確率只有30%,比投硬幣的概率還要糟糕。所以,中共這些根本不能相信,它説清零了,你就當作笑話笑一笑就可以了。

所以對於香港人來説,就是一定要提高警惕,如果你看到從大陸來的武警,他們沒有戴口罩,他們怎麽樣不知道自我隔離,或者沒有政府給他們特權,沒有讓他們隔離的話,香港的警察你們自己要小心,天天跟他們打交道,還有香港的老百姓,我覺得你們真的要自己警惕,看到這種國安署來的人,你們自己趕緊戴口罩吧,我覺得這個事只能自保吧,對不對。

新變異毒株感染力強多倍 疫情是否會超上次不好說

記者:嗯,那這一波的疫情有什麽特點,特別是病毒方面,就是説它的毒性,跟以往比較?

林曉旭:這個毒性會很強,因爲它已經是變異過的一個毒株,剛才提到它的感染力是6-10倍,而且它的Spike protein刺突蛋白的穩定性是比較強,因爲它的突變使它的三聚體的結構比較強,比較穩定,跟受體的作用比較穩定,而且容易使病毒的膜跟細胞膜比較容易結合,容易融合。這樣病毒就容易感染細胞。因爲它本身就是一個比較刁鑽的突變,然後,而且現在這個Aerosol transmission氣溶膠傳染的證據也越來越多,所以,其實是一個很糟糕的突變。

但至於説,總體上第二波會不會更強,會不會超過第一波,現在很難説,因爲有時候要看總體的另外空間的病毒量有多少,就像是一個浪潮一個浪潮,對不對,也許浪潮在尾聲,這個第二波浪潮在尾聲也可能,但也可能在上升階段,人表面上你不好判斷,所以只能説各國還要繼續採取一些相應的防疫措施。所以我覺得仍然是一個非常頭疼的事情。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