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中共黨員快退黨 美或頒禁令敲警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15日,美媒披露,川普政府正在起草一份行政令,將可能全面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屬赴美旅行,並且取消已經入境美國的中共黨員及其家屬的簽證,此外也將限制中共軍方人員和國營企業主管入境。消息一出,「退黨」一詞在谷歌搜索的熱度大增,中國網民拍手叫好。

全面禁止黨員入境將是美方反制中共的最大震撼彈,此事雖未經官方確認,但絕非空穴來風。7月16日,中共發言人華春瑩就此答問時稱美國「可悲」,但她沒有做出任何解釋。其實,這個「可悲」恰是中共處境和華春瑩心態的最佳寫照。跟著中共一條道走到黑的人,才最可悲。

美國追擊中共 區分中共與中國

7月1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講話指出,川普若獲連任,其第二任期將面臨的最大國家安全挑戰就是中國共產黨。

關於美國或禁止中共黨員及家屬入境,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Mike Pillsbury)日前對《華爾街日報》表示:「這將是國務卿蓬佩奧在過去幾個月(對抗中共)前進路上邁出的重要一步,剝奪共產黨及其9000萬黨員的合法性。」

目前,中美關係已降至1979年建交以來的最低點,此乃中共咎由自取。

幾十年來,美國給予了中共巨大的援助,包括政治背書、資金輸送,軍事和科技援助、教育交流等等,然而中共並未像美方期待的那樣,在政治和經濟上走向自由、開放。相反,中共對內侵害人權,對外擴張滲透,而且恩將仇報,污衊美國為最大「反華勢力」,甚至散布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的謠言。中共當局隱瞞疫情,使得美國蒙受了公眾健康和經濟兩方面巨大的損失。殘酷的事實讓美國政府看清中共,因此堅決反擊。

近期,美國多位政要都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闡明美國對華政策的方向:反制中共邪惡政權,支持廣大的中國人民。不管傳聞中的這一禁令是否實施,美國已經傳遞出非常明確的信號:中共及其成員不受歡迎,不獲信任。

美方的立場對應著國際的抗共大潮。一年來,反送中、瘟疫大流行、港版國安法對全球政治產生了重大影響,中共倒行逆施,遭到許多國家的譴責。向中共追責、制裁中共、阻截紅色滲透是正義之舉,是在維護人權、幫助受壓迫的中國民眾,也是為受中共病毒侵襲的各國民眾討回公道。

網民讚揚道:「美國已看清了共黨的本質!太好了!中國人民苦共已久矣!」「美國和中共不會再談判了,中共一向說話不算話還談判什麼?又何必浪費時間,從中共病毒到香港國安法足以說明了中共的所做所為,美國是吃素的嗎?絕不可能,美國絕對會一拳接一拳地狂揍中共,大家繼續看下去……」

美國為何考慮禁止中共黨員入境?

《共產黨宣言》主張通過暴力革命推翻資本主義制度,而富強的美國被中共視為頭號敵人。儘管美國從未侵略過中國的一寸土地,且對中國提供了巨大幫助,但是中共在戰略和文宣上從未放過「美帝」,一直圖謀顛覆。

中共以暴力起家和維持統治。每一個黨員都是暴力機器的一分子,都對黨宣誓,要為它奉獻終身。中共把黨的利益置於國家和人民之上,黨員對黨必須絕對服從;在黨章黨規的要求下,黨員被迫以黨性壓制人性,放棄真誠、良知等普世價值。

可想而知,這些效忠於中共暴力集團的人,帶著對美國的仇視入境美國,將會帶來什麼?

這些年來,中共駐美使領館官員、駐美官媒、情報人員、親共社團頭目以及具有官方背景的商企高管,絕大多數都是中共黨員,都背負著黨的任務。無論是直接的間諜竊密,還是間接的滲透分化,他們的活動都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道德基礎造成威脅。近期,美國多地暴亂震驚各界,即是由於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因素作祟。

那些「反美是工作 留美是生活」的黨員們,憑什麼一邊叫罵,一邊享受?那些侵吞民脂民膏的貪官,憑什麼帶著贓款和家人跑到美國,霸占資本主義的成果?

一位網友說:「ccp(中共)的黨員就是無條件服從ccp的木偶,只是ccp的工具、傳聲筒、打手,沒有資格享受人的尊嚴和權利。」

這話也許過於絕對,但卻點出了問題的實質。中共反人性、反人類,跟隨它,意味著走上一條背離文明的不歸路,無法贏得信任和尊重。

共產黨員身分可恥

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指出:「共產黨也是一種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種反宇宙的邪惡生靈。」

2017年11月,《九評》編輯部的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揭示:「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一種社會制度、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一個邪靈,其目的是通過毀滅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全人類。」

一百多年來,共產主義在世界多國的實踐證明了它的災難性和破壞性,饑荒、戰亂、政治整肅、文化消亡、恐怖高壓是普遍性的悲劇後果。《共產主義黑皮書》一書披露,20世紀,共產主義革命的死難者總計為近1億人:蘇聯2000萬,中國6500萬,越南100萬,北朝鮮200萬,柬埔寨200萬,東歐100萬,拉丁美洲15萬,非洲170萬,阿富汗150萬等。(一些學者認為,中國至少有8千萬人死於中共暴政。)

自上世紀80年代末起,共產黨在前蘇聯、東歐等諸多國家垮台、解體或被取締,清除共產主義機構、學說、標識等文化和心理因素的去共化運動正在有序地進行著。

前烏克蘭總統尤申科曾說:「共產邪惡就只能稱為邪惡,不能叫別的……共產主義極權需要的是絕對的權力。而對於這個絕對的權力,人就必須變成動物一樣,忘記道德,忘記靈魂,成為非人類。」

2011年4月,馬來西亞內政部長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指出,馬國政府不會允許共產黨「復活」。他說:「大部分馬國民眾都不會忘記共產黨是如何殘暴,對他們來說,共產黨應該永遠地被埋葬。」

再看中國。近71年來,中共出賣國土,虐殺生命,摧毀傳統文化,破壞生態環境,壓制人民的信仰、言論等自由權利。中共強行推銷無神論和黨文化,企圖將世代國人變異為黨的工具和奴隸。

今日,中共當局仍在掩蓋真相,因言治罪,酷刑、活摘器官等罪行仍在繼續。大陸亂象遍地,疫情蔓延,洪水滔天。中共高官無能、無德,任百姓自生自滅,天怒人怨。

作為一個中國人,若還要擁護和跟隨中共,還為它站台、發聲,就是助紂為虐,這是可恥又危險的。只有趕快退出,與中共決裂,才能擺脫邪惡的控制,洗去恥辱,找回道德與良知。

退出中共保平安

2005年1月12日,大紀元《鄭重聲明》發出呼喚:「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2006年,前中共駐悉尼總領館領事陳用林受訪時表示:「現在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已經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在這種情況下,我想,每個人首先退出中國共產黨,本身就是拯救自己。」

2009年,前中共國安部諜報官李鳳智公開退黨,他說:「共產黨並不是中國,共產黨損害了中國,包括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和文化。所以,反黨應該是愛國,退黨則是在救國,只有站出來,才是真正的為國盡忠,才是真正的保護我們國家的安全。」

迄今,已有3億6千萬中國民眾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擺脫中共邪靈的控制,邁向自由的新生。

2020年,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上千萬人確診染疫,近60萬人死亡(不包括被中共隱瞞的中國病例數字)。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中共而來,清理中共及其因素。

綜上所述,退出中共,回歸正義,對於個人、家庭、民族和國家,都是趨利避害的大好事。

當下,中共已成眾矢之的,它的邪惡本性暴露無遺。反制中共、解體中共、清算中共罪行是大勢所趨。順天而行,方得護佑。

此際,美國政府的連串行動敲響了警鐘。對於尚未退出的幾千萬黨員來說,去不去美國不是最關鍵,為自己開創明天關係重大。天滅中共已是進行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