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向海外公民徵稅45% 向富人下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7日訊】推出港版國安法後,中共急忙開始全球徵稅行動。有專家指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是中國外幣的出入口,如今中共已經錢囊空空,企圖使用國安法脅迫海外華人,強行收錢,那些避稅的富人會首當其衝。

據彭博新聞社報導,中共開始向海外公民徵稅,在香港運營的國有企業近期已告知大陸身份的員工,申報2019年收入,準備繳納大陸的個人所得稅。在新加坡等地的中國國有企業也向中國籍員工發出了同樣的通知。

北京註冊會計師杜延林:「稅法規定全球徵稅其實一直是這樣的,只是現在強調了一下。只要你是中國的公民或居民,他是要以全部的收入納稅,不管你在哪裡掙的錢。」

歐洲天鈞政經智庫研究員任重道認為,中共突然強調實施全球徵稅,是和港版國安法一起的組合拳。

歐洲天鈞政經智庫研究員任重道:「港版國安法第37條、第38條的規定,中共把它的觸手伸到了各國國家,加上CRS金融信息交換標準,在全球把這些人的資產、金融信息弄明白了,然後在全球收錢充實中共的錢袋子。可以去抓捕。這是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它涵蓋面非常廣。」

維京群島、開曼群島等地因為沒有加入CRS金融賬戶涉稅信息自動交換標準,一直是中國富人的避稅天堂。任重道認為,中共用港版國安法給這些富人安上威脅國家安全的罪名,就有了威脅的藉口。要麼交稅、要麼抓人。

任重道:「用港版國安法去挾制這個人,要他把錢拿出來。舉個例子,如果一個人在避稅天堂註冊一個空殼公司,這個公司的收入只要不分配到個人股東的層面,那這個人就沒有收入(就不需要繳稅),但這個公司是這個人的,現在用這種方式的話,就可以視同為這個公司的收入和他個人是關聯方,那就要求他繳錢。」

報導說,這次的徵稅對香港的影響非常嚴重,因為香港有80,000至150,000名大陸人在香港工作。

香港投資銀行家的收入通常比上海高25%至30%左右,不過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被更高的生活成本抵消了。

這些人在香港繳稅的最高額是其收入的15%,而中國最高稅率為45%,突然宣布繳稅規定,令許多人措手不及。

面對被增加的高賦稅和高昂生活成本的雙重擠壓,遍及全港各地的大陸專業人士正在考慮返回大陸。

「港版國安法」已經使大量專業人士正設法逃離香港,增加的稅收造成的大陸人的流失,會使香港期待大陸人能補充香港本地人士和外國僑民外流的期望落空。這可能會給香港已遭受重創的經濟帶來更大壓力,並進一步削弱其作為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

任重道表示,因為中共在瘟疫和洪水的雙重打擊下,經濟面臨危機,可能已經顧不上香港了。

任重道:「關鍵在哪裡呢,中國的外匯儲備2104年6月達到了高點,將近4萬億美元,到2016年12月帳面就消失了一萬億美元,但是2014-2016年的貨物貿易它賺取了14800多億美元,所以說中國的外匯儲備消失了超過兩萬億美元,目標瞄準的是這些錢,徵某一個人的稅,那都是小錢。」

任重道分析說,這兩萬億美元一部分當時沉積在香港,推升了香港的樓市和股價,另一部分去了避稅天堂,在那裡轉了一圈洗白了後變成了外資,再投資到香港和大陸,大陸的外資70%來源與香港、與這些錢有關。

有專業人士指出,在資產配置全球化的趨勢下,獲得不同國家的身份,已成為很多有錢人出行自由和資金最大收益的必備之選。同時,不放棄在中國經濟持續增長中挖掘機遇,而又希望能享受海外的生活、教育等優質資源,正是他們所需求的。

不過任重道認為,在這次港版國安法和全球徵稅的重拳之下,這些人可能會首當其衝。

但是,全球正在抵制中共的港版國安法,中共能否以此達到收稅的目的還有待觀察。

採訪編輯/劉惠/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