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樓市規模52兆美元 被稱爲「史詩級泡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8日訊】中共央行近期大規模放水再次點燃了投資者對中國樓市的熱情,儘管經濟持續衰退,房價卻一路攀升。經濟學家表示,這種房地產熱不可持續,由此產生的資產泡沫已超過本世紀頭10年美國樓市的泡沫。高盛數據顯示,中國樓市2019年達到52兆美元,被華爾街日報稱爲「史詩級泡沫」。

中共央行放水 樓市再度升溫

爲應對中共病毒對經濟造成的傷害,中共央行以「救助實體經濟」的名義開啓貨幣寬鬆,向市場注入大量資金。數據顯示,上半年中國整體流動性非常寬鬆,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和社會融資規模累計新增分別達到12.1兆元、20.8兆,創歷史新高。

然而,流動性寬鬆並未解決實體經濟的資金焦渴問題,資金有趨利的特性,不會選擇盈利能力差、回報率低且風險較高的實體經濟,儘管中共有「房住不炒」的政策干預,但在大多數中國投資者看來,房地產依然是回報率高且可以保值的資產。

《華爾街日報》7月17日報導,許多投資者出於資產避險和保值的需求,將更多資金投入中國樓市,其結果就是,中國一些特大城市的房地產熱重新持續升溫。儘管疫情造成數以千萬人失業,經濟重啓遭遇產業鏈斷裂和訂單丟失等因素制約,中國房價卻一路上漲,投資者趨之若鶩。

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週四(7月16日)公佈的數據,中國6月份城鎮房價同比上漲4.9%,1-6月份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增長1.9%。

今年3月,深圳一個新房地產開發項目的288套公寓不到八分鐘就在網上銷售一空。幾天后,購房者搶購了蘇州一個新樓盤的400多套住宅。據估計,上海4月份的二手房銷售接近歷史最高水平。上個月的一個週六,近9,000人每人交了人民幣100萬元(約合141,302美元)的認籌金,以獲得深圳一個開發項目公寓的搖號選房資格。

鏈家駐上海的中介Zhao Wenhao說,3月份,當市場開始反彈時,他週末幾乎沒有時間吃午飯。鏈家是中國最大的房地產經紀公司之一。

這些例子足以證明,在武漢肺炎疫情危機尚未解除之際,中國樓市達到的瘋狂程度。

中國家庭舉債購買房產

在信貸推動下,中國房地產市場經歷了10年的快速增長,許多中國家庭都大舉借債購買房產,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家庭槓桿率達到了57.7%的歷史最高水平。該比率是2010年第一季度以來的最大季度增幅。家庭槓桿比率衡量的是家庭抵押貸款、消費和其他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

由此可見,中國城鎮居民基本上已經把一切都押在了房子上。根據中國廣發銀行和西南財經大學的一份報告,中國城鎮居民現有財富中近78%拴在住宅地產上,而在美國,房產在家庭財富中的佔比爲35%,更多的人是投資於股票和退休基金。

華爾街日報稱,中國的核心問題是,購房者認爲中共政府對房地產依賴度很大,似乎不願意讓樓市下跌。如果房價真的大幅下跌,將摧毀大多數公民的主要財富來源,並可能引發動盪。

這成爲中國人繼續購買房地產的動力,因爲他們相信,不管整體經濟狀況如何,大城市的房地產仍將是中國最安全的投資。

在一家美國零售企業工作的Chen Zhiyu說,房地產綁架了中國經濟,所以政府不敢推動房價大跌,即使這是刺破泡沫最有效的方式。

Chen今年37歲,他認爲,每當政府開始印鈔,資產價格就會上漲,在美國,股市會走牛,但在中國,只有房價會持續飆升。

房價上漲 房屋租金下降 房屋大量空置

中共官方大規模放水,推升中國資產價格提高,引發更多的市場投機性投資。

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中國家庭金融領域專家甘犁表示,中國的投機需求在上升,因爲人們把房地產視爲比股市或海外資產更安全的資產。

甘犁稱,人們認爲房地產投資是有保障的,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中國居民在減少消費、增加儲蓄,他們可能有更多可供投資的資金,這將催生一個更大的樓市問題。

在北京、上海、深圳和成都等大城市,租金收益率(房屋的年租金收入與房屋價值之比)不到2%,低於購買中國國債所能賺取的收益。

此外,投資者購買的多餘房屋無人居住,造成大量房屋空置。

據來自中國家庭金融調查的最新數據,2017年中國城鎮住房空置率爲21%左右,相當於有6,500萬套城鎮住房處於空置狀態。擁有兩套房的家庭的住房空置率達到39.4%,三套及以上住房家庭的空置率爲48.2%。

儘管如此,42歲的英語教師Shannon Bi表示,出於對通脹的擔憂,她比計劃提前在深圳投資了第二套房產。她表示,你必須把錢投到某個地方,否則這些錢只會貶值。

來自天津的大學講師Xu Xiaohua在深圳已經有了一套房產,本月在深圳購又買了另一套住房。

他表示,大多數中國人在經濟低迷期間會把財富放在房地產上。因爲中國經濟形勢越糟,深圳等地的房價就會漲得越高。

中國樓市泡沫不可持續

經濟學家表示,這種房地產熱是不可持續的,由此產生的資產泡沫目前已超過本世紀頭10年美國樓市的泡沫。

根據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數據,2019年中國住宅和開發商庫存總額達到52兆美元,是美國住宅市場規模的兩倍,甚至超過了整個美國債券市場。

對此,《華爾街日報》報道認爲,中國面臨史詩級泡沫難題。

該數據可以得到其他信息源的印證。

據中國央行前副行長、中國知名金融學家吳曉靈的估計,中國房地產規模達到400萬億人民幣(約57兆美元)。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在2019年 8月6日至9日的2019博鰲房地產論壇上的演講提及,中國房地產總市值65兆美金,相當於450萬億人民幣,總市值相當於美國+歐盟+日本的總和。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Mike Bird在7月17日的文章中指出,研究表明,中國房地產泡沫問題是個大問題,資本配置不當會拖累生產率,與瞬間崩盤相比,其造成的長期破壞性影響也差不多。

Mike Bird表示,從中國低企的租金收益率和超過20%的城鎮住宅空置率中可以看出泡沫的端倪。人們購買公寓不是因爲它能帶來租金收入,而是因爲預期房價會持續上漲,擁有多套住房的家庭比例激增說明瞭這一點。

Mike Bird認爲,中國對房地產過度投資的長期影響不是一個未來將會發生的問題,現有的證據表明,它已經發生了,而且現在就在發生。隨著中國房地產市場開始再次升溫,生產率似乎有可能繼續受到過度投資的衝擊。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