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家揭三峽大壩缺陷 不是淹重慶就是淹武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7日訊】中國南方持續暴雨,長江流域數千公里的江面水位悉數超越警戒線。三峽大壩成輿論關注焦點。有中國專家表示,由於三峽水庫是狹長型水庫,當上游大洪水時,重慶就淹了,若洩洪下游武漢就淹了。

近日,印媒今日印度顧問、印度退休空軍上校維納亞·巴特(Vinayak Bhat)釋出的衛星照片可見,6月24日三峽大壩已經開始洩洪。但黨媒6月29日才稱首次泄洪

衛星圖片還顯示,7月9日,三峽大壩一度打開了大壩上所有的防洪閘門竭盡全力向外泄洪

中共水利部稱,長江洪峰在14日凌晨抵達長江武漢江段,水位達29.00米左右,流量達5.8萬立方米/秒,兩、三日陸續通過長江中下游,包括江西九江、江蘇大通等主要控制站的洪峰水位也都位居歷史前高。防汛形勢異常嚴峻。

目前,長江在武漢已經成了一條懸江。武漢長江水位距離保證水位29.73米,僅有整整1.5米的空間。三峽大壩持續全力泄洪,將導致長江水漫堤,武漢將不保。

如今三峽水位仍在暴漲,在過去的6天時間,三峽水位暴漲了6米多,已達156.24米。而三峽最高水位是175米,不知三峽還能堅持多久?但真正的大汛期還未開始,預計從7月下旬到8月中旬才是真正的大汛期。

面對如此子險情,中共官媒紛紛稱,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三峽大壩也是束手無策等報導三峽汛情,並自曝三峽一旦潰壩,將淹沒湖北江漢平原荊州宜昌等地區及武漢,甚至洪水達南京,這樣的損失將無法估量!

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裡的兒子黃觀鴻近日接受熱點互動節目專訪時說,當年在三峽大壩建設評估會上,其父黃萬裡反對大壩修建工程,是因為重慶和武漢兩大城市的江河幹流上「不允許建大壩的」。

他說,修建大壩不能防止夏季汛潮,這是三峽水庫設計時最大的缺陷。三峽水庫長600公里、寬度平均只有一公里,是一個狹長型的水庫,庫頭在三峽大壩,庫尾在重慶與嘉陵江口。

當上游從重慶金沙江下來的很大的流量,很急水流進來,水庫一時難容下如此龐大的水量,因此庫的尾巴是要「翹起來的(往上淹)」。

黃觀鴻說,三峽大壩水位千萬不能超過150公尺,因為「不知道明天從重慶那邊下來多大的每秒幾萬立方米的水」,如果下得大,三峽大壩水位升到157公尺,那絕對受不了。

他說,三峽大壩水位升到160公尺的時候,如果來的是每秒5萬、甚至於7萬立方米,那麼大的速度、那麼大流量,重慶「整個尾巴翹得就把朝天門的門洞都淹了」。主要街道都會變成水鄉澤國了,代表水漫金山,也可說是重慶就完了。

黃觀鴻表示,「可是你要保重慶,就把壩前水位,從150幾你就降,怎麼降呢?多放水、多放水,如果武漢那邊也水大、夏天也是水大,那武漢就要被淹了,所以捉襟見肘」。

一線防汛人員金明對希望之聲說,長江流域防汛形勢非常危急。當局下令三峽大壩全力泄洪,水淹長江中下游的一些三,四線城市和農村,來保三峽大壩和武漢。

他還揭露,7月14日29米的洪峰經過武漢也是三峽大壩全力泄洪所致。但上級宣傳部門發通知,不允許談論水災。上下游的防汛人員之間也不允許談論汛情。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 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